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孰是孰非(四)
    姜尚宫撕心裂肺的嚎啕声远去。

    三四十年的老人就因为皇上一句话,就再也没有活的可能性了。

    屋里的人个个吓得身如筛糠,没有一个敢抬头,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在这噤若寒蝉的气氛中。

    李昭推开头顶的大手扬起头。

    就在她抬头的刹那,光亮瞬间映入眼中,落入心里的是俊朗阳光的少年模样。

    少年剑眉星目,抿嘴嬉笑,朝气蓬勃如那初升的太阳。

    一身龙袍庄重富贵的龙袍穿在他身上,不是腐朽老成,而是气度高华。

    虽年少,但举止不失优雅,这举世无双的好摸样,真是让人自惭形秽。

    果真是那个姓杨的,李昭在他叫赵瑾的时候就确定是他了。

    “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登徒子就是昏君杨厚照。

    李昭张大了嘴,后又慢慢抿紧了,就是他,她早就应该想到的。

    李昭脑海中蓦然想起这少年叉腰站在门口看热闹时的场景。

    “赵瑾,快看我的眼睛,我瞎吗,我瞎吗?”

    当时她就好奇,为什么好端端的人突然说了这句话。

    因为他就是皇帝,当时韩太太正在说,如果皇上能选她当皇后,皇帝就是眼瞎。

    对上了对上了。

    所以这少年三番五次纠缠。

    他看着她因为入宫而着急。

    他知道她的动向。

    所以一次次暗地里给她使绊子。

    那么这次她商户女的身份都能入宫选秀,定然就是这家伙搞的鬼。

    全都对上了。

    李昭攥紧拳头就要站起来。

    见李昭看到自己不是欣喜反而是烦恼。

    杨厚照撅起嘴,眸子一沉,眼里满是威胁味道。

    李昭一愣,后磨了磨牙又跪好了。

    她那瞪圆的大眼带着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的挫败感。

    杨厚照就笑了,他的阿昭现在官司缠身,才不敢惹他。

    “嘘……”

    杨厚照看了看四周,每个人都老老实实的跪着,把高低不平的后背对着他。

    他也不喊平身,只把李昭拉起。

    然后看着李昭正对面的一抹身影。

    “就是你诬陷李昭携带男人玉佩的吧?”

    那人正是崔静柔。

    杨厚照来的时候大家都找了位置下跪,但因为地面不够宽敞,所以跪的并不整齐。

    崔静柔躲在姜尚宫身后,她后面就是炕墙,身后没人。

    这样姜尚宫一走,附近明晃晃的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本来就觉得孤独没有依靠,冷不丁的被点名,崔静柔尖叫一声。

    杨厚照忙拉着李昭后退,赵瑾带了人挡在前面。

    这样就安全了。

    杨厚照轻松一笑,后对赵瑾道:“这人私带男人的东西进宫,还要诬陷别人,拉出去先打六十板子,若是不死,就送回街道,通知街道监管和她的家人,要把她的罪行公布于众,看她以后拿什么脸面做人。”

    这是之前崔尚宫要对李昭的惩罚。

    崔静柔顿时三魂下丢了七魄,哭喊道:“皇上,皇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玉佩是李昭的。”

    杨厚照怒目看着赵瑾。

    赵瑾叫来两个小火者。

    当太监有力的大手扣住她的肩胛骨的时候,崔静柔才确定事情已经不可挽回。

    “我不要,我不是有心的,我也是被逼的啊。”

    要不是那些世家小姐看不起她,她何必来选秀。

    皇上的面都没看清呢,就要名声尽毁。

    与其这样,她不如留在家里等表哥的好消息。

    “皇上……皇上……我是被逼……啊……”

    又一个肝肠寸断的哭喊声消失不见了。

    杨厚照看着跪地的众人:“做坏事还说是被逼的,朕怎么没看见有人拿刀逼着你们?”

    屋里除了身如筛糠的身体,别的东西都是死一般沉寂着,没人给他答案。

    杨厚照一想到宫里的这些乌烟瘴气就生气,今日他决定给这些人立个规矩,又看了一个吓得不行的身影,对赵瑾道:“这个人也不用听她解释了,虽不是罪魁祸首,但帮凶一样可恶,掌嘴一百,丢出宫去。”

    余秋婷一声哀嚎,瘫软在地。

    杨厚照不等赵瑾处理她,对屋里众人道:“有一个听一个,有听不见的你们去传达,朕的皇宫,应该青天白日是非分明,今后谁再不按照规矩办事,别怪朕不客气。”

    冷若冰霜的话语,让原本就噤若寒蝉的众人连喘息都开始控制了。

    屋内针落可闻。

    杨厚照看见这样的情景,方才因为败类而生的怒气消散了不少。

    不过这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大,更不曾想,就因为这一件事,改变了他之后很多事的处理结果。

    坏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杨厚照换做一副笑脸拉起李昭的手:“走,咱们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