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跟踪(四)
    韩澈吓得身如筛糠。

    是啊,自己爱慕表妹,表妹是皇后,却被皇上抓了个现行,他不是撞枪口上了吗?

    可是一种不甘心的执着此时又涌上心头。

    韩澈突然抬起头:“圣上,请您听微臣说两句,就两句话,微臣说完,您想怎么处置微臣,微臣都认罚。”

    见这狗东西温文尔雅的脸上布满决绝之情。

    杨厚照挑挑眉:“朕还真想听听你怎么说了。”

    韩澈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悲怆。

    “阿昭从小就要强,她吃过很多苦的,家里姨夫和小弟又都借不上什么力,臣就是想跟她说,进了宫也不要怕,臣会远远的保护他。”

    说完他又仰起头,目光哀求。

    “圣上,您要处置臣臣认了,但是您能不能把臣留在京城,哪怕去城门守门也行,不然臣怕阿昭有需要的时候,没人能帮得上忙。”

    杨厚照对上韩澈的眼睛,剑眉立起,目光一沉。

    “你要帮阿昭的忙?你要远远的保护阿昭?你算老几啊,朕的皇后,用得着你来保护,用得着你帮忙?”

    韩澈心想我今日已经被皇上逮个正着,一会肯定要受处罚,夺掉功名算是轻的,已经前途尽毁,我还怕什么呢?

    只恨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不和母亲反抗一下,现在也不用眼睁睁看着阿昭嫁给别人。

    悲从中来,韩澈的泪水顿时蓄满眼眶。

    他脸上显出文人的一不说二不休的偏执模样。

    “听闻圣上选中阿昭,全是因为阿昭颜色突出,可是以色侍人,色衰爱弛,臣怕万岁爷又喜欢上别的人,就辜负了阿昭,因为阿昭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您若是喜欢上别人,她不会因为自己是皇后就打压那些女子,更不会为了世人所谓的精明就委曲求全的讨好您,她只会想办法离开您,然后让自己活得好,可是那是皇宫啊,您是皇上,到时候他定然会忤逆犯上,说不定会获罪,臣恳请您,若是有朝一日您不喜欢阿昭了,那边废了她的后位,然后让她善终,您别逼死他。”

    这是什么话?

    这分明是在说帝后过不到头。

    可是帝后还没大婚呢?

    赵瑾明知道韩澈说的有理,可是他是皇上的人,一脚踢在韩澈胸口:“这探花郎好生孟浪,什么都敢说,你真是不怕死吗?”

    韩澈跪在地上看着杨厚照,目光哀求:“圣上,事已至此,臣任您发落,但恳求您答应微臣,不要伤害阿昭。”

    “你还说!”赵瑾又抬起脚。

    被杨厚照打手一抓,扣住肩膀:“退下。”

    赵瑾一愣,见万岁爷眼中淬冰,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推到后面十步开外的地方。

    四周倏然清净。

    杨厚照看着执着的跪着的韩澈,忽然间冷笑:“是你跟阿昭退的亲,现在还装什么情圣,朕的皇后,朕不疼用得着你疼?你有那功夫不如好好跟前辈学学,如何处理国家大事,如何替朕分忧,跟你岳父学学。”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韩澈呆呆的看着杨厚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