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禁足(四)
    杨厚照兴奋的一晚上没睡好,就想着第二天要来李家看李昭。

    可是入眼的一幕,让他七窍生烟。

    不让李昭出门,可不是让她在家汇野男人的。

    “爷让你放手,还不放。”

    最后一声怒如野兽的咆哮,终于让韩澈和李昭反应过来。

    韩澈放开手,诧异的看着李昭。

    李昭一愣,反应过来后走向杨厚照:“少爷,您今天是来买玉……”

    “你就知道钱。”

    禁足都关不住桃花。

    杨厚照一把手将李昭拉到自己身后。

    然后叉腰走向韩澈:“你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的?”

    韩澈上下打量来人,心中有种异样的熟悉之感,这人总觉得面善,哪里见过呢?

    殿试!

    进士都是天子门生。

    杨厚照其实早就认出了韩澈。

    因为韩澈是今年的探花,就是他觉得韩澈英俊,钦点的。

    没想到竟然给自己点出一个祸害来。

    “我不管你是谁,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今后再让我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因为殿试的时候皇帝的御座和下面空地有一断距离,而且杨厚照当时还带着珠冠遮住脸。

    所以韩澈还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他搜遍他脑中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这样一个蛮横的人。

    “你……你……你又是谁啊?我是,我是阿昭表哥,我们是亲戚,怎么不能来。”

    杨厚照心想要不是怕我的女人心疼你,我就一拳头打死你。

    他仰着头道:“表哥?亲戚,那你是男是女?”

    韩澈低头看着自己的袍子一角,转过身去:“当然是男的。”

    李昭:“……”

    杨厚照冷笑:“是男是女也要磨磨蹭蹭的回答,优柔寡断,你还算什么男人,我告诉你,李昭,你的表妹,她现在是秀女,不能见外男,就算是亲哥哥,也要忌讳呢,何况是表哥?”

    韩澈脸色一白,他今天为何来找李昭,就是要跟李昭商量这件事的。

    韩澈想走走关系,把李昭的名字去掉,可是来了之后太难过,重点的话还没说呢,就被人打断了。

    杨厚照见韩澈这个狗东西还敢偷偷看他的女人,真的撸起袖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星辰一样的眼睛瞪圆,周身都是桀骜不驯的气质。

    李昭虽云里雾里不知道这位少爷为何这样生气,但有一点他确定,如果在院子里打架,外面会传出动静。

    她挡在韩澈面前:“你要干什么?”

    杨厚照脸瞬间一变,红了眼睛:“你还帮着他?他都不要你了。”

    “我没有……”

    韩澈添乱的话还没说完,李昭看着他一吼:“还不走?回去消化啊。”

    “我……”

    “走!”

    “走!”

    一年一女两个声音,都是那样的强势和傲慢,一起发出来。

    韩澈心如刀绞,捂着胸口道:“那你不也是外男。”

    说完撩着袍子就走了。

    但临走时留下一抹幽怨疑惑的目光。

    杨厚照:“……”

    他垂眸看看李昭。

    李昭仰头挑挑眉:“是啊,杨少爷,您三番五次帮我打架,不会真的这么热心吧?您到底是不是来谈买卖的?”

    “我……”

    李昭捏着下巴看着他,忽的瞪大了眼睛。

    杨厚照通红了脸,道:“你猜到了?我喜欢你啊。”

    李昭已经是四十六岁的人了,还是现代人。

    对于这种小青年的表白她心头一点波澜都没有。

    呵呵笑两声:“哎,我就说,我还以为我要做成大买卖了。”

    杨厚照本以为李昭听了会十分激动,羞怯,害怕……或者别的感情。

    他要的绝对不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

    陡然间吼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就知道做买卖,你那买卖就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了,没有买卖吃什么喝什么?”李昭挥挥手:“你这种公子哥不懂的,好了,既然不是做买卖,就走吧,婚姻的事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勾搭我没关系,我脸皮厚,万一你勾搭别人家的小女孩,被你糟蹋了又不能娶,你说你多造孽,快回去忙点正事吧。”

    那种敷衍和嫌弃与方才她赶韩澈的时候又有什么区别。

    杨厚照脑中倏然又想起李昭同意给他一万两银子让他帮忙改变秀女身份的事。

    生意比他喜欢她更重要,而不去选秀,比她的钱更重要。

    说来说起,她就是不想嫁给他,不喜欢他。

    杨厚照咬牙切齿。

    后冷冷一哼:“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接着毫不留恋的拂袖而去。

    李昭站在原地看了一会,直只到大门咣当一声被关上,她还没有动。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莫名其妙跟她发脾气。

    他到底算老几啊。

    门外榆树上落了一直麻雀,叽叽喳喳叫两声。

    李昭指着那鸟:“你丫的算老几啊,你有病吧?”

    “叽叽叽叽……”

    李昭长叹一声,以来发泄心中的怒火,那个杨寿一定有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