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孰是孰非 (三)
    随着姜尚宫的喊声提高,整齐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姜尚宫心中一定,手捂着脖子,视如仇寇般看着李昭,用沙哑的声音道:“你这贱婢,等死吧。”

    李昭心灰意冷的闭上眼,终于把自己放飞了。

    “皇上驾到。”

    可就在这时,哪种尖细不高,但总是能直入人心底的通报声响起。

    屋里人皆是惊慌凌乱的样子。

    皇上来了。

    皇上竟然来了。

    姜尚宫和秦姑姑是宫中人,直接跪下,那形如流水般的动作娴熟老练。

    跟着她们一起的,还有李蓉。

    这三人跪下后,屋里其他秀女才反应过来,找着合适的位置,纷纷下跪,头扣在地上肩膀瑟瑟发抖。

    李昭犹豫一下,还是屈服的跪下去。

    就在她手掌刚碰到地面的时候,络绎不绝的脚步声便在耳边响起。

    接着一个明黄色的绣龙靴子停在她的眼前。

    窗外的阳光正好投射到鞋子上,如箭中靶心。

    阳光下,那最为上乘的面料和工艺闪闪发亮,富贵不可逼视。

    李昭将头低的更低了些,姿态算是低到尘埃里。

    但是她心里可没闲着,心想,就是这个地主老财的老大把我害成这样的,现在我还得跪他,没有机会,有机会跟他也拼了。

    杨厚照一看李昭跪的老老实实,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报复式的得意,这个小女人,总是不听话,总有一天也得跪在他的脚下吧?

    但到底是自己喜欢的人,舍不得她膝盖疼。

    赶紧处理正事。

    杨厚照刻意咳嗽一下:“方才是谁说的皇宫弱肉强食,不讲公平公正,被人诬陷只能怨好人自己倒霉,而有是谁说的,皇宫容不下倒霉的人?”

    这清润有磁性的声音,语气总是桀骜,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李昭肩膀一动,就刚要抬头,可是就在这时,她的脑袋被一直大手按住了。

    李昭:“……”

    是皇上按她脑袋吗?

    皇上手这么欠吗?

    杨厚照心中嘿嘿笑,就不让你看。

    那边姜尚宫听了问话差点魂飞魄散。

    “万……万……万岁……”

    杨厚照道:“好啊,吱吱唔唔,一听就是做贼心虚,就是你了。”

    姜尚宫叩首哀嚎:“圣上,是这秀女不服管教在先,她还私带男人的物品入宫,奴婢只是尽管家职责,话语冲了,这是奴婢的不对,但都是这秀女话赶话逼迫的,她还动手打人,请皇上明鉴。”

    杨厚照一溜烟跑到储秀宫,本打算先远远的看一眼李昭,然后再找合适的机会相见,所以没让人通传。

    但是在外面他没看见人,于是他让赵瑾去找。

    不一会赵瑾回来,说李昭正在受训,他就气得进来了。

    他已经来了不少时间,在厅外早就听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老叼奴就是要难为他的女人,还坏他的名声。

    杨厚照怒到了极致,反倒没有暴跳如雷,他声色十分清冷道:“首先朕很想知道,你一个四品尚宫,谁给你的生杀大权?”

    后宫之事,若有皇后都是皇后掌管,就算是皇后,也不能说杀谁就杀谁啊?

    现在后宫空虚,但是皇上的母亲还活着,宫里有太后,太后是后宫之首。

    姜尚宫今天评论的事涉及到当界的秀女,应该向太后禀告,根本就不应该私下里处理。

    但是杨厚照不知道的,宫里是捧高踩低的地方,这些内侍和尚宫的首领,多的是人巴结,死一个不知名的秀女,若是有人问起就找借口遮掩,人命在她们眼里不算什么。

    周围鸦雀无声,没人能回答得了这个问题。

    杨厚照暗暗点头,他好像明白李昭那晚跟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皇宫,不是个好地方。

    原来皇宫是这样的地方。

    这种认知,让杨厚照惊怒交加,他再难以保持风度,沉声道:“好,就算你有处置权,身为一殿管事,执法不公,还要诬赖别人不守礼法,你不讲道理,自然逼得别人要用非常手段,你以为朕什么都不懂,你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还敢欺君罔上。”

    “赵瑾。”突然一呵:“把这个老刁难押到慎刑司去,看她以前还做过多少坏事,朕的好名声都是被这种人给毁了的。”

    慎刑司是专门处置犯错的宫人的地方,掌管慎刑司的太监叫做仇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经过他手审问的罪犯,没有一个不招供,没有一个能活够一个月。

    去了慎刑司,那就大事不妙了。

    姜尚宫嚎啕大哭:“圣上饶命,圣上饶命,奴婢以后不敢了。”

    杨厚照嘴角一耷拉,怒气上脸,欺负朕的阿昭还有以后,一瞪赵瑾:“拉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