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入宫前(二)
    李蓉站在门外摆着手。

    “行了妹妹,不用再谢了,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了该说的话,当然就要回家了。

    今天她穿的紫底织金缠枝宝相花段袄,白春罗洒线马面裙。

    头上绾着简单的发髻,上插金簪首饰,耳戴金灯笼坠子……

    衣饰华丽大方,姿态沉稳。

    还有她的表情,笑而不喜,亲而不近。

    这是上位者才会有的端庄优雅表情。

    李蓉,她绝对是个重生女,在宫里的地位还不低呢。

    李昭等人走后狠狠的在地上啐了一口,阴险小人。

    以为她真的那么喜欢落选啊?

    现在是选后选妃,一旦落选,还有可能成为宫女。

    这个狗东西自己过不好就不想她好,呸!

    ……………………

    月上柳梢,晚风送着清凉,春天的夜晚,环境安静而舒适。

    李昭把父亲和弟弟叫到小客厅来。

    “明天我就要去采选了,选不上更好,万一选上了,我不放心你们两个人,所以有些事得跟你们交代一下。”

    这可能是她们一家人最后的团圆。

    “阿昭……”

    李昭话音刚落,李成玉就哽咽起来。

    这个七尺高的汉子,这三天已经没少哭了,一个活儿都没做。

    而以往,他可是十分勤快的。

    李昭笑道:“爹,你这是干什么,我只是选秀,又不是……”

    但是一入宫门深似海,跟死了也差不多。

    李成玉坐在长椅子上,手捂着脸低着头。

    父亲老实,难过也不会说什么。

    记得母亲死的时候,父亲每天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哭,就是这个姿势,捂着脸,没有声音的……

    然后持续了一个月。

    后来是因为有孩子要养,所以不得已要站起来。

    但是之后不管谁给父亲说媒,他都不相看,甚至听都不愿意听就会把媒人请走。

    他常年一个人,难过都自己咽下了。

    李昭暗暗叹息一声,除了落选,没有别的事能让父亲尽快好起来,劝也劝不住。

    她又看向李明瑞。

    将案几的匣子交推过去:“这匣子里有五百两银子,供你和爹零花,大钱我都埋在老地方了,那是银票,得用你我的印鉴才能取出来,那是给你娶媳妇的钱,你要是不想娶媳妇,就随便花当败家子,但是基本花没就没了,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留着,等长大了花在刀刃上。”

    李明瑞:“……”

    “我能上哪败家去?”

    李昭点头道:“我觉得你身为我的弟弟,也不应该败家。所以交给你了,爹我就不给他了,给他就等于给了老妖婆,那还不如你去败家。“

    李明瑞:“……”

    李成玉抬起头道:“是爹不争气,让你们两个孩子操心,可是他是我娘,生我养我,让我不孝,感觉就有罪,还不如让她打我骂我。”

    李昭道:“所以不孝的事就由着我们小辈做吧,反正跟她隔着肚皮,也不是她生的。”

    李成玉又低下头去抹眼睛。

    李昭交代完钱财,就是生意上的事。

    这个事得跟李成玉说。

    店还是彪叔打理,李成玉出活计,以前跟彪叔分账是四六分,李昭六,彪叔四。

    “现在我跟彪叔说了,三七分,咱们三,他拿七,开始他不同意,后来也被我说服了,虽然爹你手艺好,但是如果没有彪叔揽活,你就只能给别的铺子打工,那就是个扛活的。”

    自己什么样李成玉知道,点着头:“爹不觉得吃亏,他能帮爹照顾明瑞就行。”

    那是能的,彪叔已经答应了。

    所以钱财不光是她留下的一万两,店里以后的分红彪叔还是分给父亲和弟弟。

    最重要的事交待完,李昭开始交代一些生活上的小事:“爹,你和明瑞可都别乱交朋友,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要占便宜,还有……”

    月亮不知不觉就爬上了中天。

    同一个京城,同一个月亮。

    乾清宫,杨厚照站在窗前望着明月发呆。

    马永成走过来道:“万岁爷,该安寝了。”

    杨厚照回头看着他:“赵瑾呢?回来了没有。”

    又是赵瑾。

    马永成脸上挂着笑:“还没回来,万岁爷不如先睡下,明儿一早再叫他回话?”

    杨厚照摇摇头,然后又回到窗前。

    这是铁了心的要等了。

    马永成上次跟杨厚照出门才知道赵瑾每日给皇上办什么事。

    原来皇上喜欢上了一个商人女子,还要参加选秀。

    那女子破格入选,手续都是赵瑾办的,如果真选中了,就都是赵瑾的功劳。

    而现在,皇上还在等赵瑾。

    以后他在皇上心里还哪有地位啊。

    马永成心正不平的时候,门口小火者通报:“万岁爷,赵公公求见。”

    杨厚照转过身,眼睛立即放出光彩。

    “快让他进来。”

    赵瑾兴冲冲跑进来,到了地中间跪下:“万岁爷,奴婢回来了。”

    杨厚照问道:“怎么样,她干什么呢?都说了什么,很难过吧?”

    明天就是大选的日子了,明天李昭就会离开家,她那么不想离家,此时一定在和家人说话。

    也恨死他了吧?

    李昭离家前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杨厚照一晚上等的是这个消息。

    赵瑾道:“具体的奴婢也听不见,应该是在房里说私房话了,就是后来李姑娘带着父亲弟弟出来,说如果她被选中,就让人把屋子修一修,整理下。”

    为什么要修屋子?

    李家的四合院干净温馨,进去很舒服啊。

    杨厚照问道:“她都要修什么?”

    赵瑾道:“说把窗户上锁,门口的两棵大榆树砍了,墙下要下野猪夹子,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万岁爷。”

    赵瑾倏然抬起的头让杨厚照想到自己晚上是如何进入李家的。

    所以李昭……

    杨厚照:“……”

    ……………………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李昭用过早餐,齐廉政便带着马车来到李家门口。

    这马车是李家出钱雇的。

    采选的女子都要坐马车入宫,由着所在省级的直属衙门高官带领,在同一地方集合。

    不过近几代帝王选后都是在京城一带,不涉及别处。

    偶尔在南京放几个名额,但今年没有。

    所以今年都是京城或者京郊附近的女子。

    领送人的任务就都交给有所在胡同或者县衙管着。

    帽儿胡同的人选是齐廉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