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 册封(一)
    还真的是。

    就连这洗马桶的地方,后面的平房都挂上了一排红绸。

    而钟鼓楼上钟鼓齐鸣,明皇后已经在紫禁城内了。

    李蓉食指陷在肉里,双眼瞪得血红,喃喃道:“这不可能啊,我还在刷恭桶,皇上跟谁大婚?”

    “皇上跟谁大婚?”这一句,她是对着王太监吼出来了的。

    王太监吓了一跳,拿起手上的佛尘照着李蓉的后背就抽下去:“这个疯子,让你吵,让你吵,跟谁?跟皇后娘娘呗,还能跟你”

    李蓉抱头鼠窜并痛哭,本就就应该跟她啊。

    随着钟鼓声响,迎亲的队过前门,沿御路,过大明门,入**、端门,到午门。

    队伍再从午门正中门洞进入紫禁城,经太和门,到干清门。

    仪仗一入干清门,两边有太监、宫女列队夹道,拍巴掌“吉祥话”。

    杨厚照在这时抬起手,让队伍停下来。

    按照正常仪式,杨厚照不应该去结亲,他在清宁宫等着就行。

    然后其他官员替他把皇后接回来。

    在等待之前,皇上应该去太和殿册封金册,金册在交给鸿胪寺卿,然后跟着嫁妆的队伍,送到交泰殿去,就等于给了皇后,过后皇后怎么拿到,什么时候拿,那就是皇后另外的安排了。

    但是杨厚照没有在宫里等着,所以李昭的皇后金册还没宣读册封。

    杨厚照沉吟下,让皇后依仗不要入后宫。

    “直接去太和殿。”

    张永因为一直伴着左右,所以消息都灵通。

    听了命令,急忙跑到杨厚照马前:“万岁爷,娘娘也去太和殿?”

    张厚照回头对着中天上的太阳勾起嘴角。

    对!娘娘也去太和殿。

    仪仗方向不对,去往太和殿。

    秦姑姑嗅到了一丝危机的味道。

    太和殿,那是只有朝会议事才能去的地方。

    去的人都是文武大臣,后宫女人不得干预政事,所以就算是皇后,也不得进入太和殿。

    可这命令是皇上下的。

    皇上这么做,分明是在对祖宗的规矩发起挑衅。

    秦姑姑跟在礼舆旁,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敲了敲礼舆围栏的雕花木头。

    李昭听见动静,将身子微微倾斜一下。

    就听秦姑姑低声提醒道:“娘娘,太和殿本不应该是后宫妇人去的地方,您此去,怕是要遭群臣诟病。”

    李昭是新娘子,这时候不能跟她交流。

    听完了话,李昭坐正了身子。

    她的脸虽然被红盖头遮挡,但已然能感受到外面暖洋洋的光线。

    春末的骄阳真好啊。

    就像王朝一样,此时应该是中兴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王朝再往前走,就满是弊端,应该就慢慢衰落了。

    这衰落有非常多的原因。

    制度,气候,人为

    人为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党争。

    这党争也分好几种,不过不管哪一种,都和文官集团脱不掉关系。

    文官集团历来就有,但本朝最为厉害。

    李昭的社会学主要是研究群体的习惯和走向,属于一种大数据研究。

    但是她觉得,所有大数据,都跟人性有关。

    人性就是兽性,兽性就有争端。

    她在调研人类为什么会有权利斗争的时候看了一些科研文献,都是关于文官之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