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偏袒(一)
    “母后,您叫阿昭来是有什么事吗?”

    大殿的门口,突然想起了低而沉,清而澈的男子声音。

    那声音极其好听,像是冷玉相击,像是风吹竹响。

    仔细辨别,似喊着情意,又有一种少年郎的桀骜阳光在其中。

    明媚到了极限,优雅也到了极限。

    正在七想八想的李蓉心中一喜,这声音不正是杨厚照的吗?

    是皇帝的。

    虽然她们帝后长久分居,之后杨厚照又死了那么多年。

    但是杨厚照特有的嗓音她一听便能辨别出来。

    当年,她也曾因杨厚照的音容相貌而痴情过。

    李蓉喜极而泣的回过头去,这个死鬼终于来了。

    殿外通传的太监声音接连响起:“皇上驾到。”

    可见杨厚照是先无礼闯进来的,所以太监都没来得及通传。

    屋里的宫人包括许小姗和李蓉自己,全部面向门口。

    众人磕头行着大礼:“吾皇万岁万万岁。”

    不算整齐的脚步声传来,皇上近了。

    许小姗也听门外人的声音极其好听,所以在行礼的时候偷偷抬了一下头。

    这一眼不得了。

    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映入眼帘。

    少年穿着大红的云肩通袖龙斓直身,头戴乌纱翼善冠,冠上的点翠二龙吸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春季灿烂的光线下,珍珠圆润闪亮,衬的少年肌肤嫩白干净,如美玉荧光。

    少年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微微一动,有波光流转,就像是浸了水的宝石,勾人心魄。

    那斜飞入鬓的剑眉,那笔挺的鼻子,饱满性感的唇。

    身材修长,宽肩窄腰,真是没有一处是生的不好的。

    他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人物。

    端是往那里一站,潇洒俊朗至极,天地之间,唯有一人。

    许小姗的心要飞到少年的脸上,再也不记得要低头。

    杨厚照瞄了一眼那个傻兮兮的女人,暗暗撇嘴,不过他并没有怪罪这人无礼,回头把他的阿昭牵出来:“随朕见过母后。”

    还带了一个人呢?

    李蓉和许小姗都认识李昭,见了神色大变。

    杨厚照已领着李昭走到王太后面前。

    杨厚照一撩袍角,跪了下去:“儿臣给母后请安。”

    又拉拉李昭:“给母后请安。”

    李昭没见过这么大的世面,正懵懂着,回过神来乖巧的跪下去:“民女见过太后千岁。”

    王太后看看儿子,又看看儿子身边的女人,凤眸微立,眸子中精光闪动:“她就是李昭。”

    李昭虽然很厌恶封建社会,但不涉及到尊严,她也是识实务之人,低头没说话,十分老实。

    杨厚照道:“她就是阿昭,儿子早早就跟母后提过的。”

    王太后目光微眯。

    杨厚照见母亲神色不虞,一直盯着李昭看,想了想站起来。

    然后看向王太后:“母后,您怎么不让阿昭起来呢?”

    王太后:“……”

    她打算让这狐媚子跪一个时辰,竟敢勾引她的儿子。

    杨厚照见母亲没有表态,笑笑不理,直接将李昭扶起来。

    “行了,跪着膝盖怪疼的。”

    已经跪了半个时辰的李蓉和许小姗:“……”

    王太后脸一下子就黑了。

    这还没立后呢,就这么心疼,什么叫有了媳妇忘了娘,她还没有媳妇就体会到了。

    看着跪地的李蓉和许小姗,又看了一眼儿子护着的人,王太后忽然改变了主意。

    “皇帝。”她声音冰冷的叫着:“这位李昭秀女和许小姗合谋陷害自己的堂姐李蓉,哀家身为后宫之主,要将她依法处置,叫她来,自然是为了收监她。”

    李昭抬起头对上王太后刻薄的目光,这意思是要她去坐牢,我去,倒霉事最后还真贪到了她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