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填土(四)
    李昭却想不起来杨厚照答应她什么了。

    还是摇着头:“我想回家,我想过平淡日子,不想争宠。”

    杨厚照星眼瞪圆:“谁争宠?谁敢跟阿昭争宠,爷又不宠她们。”

    所以才要挣啊,李昭要被杨厚照气死了。

    正这时,马永成站在草坪的坡下喊道:“万岁爷,太后娘娘有旨意,要召见李昭姑娘,储秀宫到处找人呢。”

    李昭和杨厚照一起看向马永成。

    杨厚照手一抬:“上来回话。”

    “是。”马永成提着袍子小跑着上来,后跪倒杨厚照面前:“万岁爷。”

    杨厚照道:“你说母后要召见阿昭?为什么啊?”

    马永成看了李昭一眼,却不知道如何说。

    许小姗和李蓉在慈宁宫打官司呢,牵扯到了李昭。

    而许小姗是他介绍给太后的。

    马永成希望许小姗在太后的帮助下能压倒李昭。

    可是皇上天天都跟李昭在一起,简直如胶似漆,他这一招就是险棋。

    但是险棋之所以险,是因为还能搏一搏。

    皇上还没有见过许小姗,不见得就不喜欢。

    可万一就不喜欢,偷盗之事涉及了李昭,那后果马永成不敢想。

    左右纠结中,他确定了一件事,太后要召见李昭,这事不能不报。

    马永成心里组织着语言,最后选择一个模棱两可的说辞,让皇上自己判断。

    “具体为什么奴婢也没打听到,是储秀宫来人找的,并不知情。”

    杨厚不解的看向李昭:“你说母后叫你,能有什么事呢?”

    还能有什么事?她跟太后都没交集。

    李昭心中一动,应该是李蓉和许小姗的官司。

    但不是应该跟她没关系吗?

    李昭又一想,摇摇头,李蓉是重生的人,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就有机会害人。

    估计最后又推到她头上了。

    这种不好的预感,让李昭攥紧了拳头。

    后看向杨厚照:“争宠的这不就来了?”

    ……………………

    慈宁宫正殿厅室。

    金碧辉煌的宝座上,

    王太后一身真红大袖衣,头上龙凤珠翠冠的珍珠串垂落在她保养极好的细白皮肤上,雍容华贵,贵气不可攀,远远望着,真是稳坐如泰山。

    她俯视着殿下,那眸子冰冷,如上了一层寒霜,再加上她原有的上位者高高在上姿态,威严之极,让人望而却步。

    可是大殿下跪着的两个人却浑然不觉害怕

    李蓉牙尖嘴利。

    “种种行为都可以证明,根本就不是我拿的,就是你陷害我。”

    许小姗虽然傲慢但并不擅长争执,气得脸色怒红。

    而且当着太后的面,她也在审问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她的的确确有想过把镯子放在李蓉衣服里,陷害她偷的。

    一个李蓉,一个李昭。

    可是到底要选哪一个,她还没想好呢。

    那些东西怎么就自己跑了?

    许小姗想了想道:“我一直跟李昭在一起,放完玉镯和玉如意,我就再也没有单独回过屋子,你说我怎么陷害你?”

    “所以说是你和李昭共同陷害我。”

    李蓉总不能让许小姗有人证,那样她就完了,她自己拿的。

    许小姗的证人也被李蓉诬陷,她彻底被激怒,高声道:“没有证据,你就是血口喷人。”

    李蓉心想,我就是喷你,跟你争执又不是为了分清谁对谁错,就是要等杨厚照来。

    上辈子吵到这种地步,杨厚照可已经来了啊。

    难道真的错过了,这辈子又变了?

    李蓉心理越发没底,那就更得咬死了许小姗和李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