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雪耻行动进行中(四)
    “阿昭啊,小龙憋的疼,受不了了,哎呀,你就让朕给你上药,你不上药伤怎么能好?”

    不好怎么睡觉觉?

    李昭知道杨厚照的目的,所以还是不心疼他。

    但是少年几乎带着哀求的语气,又让她不知道怎么拒绝。

    她的心底好似也不想拒绝,只被他一句话就撩的心痒痒。

    李昭将杨厚照手里的瓷瓶仍到低声,然后在他耳边道:“不用,晚上就好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

    杨厚照听了大喜。

    可是这小妖精方才在他耳边吹气,让他此刻便欲火焚身。

    杨厚照将李昭扔到大床上,然后身子压上去。

    接着便开始拉扯李昭的衣服。

    她胸前细白的肉露出来,李昭见他喘息粗重,是要动真格的,忙拉住自己的衣领。

    他们才成亲第三天,这一下子就白日宣淫,传出去她还要不要活了。

    杨厚照有史书记载的好美色,可没她的名字啊。

    她可是清清白白的人。

    但是杨厚照这人不愿意扫兴,所以不能直接告诉他不好。

    李昭劝声音婉转道:“万岁爷,晚上才能好,现在还不行,您就怜惜怜惜臣妾吧。”

    说完她轻轻的晃了晃头,那是为难的样子。

    可她总是果决干脆的爽利模样,此时娇羞如被雨打的小花,惹人怜爱。

    杨厚照本来因为李昭的反抗正在兴奋,听了这话痴痴的抬起头:“现在还不行吗?就差这么一下午吗?”

    李昭:“”

    亏她已经四十六岁的人了,还得撒娇,也是什么节操都不要了。

    李昭勾着杨厚照的脖子,娇嗔道:“万岁爷也真是的,难道您就差这么一下午,请怜惜。”

    杨厚照心想朕一雪前耻的心,是那么迫不及待,一下午都感觉好几年啊。

    但是爱人苦苦哀求,一定就是她不舒服了。

    请怜惜三个字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让他舍不得对她做出半点粗鲁的动作。

    杨厚照心疼的摸摸李昭的小脸。

    又不舍得的拍拍“旺仔”,并对着“旺仔”道:“咱们只有晚上见了。”

    李昭:“”

    不过还是松了口气,不用白日宣淫了。

    清宁宫西边有个建了大殿的热汤池。

    皇上用晚饭后,正在里面泡澡。

    月光皎洁,挂在树稍之上,这是个非常美好的夜晚。

    马永成伺候在温汤的殿外,说是伺候,皇上还没出来,他也没什么事好所。

    看着正殿廊下那通红的灯笼,一种十分烦躁的忧愁爬上心头。

    皇上大婚,到处张灯结彩,红花红灯笼道现在还没下呢。

    偌大的宫殿,此时是耀眼的红,与天上冷淡的清辉形成鲜明对比,那是一种互不相容却异常和谐的美感。

    自从这个李昭出现,皇上对他的依赖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马永成愤恨的想,皇上的宠爱,都转到了赵瑾身上,以往皇上去喂老虎,都会带着他,今天他只是离去了一下,皇上就带赵瑾走了,没等他。

    多悲哀啊。

    他能管着整个乾清宫,他就是皇上最信赖的人,现在还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