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雪耻失败
    李昭早就做好了准备,今晚是肯定躲不过的。

    算了。

    她勾着杨厚照的脖子,眼睛看向外门。

    刚才杨厚照进来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不少脚步声。

    李昭道:“万岁爷,是不是有人听声啊?”

    杨厚照心想就怕没人听。

    他的身后就是帷帐,于是他回身亲自把帷帐下了,之后将李昭打横抱起,额头贴在李昭的脑门道:“今晚可以了吧?小龙要去你家串门了。”

    帷帐被落下,外面的灯光进不来。

    卧室到大床上这一段地方,比方才暗了一层。

    朦胧的灯光下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空气都暧昧起来。

    李昭心里也起了波澜,但是想着杨厚照不管不顾的样子,不免又有些打怵。

    她头靠在杨厚照怀里,轻声道:“请万岁爷怜惜。”

    心爱的女人娇柔的声音就是最好的催情药。

    床内层的薄纱落下,合欢香的气息让人血脉喷张。

    杨厚照开始还记得李昭的话,怜惜她,怜惜她,但是手只揉着“旺仔”全身就跟被点燃了一样,根本控制不住。

    而这么少的前戏,李昭的身体又稚嫩,到了后面就很痛苦。

    李昭声带哀求的抓着杨厚照的背。

    “万岁爷,万岁爷”

    李昭是想催促杨厚照快一点,但是这人脾气暴躁,她又不敢直说,尤其是这种事,就算她没有参与,也知道杨厚照准备很久了,一旦扫兴,谁也不知道这小子会什么样。

    所以每次都直说前半句,后半噎回到肚子里。

    可那吞吞吐吐的呜咽,带着一丝痛苦,在床上柔弱的样子,那是种白荷垂露,梨花带雨的风情。

    杨厚照越发兴奋,大手掐着李昭的腰,都怕给她捏断了,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控制不住自己,快速的动了两下,险些失控。

    杨厚照心叫不好,这样下去,又要提前缴械投降,奴才们还都在外面呢。

    他停下来,哑这声音道:“不许喊万岁爷。”

    李昭心头一亮,对,这家伙就怕喊万岁爷。

    她目光哀怨的看着杨厚照:“万岁爷。”

    声音从那樱红的小口中溢出,尾音婉转,甜蜜蜜软绵绵如糯米丸子,那是一种娇滴滴的撒娇,不是所有人女人都会的。

    杨厚照吓得打着李昭屁股。

    “不许你叫。”

    “万岁爷”

    杨厚照:“”

    他瞪着眼睛加速动作,但是深深知道这样不行,急的大喊:“不许叫,不许叫。”

    李昭却随着他的疯狂,一声声的叫着“万岁爷”

    杨厚照:“”

    当李昭的小手不老实的按住他的屁股,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一声低吼之后,杨厚照迅速清醒,她见李昭张开嘴看着床外,是要叫人的样子,一下子捂住了李昭的嘴。

    今晚来得及。

    杨厚照心情一松,整个人瘫软的趴在李昭身上。

    李昭嘴被人堵着,眼珠一转,手又摸上哪结实挺巧的屁股。

    杨厚照感觉到了她的不老实。

    又气又觉得舒服,在李昭耳边低声道:“你先不要喊,再等一会。”

    只要李昭不要水,奴才们就不知道他已经完事了,只李昭一人知道倒是没那么大关系,他们来日方长。

    李昭乖巧的点着头。

    杨厚照心头又一松,终于不会那么没面子了。

    这时却听见殿外有人奴才谈话。

    “水都预备着,万岁爷要叫了。”

    杨厚照:“”

    一定是他方才喊声太大,被奴才们听见了。

    他生无可恋的从李昭身上翻下,仰头望着棚顶,又完了。

    *******

    又到了要去虎园喂虎的时候了。

    出发之前,杨厚照坐在偏室中等轿子。

    没有皇后,没有人伺候,他就一个人大刀阔斧的坐在宝座上,目光看向前方的虚空,一眨不眨。

    脸十分黑,好像对着空气在训斥谁。

    这不还是欲求不满的样子吗?

    轿子已经准备好了,马永成来叫杨厚照起驾,可是见到这样的小皇帝,马永成心中不由得忐忑。

    昨晚不是准备的很好嘛?

    沐浴更衣,美人在怀,奴才们都无声助威,收拾的时候龙床上一片狼藉,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马永成小心翼翼走到杨厚照面前:“万岁爷。”

    杨厚照抬头看着他,然后头偏了偏,那审视的目光分明带着责备。

    马永成要询问的话都不敢说,低声道:“万岁爷,奴才们都准备好了。”

    好呀,又是奴才们。

    又是准备好了。

    昨晚就是这个家伙特意叫来好多人,来听他出丑的。

    杨厚照狠狠的瞪了马永成一眼。

    “朕今日不想看见你,你不用跟着了。”

    马永成在门口的风中凌乱,他又怎么了?天地良心,他可是兢兢业业的在伺候万岁爷啊。

    马永成差点哭出来:“万岁爷。”

    杨厚照心想不理他。

    然后对着殿外叫道:“赵瑾在不在?叫赵瑾来伺候朕”

    喂完老虎,杨厚照坐在看台上望着天,笼子里老虎咆哮,那是他最喜欢看的东西,此刻尽然都无动于衷,星辰般的眼睛眯着,嘴唇紧抿,还是那欲求不满的样子。

    赵瑾在杨厚照身后看了好久。

    最后得出了个结论,万岁爷这是没尽兴啊。

    那这种没尽兴就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万岁爷要睡女人,所以没尽兴。

    二一个是万岁爷和皇后娘娘不尽兴。

    皇上娘娘也是女人,好似都跟万岁爷睡觉有关,但是两者差别很大。

    如果是想睡女人,作为贴心好用的奴才,就应该去帮万岁爷找心仪的女人,但是如果是跟皇后娘娘没尽兴,那去找别的女人来灭火,那是找死。

    赵瑾又看了一会。

    万岁爷表示不想说话,不想理人,应该是跟娘娘没尽兴,如果是别的女人,万岁爷应该提议干点什么。

    嗯。

    赵瑾下定了决心,走到杨厚照身边,弯腰到杨厚照能听到的高度,道:“万岁爷,要不要给娘娘找一些**心经来看。”

    嗯?

    杨厚照回头看着赵瑾,满眼的疑问。

    “那是什么东西。”

    赵瑾身子更低了,小声道:“那是南宗的一个道士写的女子修养之法,万岁爷,娘娘出承雨露,还不能发挥最大的潜能,若是娘娘看了此书,对万岁爷也大有精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