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杨厚照闹别扭了(四)
    人都走了,暖阁中又静下来。

    秦姑姑掀了帘子进来,见她的皇后娘娘正坐在炕几旁发呆。

    娘娘单手支颐,脸色红润如苹果,一晚上就熟透了。

    秦姑姑咳嗽一声;“娘娘。”

    李昭一怔,见到熟人,脸更红了:“你来怎么不出声?”

    秦姑姑目光微敛,眼神透着怀疑:“娘娘,奴婢脚步声非常响,以往娘娘都能听见的。”

    李昭:“”

    这个姑姑确实不会看人脸色啊。

    李昭刻意咳嗽一声,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秦姑姑问道:“是不是方才万岁爷又动手动脚了。”

    李昭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何止动手动脚,

    那个小色狼,她不上药,医女都不用,可是他非要给她上药,把她按床上就自己,躲也躲不掉,打也打不过。

    她两辈子都是正经人,感觉以后这日子就只能没羞没臊了。

    “咳咳!”

    李昭再次给秦姑姑递暗号,希望她能有点眼力见。

    可她那羞红的脸,比以往还艳丽,哪像是不愿意说的样子。

    反正秦姑姑看不出来了,秦姑姑道:“娘娘?晚上再甜蜜吧,奴婢来是有要事禀告。”

    她真的没有甜蜜。

    李昭回过神来嗔怪的瞪了秦姑姑一眼:“烦人,什么事?”

    秦姑姑低声道:“娘娘知道那膏药叫什么名字吗?”

    膏药?

    我的天呐,秦姑姑都知道膏药了?还以为她只是问昨晚和早上的事。

    李昭目光闪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支支吾吾道:“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我的老天爷”

    秦姑姑撇嘴道:“行了,娘娘,宫里人谁不懂,也就您还想着跟个事儿一样。”

    李昭:“”

    是她还不够开放吗?

    李昭转念一想,秦姑姑肯定也不是看不出她不好意思,但还是问,那就是有事要说,她很快恢复心神,指着自己对面的座位:“坐下说。”

    秦姑姑微愣道:“这不和规矩。”

    “姑姑,您也知道我的出身,今后没人的时候我还叫您姑姑,不对,您也没大我几岁,就叫您姐姐吧,等有人了,咱们才是主仆,我多少事都得依仗着您,您就不用跟我客气了。”

    秦姑姑道:“娘娘,我真不是托大,我只是累了。”

    说完坐在李昭对面。

    李昭:“”

    秦姑姑坐下来低声道:“娘娘,医女给您拿的药膏,是苗疆进宫来的雪肤膏,奴婢以前听闻别人用过,就您的伤口,今晚就没事了。”

    今晚就没事?

    “可是医女说还有两天呢?”

    秦姑姑有一双冷漠的凤眼,让她气质显得冷漠旁人不愿意接近。

    倏然,那凤眼一挑,无比凌厉,就有无限深意在其中。

    李昭神色变得肃然:“是不是有人”

    秦姑姑声音放的更低了:“奴婢派人去盯着那个医女,咱们人回来说,那医女出门后去往坤宁宫方向,见过王云。”

    王云就是王太后的心腹。

    李昭心头倏然一冷,已经明白了大概的情景。

    也就是说,本来她今晚就能跟杨厚照没羞没臊,但是医女非要说还等两日,还是王太后指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