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入选(四)
    奇玉坊。

    彪叔在招待客人,伺候好了,客人就会说些别的。

    “你们店没影响吗?上头说要严查徇私舞弊者,我们饭庄的生意这两天都没客了。”

    彪叔佯装很诧异的样子:“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我们卖玉器的,往常客人没那么多,这是借着春闱放榜的东风才这么多人,暂时还看不出影响……”

    人家店没影响,客人兴致降下来,正好也选好了货,付了钱走了。

    “您慢走,有空常来啊。”

    彪叔送客回来,一转身哪里不对劲,又一转身,就见一个貌美小郎君从街口南边走过来,很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阿昭!”

    彪叔挥着手。

    李昭还在为她选秀的事犯愁,今天刚好约好了徐太监,去见面了。

    等李昭走上店前台阶,彪叔拉她一把:“怎么了这是,徐太监不肯帮忙?”

    李昭用幽怨的目光看着彪叔,唉声叹气。

    彪叔急的跺脚:“到底差啥呀?他狮子大开口了,那老太监平时就黑,可咱们这时候不能心疼钱啊。”

    李昭摇着头,眉毛挑出见鬼了的弧度:“彪叔,您信吗?巧的跟说书的一样,徐太监管着这条街十来年,仗着有宫里的贵人撑腰,受贿无数,可是都没人管,今天好不容易约到我了,他被革职查办抄家了。”

    “革职查办?!”彪叔也不敢信啊:“哎呦这话怎么说?怎么还革职查办了?哪个部门的大人开了眼啊?”

    李昭:“……”

    ……………

    下午客人陆续走了,店里空下来,李昭支颐望着门外,无精打采。

    其实她脑里正在思考人选。

    徐太监生死未卜,肯定指望不上了。

    那她还能通过谁去了解采选的事呢?

    李成才,不行。

    韩良人,不行。

    韩澈是榜眼,老丈人是阁老……行,不行,行。

    韩澈,不行。

    可是不找韩澈找谁?他花了自己那么多银子,也该有点回报啊。

    还是不行,做人得有原则,不能为了钱尊严都不要,退亲就再无瓜葛。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真的一个可以帮忙的人都没有?

    人生,好失望……

    “我的妈呀,什么东西……”李昭跳起来。

    前面却有个“狗东西”在哈哈大笑。

    李昭回过神来一看,是一个少年趁她出神之迹,往她耳朵里扔凉东西。

    而那少年前仰后合的傻样她认识。

    “杨兽。”李昭捡起柜台上那个凉东西一看,是枚铜钱,气呼呼扔到少年脑门上:“吓我一跳,跟你很熟啊。”

    难道他们不熟?

    杨厚照灿烂的笑容一凝,痴痴的看着李昭,难道他们不熟吗?他都跟她回过家,见过她弟弟了。

    杨厚照失魂落魄的捡起地上的铜钱,原来他们不熟啊,他看她想问题想的出神,所以想逗她玩……

    原来不熟。

    少年局促的捏着铜钱,灿烂的双眼因为委屈而失去华光,他像一条无家可归的小奶狗,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又悲伤。

    李昭:“……”

    “喂喂,你干什么,是你吓我一跳吗,怎么说一句还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