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皇上要雪耻(二)
    万籁寂静的夜晚,如果人睡着了,吵醒了会很难受。

    杨厚照虽然在气头上,但是到了屋里,脚步还是放的很轻。

    在南窗下的高几上,放着一个烛台,蜡烛只点了一根,那是晚间起夜照明用的。

    借着那朦胧的灯光,他见大床上的床帐捂的严严实实。

    因为烛光昏暗,那本来两眼的明黄色,现在呈现一层昏暗的黄,毫无生气的昏沉沉之感,就像是屋里根本没有人。

    说明人睡的很死啊。

    杨厚照心想朕给阿昭上了药就走了,也没扔下话,中午晚上都没回来用膳,这死丫头也不找,她是不是真的要反了天啊?

    这也就算了,才成亲三天,帝后这三天是要住在一起,可是自己晚上都没回来,李昭也不找。

    明明有四妃的存在,阿昭依然能安枕无忧。

    她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他啊。

    杨厚照越想越气,气得在屋里走动,但是又怕闹出动静把李昭吵醒,一个人生着闷气,脸渐渐都成了酱紫色,在烛光下显得有些瘆人。

    走到床上他停下来,看着无边月色又想,这人不醒,朕就一直站着,站到她醒来为止,让她内疚,让她不安,让她看看朕对她多痴心多钟情。

    她呢?

    阿昭就是个小白眼狼。

    杨厚照又回头看着那床帐,俊脸黑的能滴出墨水来,心想等她醒了看朕不跟她说清楚,她失宠了,再也不要她这个皇后。

    就在这时,帐子里传来一声轻叹,如泣如诉,哀怨非凡,轻轻的,就像是那羽毛,但也转瞬即逝。

    杨厚照心想难道朕听错了?

    可他心头明明不安的跳动着。

    他捂着胸口,蹑手蹑脚走向床边,等到了床帐外,将耳朵贴上去。

    那似有若无的叹息声这次清晰了,真的是从床里发出来的。

    是李昭的。

    杨厚照心头一喜,轻声道:“阿昭?”

    杨厚照话音刚落,床帐倏然间就分开。

    里面现出一个窈窕的身影来。

    那身影半跪床边,双手撑开床帐,惊喜的看着他。

    虽然惊喜,但是她嘴是扁的,水灵灵的眼中有着一丝悲伤的哀怨。

    她就那么跪在那里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间眉心一蹙,鼻子抽动一下,接着又露出笑脸。

    后她轻轻的说:“万岁爷,您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杨厚照脑袋轰的一下。

    方才她的阿昭分明是在强颜欢笑啊,她的姿势,是刚从床上爬起才会有的姿势,然后她那么快便拉开了床帐,说明她一直没有睡。

    她在叹息。

    她委屈的睡不着。

    但是能看见他的时候,她虽然委屈,可还是不想让他知道。

    杨厚照之所以急匆匆往回赶,就是因为许小姗拿出来的荷包。

    给荷包,说明李昭十分生气,可不给,李昭刚入宫,根基也不稳,怎么能压得住太后的人呢?

    杨厚照一下子把李昭抱在怀里。

    同时声音闷闷道:“阿昭,朕让你受委屈了,朕今天不该出去玩不回来住,朕应该早早的回来,就能给你挡住那些人。”

    都是他的错,但是皇上不能认错。

    杨厚照放开李昭,找了个折中的法子,保证道:“朕以后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