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雪耻行动进行中(二)
    秦姑姑拿起篦子给李昭梳头,她在光滑的铜镜中看到一个宫女的额头在镜子边框中显现。

    伺候完穿衣,这些人还在等吩咐,没有走。

    秦姑姑回头对四人道:“先出去。”

    她现在已经升为四品尚宫,宫女们低着头鱼贯而出。

    等寝殿的帘子没有任何晃动了,李昭回头看着她。

    把人都打发走,这人分明是跟她有话要说。

    秦姑姑低声道:“昨晚您跟万岁爷没有共赴巫山。”

    李昭:“”

    共赴巫山,这词用的。

    好吧,人家是宫女,见惯了这些事,根本也不避讳害臊。

    李昭脸颊微红道:“没有,万岁爷忍住了。”

    秦姑姑语气不满道:“为什么?您怎么这么任性呢,医女是撒谎的,不是没事了,可以侍寝,您要多跟万岁爷睡几觉,好早早剩下下皇子啊,这样在宫里的地位才能稳固。”

    方才还文绉绉的共赴巫山。

    现在就是睡几觉。

    李昭:“”

    她咳嗽一声,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愤。

    后道:“不急的。”

    秦姑姑跺着脚:“怎么能不急?皇后不急宫女急,奴婢听得多了,这种事做的越多,两个人才能越恩爱,到时候万岁爷不想睡您了,您就该哭了,现在倒还拿乔上了。”

    果然是心直口快的秦姑姑。

    李昭:“”

    秦姑姑嘴黑,李昭并不生气。

    昨晚她也知道杨厚照的想法,但是不想给。

    也不是不想给,杨厚照要就给,不要就不给,反正她不会告诉杨厚照她已经没事了,杨厚照的自小就太容易得到东西,所以在房事上,就是要让杨厚照馋。

    李昭自有打算,她看着秦姑姑道:“没事,万岁爷宠我,你别让他知道就行。”

    秦姑姑啧啧啧几声。

    “您现在不讨好他,这几天是宠你了,以后怎么办?”

    李昭眼皮一挑,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我不妨传授你几招,面对男人的时候,尤其是咱们万岁爷,他宠你的时候,你就要好好享受,别想着现在顺着他,以后才能让他如何如何,人变心是一时的,你现在不享受,他觉得没成就感就去宠爱别人了。”

    “再者,男人,或者是人,他不变心的时候,你哭叫梨花带雨,你笑叫柔若清风,你闹叫顽皮可爱,你听话叫乖巧懂事。”

    “一旦他不喜欢你了,你哭叫号丧给谁看,你笑叫龇牙咧嘴,你闹叫泼妇,你听话叫卑躬屈膝。”

    “还是那个你,是他心境不同了,所以这宠爱就跟折花一样,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就这样。”

    所以她的意思,她要咋皇上宠爱的时候尽情作妖?

    秦姑姑蹙眉想了很久,后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李昭,喃喃道:“原来人是一个这样无情的动物。哎!”

    李昭:“”

    你怎么还这么大感慨?

    在御花园临水旁有个“虎园”。

    本来是一大片空地,这才修了半年,所以建筑还没有建好。

    此时只有一个正殿耸立。

    在正殿前的空地上,有三间房那么大的坑,坑里两只大铁笼子,里面关的是两只华南虎。

    老虎还没喂食,正饿得慌,比猫大好几倍的四只大爪子都抓着笼子门,看着过往的小火者,啸声阵阵。

    这些老虎都是杨厚照养的。

    杨厚照自小就喜欢齐射,喜欢舞刀弄枪,他最崇拜的人就是他的老祖宗太祖皇帝,希望能和太祖一样,可以南征北战。

    就算不是太祖,太宗也好,骁勇善战,锐不可挡。

    当不了太宗,宣宗也是好的,六巡边疆,大振国威。

    只要不是英宗就行了。

    可是眼下是太平盛世,哪里需要他去征战沙场。

    他连出宫门都要偷偷摸摸。

    所以空闲时间就养猛兽。

    老虎凶猛,捕食的时候跳起来特别凌厉,杨厚照最喜欢老虎抢食的动作。

    这样喜爱,所以杨厚照一般是自己用过早膳,就会来看老虎。

    赵瑾今日陪着杨厚照一起来看虎。

    以往小皇帝喜欢自己给老虎投食。

    老虎笼子安置在空地上,在虎笼子五米远的地方,有一截台阶式的木质看台。

    看台最高台阶有一床宽,小皇帝今日就站在看台上,没说要喂。

    他目光在老虎笼子上,但是眼珠一动不动,明显就是有心事。

    再看那黑沉的脸,明显就是成亲之前的样子。

    皇上成亲之前,因为无法跟皇后同枕共眠,所以天天摆着张臭脸。

    但是亲也成了,洞房也入了,还这样,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赵瑾看着这样的小皇帝,深怕他一个恍惚从看台上掉下来。

    他来到杨厚照身边,轻声道:“万岁爷,您记得马永成的脚伤吗?原本说三五个月才能下地,但是现在走路都看不出来了,是不是很神奇。”

    杨厚照心想这奴才为什么要跟他说另一个奴才的伤势?

    他回头问道:“你们关系这么好了吗?”

    赵瑾:“”

    跟在杨厚照身边太久了,杨厚照在烦恼什么,虽他晚上不在皇上跟前伺候,但总有眼线,且皇上的样子是欲求不满,一想就明白了。

    赵瑾赔笑道:“万岁爷,伤势,伤势,奴婢说的是伤势啊,因为马永成有一种神奇的膏药,那伤口七天就痊愈了,娘娘是不是也受伤了?”

    他烦恼的可不就是阿昭下身的伤?

    杨厚照眼睛一亮,后大笑着看着赵瑾:“你这鬼灵精,真有你的。”

    杨厚照刚夸完赵瑾,想到什么,脸又一沉:“这个马永成,竟然有好膏药,都没孝敬朕,真是越来越不忠心了,走咱们找他要去。”

    看着杨厚照走路带风的背影,赵瑾嘴角勾出一个很小,但是十分狠厉的弧度。

    那个马永成常年跟他争宠,最终还真让他当上了乾清宫的大珰,那是跟皇上最亲近的职务,今天可得给他上上眼药。

    马永成哭丧着脸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然后交给小宝。

    小宝接过药瓶道:“干爹,万岁爷管您要东西,您还舍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