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迎亲(四)
    张永被关在了门外,反正他也不是娘家人,而且他也不能动手打接亲的人。

    扫兴的挖挖耳朵,抖抖袍子,心想我去看看今日谁来迎亲,要倒这么大的霉。

    他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向前走两步,正好迎着接亲队伍,越过礼乐队那长长的一片红色,就见锦衣卫簇拥着,一匹英俊的高红马上,一位身着红色礼袍的少年正高坐马上。

    他还在跟追逐的人们挥手。

    少年的红色礼服上镶这青色滚边,肩头和胸口都是五爪飞龙图案,头上没戴通天冠,而是民间新人样式的礼帽,但是是乌纱做成。

    少年剑眉星目,俊逸的脸上神采飞扬,那是冠绝京华之姿。

    马上的少年不是他伺候了十二年的小皇帝吗?

    绝对不会认错的。

    张永眼珠子快要掉下来,苍天啊,怎么皇上亲自来迎娶了?

    就算是侍郎家的钱皇后,当年英宗也是在宫里等着的啊。

    张永一时间要跪下喊万岁,但见左右都没人点破,追随的人群也只是看热闹,没有行跪拜礼,心想皇上好玩,估计又是自作主张跑出来的。

    他就说,内阁那种重臣加上太后,怎么能允许皇上亲自出宫迎娶的。

    张永没跪,但是脚步不停,迎了过去。

    队伍太长太宽,杨厚照被夹在中间,等礼乐的队伍过了,张永发现自己只能跟皇上对望,皇上还没看他,他根本就到不了皇上的眼。

    不过张永还是兴致勃勃的跟随着,希望皇上能看他一眼。

    很快的,队伍到了李家大门口,礼仪官先行探路,有人道:“去叫门。”

    叫门

    张永忽然想起院里人手里的那些大扫把。

    苍天,看见万岁爷把这个茬给忘了,不得了了。

    张永撩开步子,不管不顾的推开挡路的人,终于赶着在杨厚照下马之前跑到门口,他急躁的拍着门;“开门,开门,不要动手。”

    “不开不开,得凭本事叫门,你有什么本事啊?”

    张永:“”

    这是接亲时候才会说的话,这帮人拿他当接亲的了。

    他忙提醒道:“是万岁爷来接亲了,不能打人啊。”

    里面彪叔道:“万岁爷来接亲?呵呵,那我们就是玉皇大帝送亲,没有本事你别想进门。”

    张永:“”

    想打开这道门,按照习俗,确实要有本事。

    有学问的人家新郎要做催妆诗,要么新娘家跟新郎同辈分的人出对子,让新郎作诗。

    总之就是“文斗”。

    文斗过后再塞钱,门就开了。

    但是李家也不是做学问的,皇上都没想过会亲自来,即便他亲自来,那更不能“文斗”,就皇上的水平,请枪手都不见得能过关。

    还是用最管用的招数吧。

    张永心急,叫着身后的礼部官员:“钱,钱,红封,塞进去。”

    探路的官员都知道规矩,于是大把的铜钱透过大门底下的缝隙撒出去,随后是五十个红封。

    等这些东西过去了,就听里面七吵乱嚷的大笑,那笑声是在捡钱。

    张永又拍拍门:“开门,开门。”

    们吱呀一声开了,张永见二话不说,一个大扫把就朝他挥舞过来,好在他早有准备,身子向后一躲,没打着。

    接着一位四十岁的老者从门口探出一个脑袋。

    张永认得他,组织打人的就是他。

    张永道:“我说”

    “大人,怎么是您,快进来。”

    张永话还没说完,彪叔拎着他的肩膀就把他连着衣服拉进门里了。

    接着彪叔又二话不说,把张永拽到自己的身后,并且叮嘱道:“别出声。”

    张永:“”

    “不是”

    张永正要解释,彪叔见红影子过来了,他喊道:“来了,来了,下马了,大伙抄家伙”

    别人还好,方才正在低头捡钱,现在彪叔喊也没那么快动作去打人。

    但是彪叔自己没捡钱,他时刻准备着。

    喊完之后也不管别人上不上,自己不由分说,举着扫把就往门外跑。

    张永:“”

    他在大门垛子旁边,看不清外面,但是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忙跑出去追彪叔,一边抓人一边高声呵道:“那是皇上,真的是皇上。”

    内侍的嗓子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尤其是像张永这样的常年在皇上身边伺候的,没一把好嗓子不行。

    张永的声音不是高亢,但是就是如钩子一样,能抓到人的耳朵里,而且能传得很远。

    彪叔之前以为是有人不想挨打,所以冒名说是皇上,但是张永他知道,是皇上身边内侍,绝对不会胡说。

    而且那张大人的嗓子急的都跟破锣一样了。

    彪叔心中大惊。

    可是马上的少年人已经到了他前面,他举着的扫把早已经挥出去了,眼看就要落下。

    彪叔危机之中堪堪收住手脚,身子往旁边一倾斜,顺着他自己的力道,砰的一声就趴在地上。

    摔得那个响亮。

    彪叔疼的哎呦一声。

    杨厚照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低头一看,以为是礼节,笑了笑道:“这不是彪叔吗?您怎么行了这么大的礼?”

    说完对身后的人道:“给彪叔看赏。”

    五体投地大礼,就是这么趴在地上。

    彪叔:“”

    老腰没了!

    杨厚照从彪叔身边绕过去,直接进了院子。

    没有彪叔带头,只有张永看护,院子里拿着扫把的人都把扫把扔了,明知道是皇帝,谁还敢动手。

    杨厚照也不知道有人要打他,看到大家垂手站在两边,以为是欢迎仪式,昂首挺胸的进来,那英气勃勃的脸上笑容满面,路过的时候还跟大家摆手:“朕来迎亲的,接皇后,迎亲的,都是亲戚,亲戚,不用跪了。”

    跟在后面的张永:“”

    李家亲戚更是,从来没见过这样英俊潇洒的人物,还是皇帝,皇帝还这么和蔼可亲的跟他们挥手,一个个都跟石化了一般。

    春生站在最靠近正房门口的位置。

    看着那熟悉的少年,心想这不是上我们店买玉的杨姓少年吗?怎么换了身衣服就成皇帝了。

    杨厚照走到春生面前也认出来他,笑道:“这不是春生吗?不用跪了。”然后拍拍春生的肩膀。

    还真是皇帝,春生沐浴在柔风中,比石化还石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