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皇上护妻战(六)
    王太后亲口承认了,杨厚照勾唇一笑,道:“既然是母后提起这事,儿臣正又事不解,母后,立妃和立后又什么区别?难道只要太后同意就行,连朕都不用打招呼了?”

    那疑问的话语是要算账的语气。

    王太后心想是你逼我提的,我可不想提。

    这件事她确实没理。

    讲道理是讲不过的。

    但是总有情义在。

    王太后声音又放柔和了,道:“皇儿,你人丁稀薄,正好大婚,借此应该给皇家开枝散叶,多生几个小皇子才好,这四人是母后为你精挑细选的,一看就好生养,等你生了皇孙,母后也就放心了。”

    “所以许小珊就是留着当奶妈子的吗?正好生四个,免得没奶吃。”

    王太后:“”

    许小珊是犯过错的人,按理说王太后不应该跟自己的儿子对着干。

    可那许小珊不是能笼络男人的心吗?

    王太后道:“我儿对皇后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杨厚照道:“父皇一辈子可只宠信了母后一人,母后当时怎么不想着给皇家开枝散叶,多添几个嫔妃,那样真现在也就不用这么单薄了,儿臣以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孝宗这一辈子,确实只有王太后一个女人。

    但是除了孝宗人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孝宗身体不太好。

    所以特别注意养生。

    王太后虽然没有情敌,但是那方面也不是很够。

    不过她很知足了。

    可是她的儿子的语气却觉得她不配,天下哪有这样的儿子。

    王太后心中大怒,那句亲生的安慰都压不住怒火,她看向杨厚照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陌生。

    杨厚照还是笑呵呵道:“母后,儿臣答应过阿昭了,要跟父皇一样,绝对不会有其他的女人,所以您这四个女人,儿臣消受不起”

    到现在为止,才真的说到正题上,儿子是来退人的。

    既然话题已经扯开,也不必藏着掖着拐弯抹角了。

    杨厚照的话还没说完,王太后道:“那母后如果一定要留下她们呢?母后明日就下中旨,这件事不容商议。”

    杨厚照笑道:“既然搬出父皇都不管用,那儿臣也正是此意,留下来让她们伺候母后,晚上陪母后谈心,毕竟儿臣不能天天来嘛,她们四人每天一个,轮流着来,若是有一人偷懒,就是不孝,到时候就别怪儿臣以不孝的名义,惩罚她们。”

    王太后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厚照目光微挑:“母后说呢?”

    小皇帝的意思在明显不过,同意立妃,但是要把四妃留在慈宁宫不让她睡觉,若有差池,就降罪四妃。

    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罢免,有理有据,师出有名。

    所以这是**裸的威胁。

    王太后明白过后气急站起。

    “你”

    杨厚照心想母后若是执迷不悟,让她今后别想晚上睡觉。

    他也不看王太后,拍拍手。

    “进来。”

    殿门口鱼贯的出现人影,许小珊和其他三个少女,屏气敛息的走进来。

    接着杨厚照道:“跪下。”

    四人齐齐跪下。

    杨厚照看向王太后:“多听话。”

    王太后:“”

    天下谁敢不听皇帝的话。

    可能也就除了太后了。

    王太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皇儿这又是什么意思?”

    杨厚照道:“很简单,她们现在这样听话,朕之后的话她们也会听,所以母后要不要改变主意?还要立她们为妃吗?”

    王太后眯着眼睛看着杨厚照,但是就是不说话。

    杨厚照道:“好。”

    后下了宝座,走到了许小珊面。

    “朕记得你是个有罪的宫婢。”

    “臣妾”

    “你也配自称臣妾?”

    坤宁宫的正殿大堂非常宽阔。

    正中间铺就的是一轴宝相花的红地毯。

    地毯两边是金砖地面。

    此时两边地面上,被人刻意的、对称放着两排宫灯“树”。

    灯火辉煌,殿堂其他摆设也是对称的,若是左边有个花瓶,右边一定也有。

    那刻板的感觉在白日里还不明显,此时被灯光晃着,每一样东西都那么刻意,压迫感不言而喻。

    而皇上的怒意,好像将这压迫感又使劲压了压。

    气氛比上坟还沉重。

    许小姗吃过杨厚照的亏,见此情景,吓得身如筛糠,赶紧低下头去自称奴婢,其他三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杨厚照发泄完怒火之后指着宝座上的人道:“看见了吗?朕的母后,今后你们四个每晚不许睡觉,要陪母后谈心,替朕尽孝,若有不孝者,打入冷宫。”

    打入冷宫就是常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哪里都不许走动,那是个会把人逼疯的牢房吧?

    还不如浣衣局的宫婢呢。

    许小珊哭着求饶:“万岁,万岁,奴婢一定好好伺候娘娘,请万岁也开恩。”

    其他人也跟着喊道:“奴婢一定好好伺候太后,好好伺候太后”

    杨厚照由怒转笑,回头挑着眉头看着母亲。

    他那得意的样子是在证明他方才说的话,这些奴婢很听话,一定会让她睡不着觉。

    “你们”王太后目光一扫四个白眼狼。

    气的声音颤抖:“你们”

    再看向自己的儿子。

    “皇帝”

    这两字像是怒吼出来的,一开口就包含着千言万语的责备,但之后却没说什么事。

    杨厚照咧嘴一笑:“母后,儿臣在呢,母后想清楚了吗?决定了吗?儿臣随时都洗耳恭听。”

    随时?

    他有很多空闲。

    少年的笑容明媚如朝阳,温柔如清风。

    他是个英姿勃发的少年人,一举一动都能感染人。

    可是此时此刻,谁都能看出,他笑容的背后藏得是不依不饶的冷刀子。

    这个儿子打算跟她扛到底了。

    王太后也是个十分倔强的人,她犹在坚持:“皇帝,母后不用她们伺候,母后立她们,是伺候你的。”

    “可是百善孝为先,母后睡不好,就算有一百个人伺候朕,朕也不会高兴啊。”

    “皇儿就是不肯松口了。”

    杨厚照目光凌厉:“看来母后的失眠症,是一定要坚持治疗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