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陷害(四)
    宴息室在正殿左手边的厢房里,离着不远。

    李昭从宴息室出来,大阔步上了台阶,因为少女们要么在吃饭,要么在听管事姑姑教诲,路上都没什么人。

    李昭一个熟人都没碰到,直接到了卧室门口。

    推开门往里一看,果然那抹纤细的身影在。

    那身影正跪行在她的柜子前,不知道是找什么,还是……别的。

    李昭咳嗽一声:“崔静柔?”

    崔静柔轻啊了一声,声音十分惊恐,随即她回过头。

    “阿昭?”

    李昭依在门框上抱着肩膀,似笑非笑的点头:“没错啊,是我,你在我的柜子前面干什么?”

    崔静柔脸上的尴尬很快隐去,道:“你的柜子?”

    回头一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真是你的柜子,你看我,觉没睡好,人都糊涂了,我以为是我自己的柜子,我来找个东西。”

    李昭轻轻一笑:“是吗?那你找到了吗?”

    崔静柔哦了声:“找到了,找到了。”

    “在我的柜子里找到了?”

    李昭轻蔑疑惑的口气让崔静柔很快反应过来。

    她被李昭套进去了。

    “阿昭我……”

    李昭心想我信你才怪。

    她走到炕边推开崔静柔,爬上炕到自己的柜子面前,埋头……

    都不用翻,粉色的宫装底下,明晃晃就放着一块碧绿色的玉佩。

    李昭就是卖玉饰的,对玉当然敏感,这块玉的形状和色泽,一看就是崔静柔昨晚手上的那快。

    “这不是你表哥送你的吗?怎么跑我柜子里了。”

    李昭说着下了炕,将玉佩丢给崔静柔,

    崔静柔条件反射的接过,接完后想起李昭的话,脸上现出见了鬼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

    李昭肃然道:“所有呢?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可没给你告密,你却反过来要陷害我,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贱人。”

    崔静柔脸变得惨白。

    “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三件事,李昭对崔静柔起了提防之心。

    首先李蓉看崔静柔的眼光不一样,说明崔静柔上辈子跟李蓉有交集

    第二李蓉昨晚等的人就是崔静柔,崔静柔本来是想和李蓉挨在一起的,但李蓉巧妙的转移了。

    第三……

    李昭勾唇一笑,艳丽的大眼带着一丝轻蔑:“我可不是傻瓜,谁会相信同年纪的少女都是好人?总有那种喜欢踩着别人头顶往上爬的贱人,我时刻防备着呢,就是怕你这种人畜无害的小人来害我,你还真就动手了。”

    所以这人一直都在防备人。

    听着李昭凌厉无情的话语,崔静柔顿时想到从昨晚到现在的所以不顺利的事情。

    是的,计划陷害李昭,崔静柔已经蓄谋了很久。

    应该说,她要陷害这屋里比她出色的人。

    崔静柔自幼有姑姑教导,礼仪规矩都是最好的,相貌温柔可人,她自认为她有母仪天下之姿,当皇后是理所应当的,谁敢跟她抢都应该被铲除。

    崔静柔的害人手段也很简单,她偷偷带了表哥送给她的玉佩进宫,只在等待时机,就可以嫁祸于人。

    第一眼看见李昭,崔静柔是觉得李昭漂亮是个祸害,得铲除。

    她本打算跟李蓉换位置,然后靠近李昭,找机会下手。

    但是李蓉冷淡不给她机会。

    后来又听李昭说李蓉有皇后相,她就改了主意,打算害李蓉。

    李昭热情,崔静柔相信她一定会跟自己换的,果不其然,李昭同意换,但是李蓉却来了个金蝉脱壳。

    走了李蓉,于是崔静柔又把目光放回到了李昭身上。

    反正李昭李蓉,哪个都不能留,一个一个来。

    崔静柔这样盘算着,就住到了李昭身边。

    但是经过一晚,李昭一直睡的不老实,她都没找到机会放。

    原本想早起的时候让李昭先走,可是李昭又叫她一起,机会再一次错过。

    她就只能等到没人的时候。

    吃完饭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正是好时候,这时候崔静柔当然还可以选择李蓉,但怕时间太短被人发现,于是还是选择李昭的柜子,这样就算被人发现,也可以找到借口。

    可是都被李昭看穿了。

    崔静柔沉下脸看着李昭:“看不出来你心机还挺深。”

    李昭一笑:“那我眼光就很好,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崔静柔恼凶成怒,指着李昭。

    李昭恶狠狠打掉她的手指。

    “你也不用指我,咱们现在就找姜尚宫去。”

    李昭的意思,是要去告状,崔静柔听了不仅没有慌张反而发笑。

    李昭正疑惑之际,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

    “你说的可是事实?若有诬告,秀女身份便取消,绝不轻饶。”

    “尚宫大人,小女子说的句句属实,真的有人私带男人的物品进宫。”

    是姜尚宫来抓人了。

    李昭看向崔静柔,这女人真的不怕?

    就在这时,崔静柔将手里的玉佩直接塞到李昭怀里。

    然后露出奸诈狰狞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