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禁足(一)
    骄阳照耀在门前的两个大榆树上,嫩绿的榆树钱像是片片翡翠,发着银子般的光芒。

    天越来越暖了。

    李昭不能让父亲为难,更不能与街坊为敌。

    再好的天也不能出门。

    吃过早饭,正好把窗屉子都下了,然后好好清洗一遍。

    姐姐忙碌的身影是那么的认真投入,可绷着的脸,几近麻木。

    手上的动作重复单一,根本就是心不在焉。

    李明瑞站在窗下看了很久,李昭都没发现他。

    李明瑞心想,这就更说明姐姐有心事。

    李明瑞自小没有母亲,是李昭一手带大的,说他们情同母子也不为过,所以李明瑞很了解李昭的性格。

    此时他又想起李昭不做家务时说的话。

    “小猴子,你要记住,时间就是金钱,所以这种杂活,花小钱请两个干净的婆子来做就是,然后姐姐节约时间去挣大钱,这叫各司其职。”

    姐姐是做大事的人。

    一旦姐姐不挣大钱去,她心里就会十分孤独。

    李明瑞想的快要哭出来。

    “姐,不然我不今天不去找夫子上课了,你给我讲吧,你讲的比夫子还好呢。”

    “啥?不上课了。”

    李昭正站在窗台上擦框子,听着弟弟的话,低头黑了脸。

    李明瑞肩膀一抖,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这几天都不去了,在家跟你干活。”

    李昭刚要瞪眼睛,阳光一闪,弟弟眼里亮晶晶的。

    哭了?

    李昭忙跳下窗拉着弟弟看。

    “怎么了?先生给你受委屈了,姐可花了钱的,他要是打你,姐去打他,教育就教育,怎么能动手?”

    李明瑞:“……”

    李明瑞的夫子是个大人物。

    李夫子是弘三年的进士,学问特别好,因为一直没有进入仕途,所以靠给人做西席为生。

    不过别的西席可能一个月二两银子就拿下了。

    李夫子收费极为昂贵,贵还次要,他还要挑学生,不聪明的不收。

    条件如此苛刻,可入学还是要排队。

    因为十几年来,他的学生十有**都会在春闱的时候榜上有名,所以名声十分响亮。

    李昭花大价钱给李明瑞找夫子,就是看中李夫子离经叛道脑袋活。

    这样的夫子怎么会打人呢?

    “不是,我就是想在家陪你,你……”

    李明瑞说着低下的头,欲语还休,一双机灵的眼里满是落寞和忧愁。

    没娘的孩子早熟。

    李昭就明白弟弟的想法了。

    他摸摸弟弟的小脑袋:“真是小傻瓜啊。”

    她是很不喜欢这种生活,可是不需要人陪。

    因为没人能陪一辈子。

    而李明瑞每天只有一个时辰的功夫能跟李夫子上课。

    怎么好耽误。

    “可是姐……”

    “你快去上学去吧。”李昭扭着弟弟的脑袋让他向大门口转。

    李明瑞还是舍不得姐姐一个人呆着。

    转回身:“我……”

    李昭不让他转。

    “一堂课算下来一两银子,再者说,四书五经还是夫子讲的透彻,去吧。”

    “我……”

    “一个时辰就回来了,你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这么磨叨。”

    “我……”

    “给我快去!”李昭突然不耐烦的大吼一声。

    李明瑞也吼出来:“我没拿书包呢。”

    李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