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夜访(四)
    杨厚照还在品味李昭的话。

    里屋突然传来声音:“姐,你跟谁唠嗑呐?”

    是李明瑞醒了。

    李昭吓得瞪圆了眼睛,傻傻的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笑道:“你弟,我跟他打个招呼。”

    招呼个头啊。

    李昭捏着杨厚照的肩膀把他往炕上拖:“上来。”

    杨厚照也是机灵的,立即明白了李昭的意思,翻身上炕,直接挤进李昭的被窝。

    李昭第一反应是举起拳头打他。

    “吱”的一声,隔断的门开了。

    “姐……”

    李昭低头一看,杨厚照的脑袋都包裹在被子里,这黑灯瞎火的,弟弟应该看不见。

    “你怎么起来了?”

    李昭佯装是被他惊醒的样子,然后伸了个懒腰,又回到被窝里,然后翻个身,趴着盯着李明瑞。

    李明瑞没看见姐姐眼睛亮如夜鼠,要去点灯。

    李昭高声呵斥:“你干什么?”

    李明瑞站在月光下,他诧异的表情清晰可见。

    “我想出恭。”

    李昭道:“出恭你点我我房间蜡烛干什么?去,走廊里有恭桶,不用点灯,快去快回。”

    李明瑞很乖巧的哦了声。

    李明瑞刚一出去,杨厚照的手不自觉就扣上李昭的腰上。

    李昭身体一僵。

    接着就侧过来。

    杨厚照知道让她过来的后果是什么,本来他是仰着头,身子也侧过去,找准机会,一下子把李昭抱紧了。

    李昭大惊,又不敢喊,

    用脚踢着杨厚照:“你找死?”

    杨厚照长腿压死她的腿,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

    “穿着衣服我能做什么?我就摸摸。”

    少女身上的香甜气萦绕耳鼻,如美酒让人沉醉。

    要睡觉的人,穿的也少,他摸着睡裙柔软温暖,能感受到裙子下的美好身躯,是那么的玲珑有致,啊不走了。

    死也甘愿了。

    杨厚照享受的一闭眼,把头窝进李昭的怀里。

    李昭脸都绿了。

    果真是个登徒子。

    “你看我打死你。”

    屋外哗哗的声音间有间无。

    李昭恶狠狠的表情僵在脸上。

    杨厚照抬起头看着她笑,然后竖起一根指头:“别吵,一会就没机会了。”

    说完,他的手又缩回去,放在李昭的腰间不动了。

    “你……”

    李昭气的挣扎,这时外面的流水声没了。

    接着是脚步声响起。

    李昭吓得不敢动。

    杨厚照道:“快快快……”

    被子一挺,脑袋又缩回去。

    可是他抱紧李昭的手可没有放开。

    李昭还侧躺着呢,姿势十分不舒服。

    见李明瑞进了屋子,李昭用胳膊垫着下巴看着他。

    “姐,你一直等我呢?”

    李明瑞兴奋的样子,向炕沿边走来。

    李昭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颤着声音道:“你,你有什么事?”

    李明瑞道:“姐我觉得你今天这么奇怪呢?你害怕啊”

    李昭敷衍道:“刚做了个噩梦,让你吓醒了。”

    李明儒道:“那我陪你睡吧。”

    他好像要脱鞋。

    “不用,坚决不用。”

    李昭就差喊出来了。

    见李明瑞愣在地中间。

    李昭道:“明天还要做功课,快去睡觉,你不要再吵我了。”

    李明瑞哦了声。

    “不过姐你今晚特别奇怪。”

    留下这句话,他进了屋。

    李昭紧绷的神经像是上了刑场,她并不怕什么流言蜚语,也不怕什么名声不好,她死都不怕。

    却不想给亲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更不想弟弟伤心。

    所以她不能让弟弟三更半夜看见她房里有男人。

    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孩子睡着了没。

    突然,裙子底下的腿一暖,手心粗粝的大手覆上,有种肌肤相碰的温柔感。

    李昭一掀被子,一脚就把杨厚照踹出去,给他脸了。

    摸到肉了,哈哈。

    杨厚照这下没恼。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被子里面实在太憋了。

    不过李昭少女身上的馨香又让他心驰神往。

    现在没了。

    他跪在李昭身边:“你再让我躺一次。”

    李昭坐起来,手指捏的咯咯响。

    要不是怕惊动家人,她一定好好揍丫的一顿。

    窗外就在这个时候传来梆鼓声响。

    李昭道:“都三更了,你还不走?”

    杨厚照恋恋不舍的下了地,后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

    李昭一刻也不想留他,急急挥着手。

    杨厚照走到窗前突然回过头:“你好好休息,你的事,我记下心里了。”

    李昭一愣,后心头一暖:“你真的是来帮我的?”

    杨厚照道:“总之你等我好消息,我说到做到,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那感情好啊。

    这人还不错,李昭下地要去送他。

    杨厚照翻阅窗户,跳到外面不见了。

    李昭:“……”

    才想起来,丫的怎么进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