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储秀宫(三)
    因为是第一天入住。

    晚上没有什么活动。

    用过晚餐,姜尚宫通知各个房间的秀女,不要外出,熟悉一下同屋檐下的人,以后说不定要一起伺候皇帝。

    李昭洗漱回来,本打算睡觉的,眼睛一动,看见了李蓉。

    李蓉的床铺和她挨着。

    丫的正坐在她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昭坐到炕沿边挤了挤。

    “四姐,这屋里的人你都认识吗?”

    都认识。

    除了她自己,这屋里还有一个贤妃,那贤妃比她命好点,承过三次宠,没有孩子,最后大家一起老死宫中的。

    不过嘛……

    李蓉抬起头摇了摇:“我怎么会认得呢?”

    她就不告诉李昭。

    李昭一笑:“也是,我以为四姐已经跟大家说过话了。”

    那笑眯眯的眼睛深不见底,在烛光下更是隔着雾一样让人看不清。

    李蓉心中一动,总感觉李昭像是套她话一样,这人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暗暗摇头。

    她重活一世,自己都不敢相信,别人谁能起疑?

    正想着,突然耳膜被震动。

    “听说你们是姐妹?我叫崔静柔,你们好。”

    好个娇羞甜美的声音。

    李蓉听见有人在跟她们说话,抬头一看,一个身着黄色衣裙的少女向她们走过来。

    少女形容消瘦,皮肤十分白皙。

    细长眼,柳叶眉。

    一颦一笑,都透着弱不经风的温柔。

    不是什么绝色,但是男人通常都好这个调调。

    这不正是贤妃崔静柔吗?

    李昭见李蓉看见崔静柔的时候,眼里有寒光一闪,她低头一想,留了个心眼。

    再抬起头的时候对崔静柔伸出手道:“我是李昭。”

    崔静柔明显的愣了一下,后不知所措的抬起自己的手。

    李昭本想握一下打个招呼就算了,没想到崔静柔的手柔滑细腻,像是没有骨头,摸起来舒服极了。

    崔静柔看着眼前少女奇怪的行为脸一红:“阿昭……你。”

    李昭:“……”

    忘了场合。

    李蓉心道,杨厚照好像就是因为崔静柔的手宠幸她的,没想到李昭也有恋手的习惯。

    李昭不舍得的放开手,指着李蓉:“这个是我堂姐李蓉。”

    崔静柔屈膝福身:“阿蓉好。”

    崔静柔的动作娴静优雅,很有大家之风。

    而她们这些人,基本都是小门小户的人家,什么样的人家会养出这样的闺女呢?

    李昭笑道:“崔姑娘比我们文静得多,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李蓉心里翻白眼,这个崔静柔的父母都是七品小官,但是她姑母嫁的是江宁陈家,虽然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偏枝。

    但是江宁陈家是百年耕读之家,在江宁十分有威望,家里特别注重规矩。

    崔静柔七岁之后就住在姑母家学规矩,所以礼仪方面自然没得挑。

    崔静柔见李昭热情李蓉冷淡,便看向李昭道:“阿昭你可真漂亮。”

    声音低低的:“就算选不中皇后,也能成为四妃,阿昭一看就是好面相。”

    李蓉离得近,还是听见了,脸一愣,皇后的位置可是她的。

    李昭对崔静柔道:“那你是没细看我堂姐,自小家里人就说堂姐好面相,道士批命,都说堂姐是凤栖梧桐,贵不可言。”

    李昭的声音不小不大,不过刚刚好,不光崔静柔,屋里的女孩差不多也都听见了。

    众人目光都看向一处。

    李蓉又恼又怒的看着李昭:“你在胡说什么?”

    现在采选才开始,她还不是皇后呢,这里面的人说不想成为皇后,李昭是在帮她树敌。

    李昭捂着嘴:“我说什么了?这不是你和奶奶一直说的话吗?”

    又吐吐舌头:“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那我不说就好了。”

    “你……”

    眼看李蓉眼睛瞪圆要恼羞成怒,崔静柔做着和事佬:“你们是亲姐妹,面向好还不好吗?别吵了。”

    李蓉气的爬上自己的位置,冷着脸谁也不跟谁说话。

    崔静柔无奈的看着李昭。

    李昭斜眼瞟了下李蓉,心想你重生之人,明知道皇宫是火坑还推我跳,这回玩不死你,我就跟你姓。

    崔静柔之后又有很多人来打招呼,甚至有隔壁的秀女。

    房间很热闹。

    李蓉还和李昭僵持着。

    来人她也淡淡的不怎么理人。

    李昭则正好跟她相反,很快的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渐渐月上屋檐,房间里都支起了小灯,快要到就寝时候了。

    储秀宫睡觉有时间限制,到点就会准时熄灯。

    李昭之前就都已经洗漱好了,没什么事,提前回到自己的“窝”里准备睡觉。

    她们睡觉的方向也有限制,头朝南,也就是炕沿方向。

    李昭要躺下,却看李蓉一直坐在炕沿边不动。

    这是想让她的头对上她的屁股?

    李昭心中一动,李蓉也没什么事,为什么不就寝呢?

    重生之人,对屋里每一个人的未来都了如指掌,说不定她在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