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偏袒(四)
    审问和交由审问可不是一个概念。

    这少年皇帝分明在偷梁换柱。

    李蓉和许小姗抬头愣愣的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一歪头:“你们说是阿昭陷害你们。”

    指着许小姗:“拿了你的东西。”

    又指着李蓉:“放到你被子里,嫁祸给你,对不对?”

    李蓉方才叙述的话,就是这个意思,杨厚照当然听的清清楚楚。

    李蓉低头低头想,这个皇帝其实就是懒,若是他肯动脑筋,再复杂的事,他三言两语就能总结出来。

    但是听他语气,是不是要袒护李昭。

    “呃……”

    李蓉心里组织着语言,看要怎么回答。

    杨厚照这时道:“也不着急,你二人好好想想,是否看见了,谁亲眼看见的,可以跟朕说。”

    话锋一转又道:“若不是亲眼看见的,现在悔改还来得及,否则撒谎的话……”

    他玉笋一般的手指做成钩子:“她敢说是哪只眼睛看见的,朕就挖了她的那只眼,她敢说看见了,朕就割了她的舌头,你们可好好想想。”

    这哪里是审问,那阴沉冷漠的语气分明是威胁。

    李蓉到底和杨厚照做过夫妻,知道这人看起来不走心,但是说的话绝对做得出来。

    她紧紧的抿住了嘴。

    许小姗看李蓉不说话,瞪圆了眼睛想了想,低下头去。

    杨厚照勾唇一笑,得意之际,回头看着王太后:“母后,您看,她们两个人根本就没看见,那不是诬陷和诋毁吗?怎么朝廷律法,用诋毁就能判人有罪了。”

    王太后用怒其不争的目光看着李蓉:“方才不是挺能说吗?”

    李蓉恨不得将头低到地缝里让大家谁也找不到她。

    方才说是为了当皇后,现在不说是为了保命。

    李蓉和许小姗到底是拿不出确切的证据。

    杨厚照歪头看着王太后道:“母后,怎样,阿昭还有罪吗?您还要收监她吗?”

    王太后在杨厚照面前,向来都是慈母,怎么能被一个李昭破坏了她的形象。

    她趁着杨厚照没看见的时候瞪了一眼李昭。

    等杨厚照抬眼看着她,她硬挤出笑道:“既然没有证据,哀家又不是昏庸糊涂之人,当然就不会收监李昭。”

    杨厚照道:“那好,那接下来如何发落,可要交给儿臣了。”

    杨太后欲言又止,杨厚照当做没看见。

    他回头对殿外候着的太监道:“人嘴两扇皮,可不能这么一碰,就诬陷人,这两个秀女心术不正,统统打入浣衣局为奴,用浣衣局的水好好洗洗她们的身心,免得今后还琢磨害人。”

    说完一哼。

    高不可攀的上位者气质尽显无疑,让人不敢置喙他的话。

    李昭看得眨了眨眼睛,这个小昏君分明可以条理清晰处理事情,他也不是真昏啊。

    李蓉心想我是要当皇后的,你现在让我去浣衣局为奴?

    那还不如让她去死。

    她磕头求饶道:“圣上,民女是冤枉的啊,跟民女没有关系,御赐之物是许小姗的。”

    杨厚照道:“这个时候你还想自己脱罪?御赐之物是许小姗的,但是你比许小姗更加可恶,诬陷人的就是你。”

    而且还嫌弃他不想选秀,娘的,谁稀罕这么个狗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