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李蓉的福星(三)
    李蓉清楚的记得,上辈子王太后赏赐给了许小姗一对玉镯。

    虽然是赏赐许小姗的,但是却是她的幸运物。

    因为上辈子十五天后的一个早晨,她出门去训练,吃完饭就躲在廊下看天,这时姜尚宫带着人让她跪下。

    因为从她的柜子里找出来了玉镯。

    进宫之前什么东西都不准带,现在手上能有杂物的,只有有御赐物品的许小姗

    也就是说许小姗用玉镯嫁祸她,说她偷了御赐的东西,因为是御赐之物,官司打到坤宁宫,打官司的时候她就遇见了杨厚照,杨厚照替她打抱不平,所以她被选为皇后。

    王太后之所以要特意赏赐许小姗,是因为许小姗是马永成推荐的秀女。

    许小姗的背景就是马永成,是太后内定的四妃之一。

    其实要不是许小姗相貌骚魅,王太后还有心让许小姗做皇后呢。

    李蓉回忆着往事,对那玉镯已经迫不及待了。

    因为有这玉镯,她就能当皇后。

    不过她看似未卜先知,却忘了李昭这个变故。

    王太后这辈子要抬举许小姗,可不光是因为许小姗是马永成的人。

    昨天,马永成跟王太后禀告皇帝的反常行为。

    不务朝政的人查处了多年贪墨的太监。

    害怕成亲就会没有自由的人突然关注选秀。

    一个月的选秀时间非要提前立后。

    种种事情都是因为皇上喜欢上了一个秀女。

    这人就是李昭。

    可李昭是商户出身,这一点王太后不能接受。

    王太后出身五品武将之家,好歹也是官家小姐。

    王太后还问马永成,李昭是大脚还是小脚。

    李昭自幼丧母,父亲疼爱有加,奶奶王氏不希望她好,谁给她裹脚?

    可王太后是裹了脚的。

    当然选秀不会特意要求裹脚不裹脚,但时下流行裹脚,裹脚的女人温柔贤惠,有女人味,深受男人喜欢。

    不裹脚就代表着粗鄙。

    李昭一个小小民女,跟姜尚宫拼命的事马永成也对太后回禀了,还是个泼妇。

    再加上皇上为了李昭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没有一个婆婆希望自己的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

    这辈子,许小姗是王太后选出来,专门压制李昭的。

    王云将太后赏赐的东西念出来。

    一对玉如意和一对玉镯,这也跟上辈子不同,多了一对玉如意。

    不过这一点点变化李蓉都没有留心。

    她看周围人都沉浸在对许小姗的羡慕和嫉妒之中,暗暗撇嘴,皇后是她的,这些人羡慕的不开眼。

    而不远处的王云,并不知道跪地的人群中,还有一位上辈子的皇后在算计他手中捧着的东西。

    他宣完旨意,按照惯例,宣许小姗跪前谢恩。

    他话音刚落,一位胸大腰细,骚媚入骨的少女出列,站到了他了年前。

    “民女谢太后娘娘赏赐。”

    这少女故意放软了声音,假的酥骨头。

    王云诧异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方才大家都跪下去,他没有看清楚这秀女长得什么样。

    此时看清,这样的女子,母仪天下还不如一个大脚吧?

    王云心里暗骂,这个马永成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不是说许小姗端庄贤淑的吗,不然太后怎么会有赏赐?

    马永推荐许小姗的时候王云在场。

    马永成说许小姗端庄大方,是当地出名的美女,定然能得皇上欢心。

    还有重要一点,许小姗是昌平的秀女,跟王皇后是老乡,论起来还有些沾亲带故。

    而且外臣也很器重。

    选秀这一个月说起来是太后、皇帝、内侍、尚宫在选,其实外臣的意见也非常重要。

    能不能母仪天下,要从出身到性格,全都符合礼部的要求,这样才能被外臣拥戴。

    马永成当时可是说的好好的,这许小姗全部符合,可是这长相一说就不过关吧?

    王云哪里知道,许小姗祖母和礼部右侍郎的母亲是亲姐妹。

    礼部右侍郎焦方,一个“痞子”翰林,他的官职是威胁胆小的翰林院长官得来的,不是什么正路官员。

    他巴结的八虎,与马永成关系非常好,许小姗进宫的时候焦芳就打点过了,要让马永成帮忙。

    马永成也没有见过许小姗,只是收了银子,正好又找到机会,那就什么好听说什么。

    王云一边琢磨这马永成是怎么回事。

    但东西已经送来了,且是太后懿旨点的名。

    他另一边还是要将东西交到了许小姗手上。……………

    许小姗还未等大选就得了太后青睐,自然得意至极。

    等王云等人走后,钱尚宫叫人帮她收了赏,等训练完再还给她。

    手上得了空闲的许小姗一回头。

    她在寻找第三个方队,最后的那一排的第二个人。

    透过一片粉色,许小姗根本就找不准位置,不过不要紧,大概的方向就你了。

    听说那个位置的人面相极好,有母仪天下之态。

    许小姗对着那个方向一眯眼,李蓉,敢跟我抢皇后的位置,等死吧。

    ……………………

    一夜无事。

    第二天起来,天有些阴沉。

    李蓉下地站在窗前,看着熹微的阳光面前从乌云中投射下来,却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这样的天气。

    上辈子也是这样的天气。

    因为跟人生大事有关,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

    上辈子就是在这种的天气里,许小姗陷害她的。

    这辈子日期虽然有出入,但是皇上立后要提前,许小姗换屋子也提前了,而且太后的赏赐也提前了。

    这种种的提前,种种的暗示,都说明许小姗要陷害她,就在今朝。

    李蓉看罢天气会过头,正见收拾好了的许小姗和李昭一起出门,二人有说有笑,亲密如同姐妹。

    李蓉脸顿时沉了下去。

    心想李昭什么时候跟许小姗好上的?

    上辈子许小姗故意跟她关系很好,对她展现的笑容就是方才她跟李昭笑的一样,可是最后的结果是许小姗陷害她。

    这样一想,李蓉全身心都紧张起来,许小姗不会听说皇上召见过李昭,就把陷害的目标转移了吧?

    十分有可能啊,上辈子崔静柔陷害的人也不是李昭,但是最后李昭被杨厚照单独约见,得了大便宜。

    李昭就是变数,这辈子又变成她极有可能。

    这绝对不可以。

    这可是她当皇后的机遇,不能让给李昭。

    李蓉眉目一凝,计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