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生气(三)
    少年的奇怪,李昭早就领略过,没多想,之后继续做生意。

    很快太阳西下,倦鸟归巢时候了。

    李昭收了铺子回到家,门口,正巧碰到胡同的监管在跟父亲说话。

    “成玉兄弟,不是老哥不帮你遮掩,上头下了话,必须执行。咱们胡同几百号人呢,这事可马虎不得,不然都得被连累。”

    李成玉连连致歉:“是我给您添麻烦了,阿昭回来我就跟她说,再不会让她出门了。”

    原来是来限制她的自由的。

    胡同监管和街道监管不同,没有油水,所以胡同监管都是胡同里有名望的人担任。

    群众选的。

    她们帽儿胡同的监管是个四十九岁的文具店老板。

    叫做齐廉政。

    李昭忙走过去叫着:“齐伯伯。”

    齐廉政随和一笑:“阿昭回来了?正跟你爹说呢,以后都不要出门了,上头方才还说要抓一抓这个事,就是警告我看好大家。”

    李昭急着要问的就是这件事。

    “之前不是还没人管吗?”

    胡同里的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街坊,大家都认得,也知道李昭会常常办成男孩子去做生意。

    李昭现在还能出门,也是得到齐廉政和街坊的默许的。

    突然就不行了。

    齐廉政一脸不认同:“之前也不行啊,是你胆子大,现在有人管了,方才礼部的人刚过来说的,记住了,别让大家为难。”

    李昭总觉得事情的发展很怪异,她要走后门,后门被抄家。

    之前明明被允许的事,礼部突然来通知……

    好像全京城的当官的都在跟她一个小秀女作对。

    齐廉政说完话走了。

    没留下出门的余地。

    李昭站在原地看着火红的夕阳,灿烂一片,晚霞似锦,真是无限的美好。

    可她怎么这么想哭,不能出门,那她的世界就只剩下黄昏了。

    ………………

    乾清宫。

    杨厚照坐在御榻上发呆。

    这又是怎么了?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

    马永成等了好久都没得到吩咐,小心翼翼过去:“万岁爷,奴才听说京城来了一个徽班,那个旦角唱的一嗓子好戏,不然咱们叫进来听听。”

    八虎之所在被外臣们唾弃,就是因为总引诱皇帝不务正业。

    什么戏班子,马戏班子,说书的,唱曲的,凡事玩乐之事,不管荤素,已经带进宫里多次。

    杨厚照也确实喜欢这些新鲜玩意。

    不过这次他摇摇头:“等赵瑾。”

    又是赵瑾。

    马永成又恨又急,皇上什么事只吩咐赵瑾一个人,赵瑾俨然成了皇上心里的第一人,那他们怎么办?

    “奴才帮您去催催他?”

    杨厚照这下同意的点头:“办个事这么慢,去找他。”

    马永成心想然后找机会给他使个绊子。

    他欣喜万分的要去领命。

    这时门口一声讨好的笑:“万岁爷,奴才回来了,办成了。”

    哈巴狗一样的东西,正是赵瑾。

    他回来了。

    马永成气的暗暗咬牙,但不得不默默退到一边。

    杨厚照见到赵瑾如蜜蜂见到蜂蜜。

    “成了?快近了说近了说,她不会再出门了。”

    杨厚照从李昭那里受了气,就要给李昭点教训,所以让赵瑾吩咐人去管制李昭。

    他这半个时辰,就等这个消息呢。

    赵瑾跪在小皇帝面前谄笑:“成了,不敢再出门,出门万岁爷您就可以发话把她抓起来。”

    “抓她干嘛?朕就是当时生气,现在好了。”

    杨厚照说完看向马永成:“什么时辰了?”

    马永成一愣,赶紧跪下回话:“万岁爷,黄昏了。”

    杨厚照下了榻匆匆跑去窗口。

    隔着金黄色的细细薄纱,外面的东方已经黑了。

    杨厚照失望的垂下好看的眼皮,后又抬起头一脸期待。

    等明天天亮我就去她家里看她,这样就能坐下来和她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