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礼成、万岁爷很快
    随即明黄色的床帐落下,里面的温度渐渐升高。

    终于哄好了人儿,到了临门一脚,杨厚照心想朕方才吹了那么久,现在可是显示真本事的时候,一定要让小龙大显神通,要让阿昭欲仙欲死,以后她就再也离不开小龙。

    李昭却比杨厚照更紧张,她怕疼,她怕疼,她怕疼,别别别别

    这时杨厚照忽然想起什么。

    他回头在被子上找了找。

    在床头一脚,那大红的菱被上,一块一尺见方的锦帕白的高洁无瑕。

    杨厚照闷声闷气道:“差点把它忘了,要是忘了它,阿昭你明天就要被母后骂了。”

    说完将锦帕垫在李昭身底,然后有回到了方才的姿势。

    而这时,在两层帷幔之外,马永才一直在听声。

    知道是皇帝已经把锦帕垫在皇后身下,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拜完堂后,皇太后给他的旨意是让他在皇上洞房的时候看着,尽量把锦帕放在不显眼的地方,一旦锦帕上没有李昭的落红,皇太后就不承认她是处子,就会说她之前跟皇上好过,这样就能拿这件事挤兑李昭。

    皇上再护着,李昭自己也会没脸。

    但是看来这个机会行不通了。

    帷帐中有传来女子吃痛的娇嗔。

    清啊的一声,不算高,但是马永成确定,是真的行不通了。

    他叹了口气,无声的退出房门。

    床上,气氛又回来了。

    杨厚照早已破门而入,深深探进去,李昭疼的一额头上都是疼出来的冷汗。

    好在杨厚照动了两下就不敢动了,他额头上满是青筋,灿亮的眼睛通红嗜血,是在强忍。

    李昭娇声道:“万岁爷,好了好了,您好了没有。”

    杨厚照急的想要打李昭,处子身体紧致,他本来就要把持不住了,还催,她那软绵绵哀求的声音差点让他丢盔卸甲。

    可是这怎么行,如果他没记错,一炷香的功夫还没到,这么完事,他不得被人笑话,他才不要这种耻辱。

    李昭却疼的受不了,进来一半都感觉被凌迟,整个进来她当时都想死。

    她抓着杨厚照后背,心想你自己不动,我动。

    苍天呐。

    杨厚照怒喊:“别动,别动”

    完了。

    杨厚照眼前一白,一阵极致的喜悦,然后有气无力的趴在李昭身上。

    可是那继续的喜悦过后,剩下的就是深深的懊恼。

    他抬头看着李昭,像是炸了毛的狮子:“你让朕英名尽毁。”

    李昭哪里听他说什么,她胳膊疼,腿疼,全身到处都疼,身上黏糊糊的也不舒服。

    她看着床帐外道:“来”

    刚听到这一个字,杨厚照就吓得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

    本来只有李昭一个人知道他快,这么一喊人,不是全宫里的人都知道他快了吗?

    “不要”

    杨厚照去堵李昭的嘴。

    “人,要水,快点啊。”

    又来不及了。

    杨厚照一个翻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大红的锦被上,他的小龙已经软趴趴的趴他的腿边,应该是睡着了,再没有方才的雄风。

    所以今晚他很短是吗?

    不光是他的皇后,就是全宫的人都知道他很短了是吗?

    杨厚照望着那明黄色的床帐,只觉得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