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一章 杨厚照闹情绪了(一)
    一番清洗,李昭继杨厚照之后回到床上。

    可是杨厚照自己裹着被子,缩在床里,还背对着她。

    李昭:“”

    这是怎么了?

    李昭回头找了找,龙床很大,能容下四五个人,但是锦被只有一床。

    最后她目光又落回道杨厚照身上那床,伸手拉了拉:“万岁爷”

    杨厚照萌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你失宠了。”

    李昭眼珠一转,想到杨厚照冲刺时候的凶样,好想明白了什么。

    据她的了解,这小子平时很讲道理的,但是不能扫兴。

    就失宠了呀,那可有点快。

    她抿嘴一笑,抖了一下身子,故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杨厚照叫着该死,然后急忙转身看着李昭。

    李昭也看着他,她又都了下,然后抬手擦了擦鼻涕。

    忽然眼前一黑,是杨厚照翻身掀开被子,直接把她搂在怀里。

    身心具暖,李昭心想这家伙就死鸭子嘴硬,既然不再宠她,那有本事别给她盖被子啊?

    但是这人为什么会觉得扫兴?看他玩的可是听开心。

    李昭手放在杨厚照的腰上,柔声叫道:“万岁爷”

    “你给朕闭嘴,不喜欢你了,什么都不懂,也不配合。”

    那抱怨满满的语气,倏然间冲破李昭的大脑,让她精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传闻。

    杨厚照不喜欢处女。

    莫非她真的惹恼了他?

    那可就不怎么好玩了。

    李昭再次试探叫道:“万岁爷。”

    杨厚照这时抓住李昭的小手,扣在自己蔫蔫的小龙上,然后道:“看见了吧?让你气没气了,都憋了,睡觉,再出声就把你丢出去。”

    李昭:““

    可是这样能睡着吗?

    她刚要反抗,杨厚照的大手又抓住她的胸口:“这个还有气。”

    李昭:“”

    “万”

    突然眼前一暗,是床上有个拉绳,杨厚照把帷帐拉下来了。

    接着黑暗中传来杨厚照不满的声音:“睡觉。”

    杨厚照突然惊醒,睁开眼,帷帐外蒙蒙亮。

    按照他的习惯,现在肯定亮天。

    胳膊酥麻酸软,杨厚照蹙蹙眉要拿回来。

    拿回来?

    为什么他会想到这个词?

    杨厚照垂眸一看,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正枕在他的胳膊上。

    对了,他和阿昭已经成亲了。

    李昭睡的很香,樱红的小嘴闭得紧紧的,睫毛在眼睑处划过一个浓重的弧形曲线。

    呼吸均匀,姿态娇媚。

    这是他心爱的女子,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睡觉了。

    一种甜蜜从心里油然而生,杨厚照咧嘴一笑。

    忽然,笑容就僵在脸上。

    因为一种烦躁冲动,正在从他的小龙兄弟开始四处蔓延

    杨厚照脑袋转向没有李昭那一边,掀开被角一看,小龙正如一根柱子,冲向天际,这是他每天早上都要经历过的事,小龙的根部,还握着一个小手,这就是以往没有的事了。

    杨厚照看着那小手,想起昨晚是自己放上去的,不由得得意一笑。

    算她老实没有拿走,不然今天还跟她生气。

    可是怒气全消,剩下的感觉就是浑身的躁动不安。

    那种躁动霸占他的身心,让他想狠狠的要一个喜欢的女人。

    杨厚照再也忍不住,转个身把李昭抱在怀里。

    “阿昭?”

    他在她耳边轻轻的叫。

    李昭嘤咛一声。

    不得了了,杨厚照感觉到小龙又弹了一下,肯定又长大了一圈。

    她翻身把李昭压在身底,低头亲上那樱红小嘴。

    李昭忽然呼吸不畅,倏然惊醒。

    “唔唔”李昭打了杨厚照的后背两下。

    杨厚照抬起头看着他勾唇一笑,邪魅至极:“你醒了?醒了是不是要赔偿朕,昨晚的账咱们还没算呢。”

    这一大早到底怎么回事?

    李昭揉揉眼睛,这肯定不是她的生物钟,因为她脑袋晕沉沉的。

    李昭嗔怪道:“好困呢,万岁爷您再让我睡一会。”

    “不行,跟小龙玩一会再睡。”

    小龙?!

    想起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李昭:“”

    “不行啊。”

    杨厚照已经欺了上来,李昭被小龙抵着,慌忙求饶:“万岁爷,您再等等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您了。”

    下身火辣辣的疼,李昭两辈子也没受过这种罪。

    主要是这个身体年纪太小了,那是一种撕裂的伤口,一晚上伤口肯定不会好,再继续,要了老命了。

    那深蹙的双眉和急切躲闪的目光,到不像是假的。

    杨厚照掀开被子,剥掉李昭的睡裤。

    李昭吓得大叫:“你干什么?”

    杨厚照看清楚伤口之后,心里一阵瓦亮,这样的阿昭如何承受雨露?看来今早是不能一血前耻了。

    杨厚照翻身睡觉,自此一早再也没跟李昭说过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