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二雪前耻(二)
    杨厚照话语刚落,屋子的门板就被人从里打开。

    一个身材十分矮小的内侍从里面走出来。

    李昭见那内侍鬓角有些许白发,但是脸上很光滑,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鹤发童颜,穿着大一号的绯色袍子,站在门口,有春风拂过,竟然有点道骨仙风的味道。

    李昭回头看着杨厚照:“万岁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也不像是佛堂啊,但感觉又有佛香,到底是什么味道。”

    “奴才恭迎万岁爷。”

    “恭迎皇后娘娘千岁。”

    那内侍在这时候跪下来,给他们磕头。

    李昭还是看向杨厚照。

    杨厚照俊美的脸上此时一阵激动,他没有回答李昭的话,对那内侍道:“还是你这奴才在这里呢?”

    这内侍叫白禹,已经在这佛堂伺候四十年了。

    白禹道:“正是奴婢。”

    杨厚照激动的搓着手,他初蒙房事,就是这老内侍口传给他的经验,又摆弄欢喜佛给他演示

    老内侍学识广博,可教给他不少东西。

    杨厚照道:“朕又来取经了,还带着皇后。”

    白禹道:“奴才恭迎。”

    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昭更为好奇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个老内侍能被杨厚照记住,还这么抬举,看来有过人之处啊。

    李昭打断杨厚照的激动,低声道:“万岁爷这到底什么地方。”

    杨厚照指着白禹道:“这才是正儿八经应该拜的佛。”

    说完对着白禹虚抬了下手:“起来吧,朕要和皇后娘娘进去拜佛,你就在大门外伺候着,谁都不许打扰。”

    说完眨眨眼睛看着白禹,那意思是你懂得。

    孝宗身子骨弱,不好这个,但是宪宗可喜欢呢。

    所以皇上来到这地方要干什么,白禹再熟悉不过。

    不过皇上带着女人来的,还是第一次。

    白禹道:“请容许奴婢布置一番。”

    杨厚照心想难道比第一次来,还有新的花样?

    他笑道:“好啊,你去布置吧,朕给你一炷香时间。”

    白禹垂下头:“是。”

    一炷香过后,白禹从屋子里走出来。

    杨厚照迫不及待要拉着李昭进去,就在他要进屋的时候,和白禹擦肩而过,突然手上一沉,杨厚照低头一看,是一卷明黄色的锦轴,不大,一手能攥得住,长短也就一手长。

    这是什么东西?

    杨厚照看向白禹。

    白禹对着皇上深深躬下身,但是他临低下头时候的目光,有一丝微笑闪现。

    那笑容像个慈祥的老婆婆,分明在说着,祝皇上玩的开心。

    杨厚照对着白禹的目光满意一挑眉,然后把轴卷放到袖子里,拉着李昭进了屋。

    屋子和普通房间的布置还是有稍许不同。

    毕竟是佛堂,进门正对的西边,是一个神龛,神龛上摆着佛爷供果,但是很奇怪的,香案在佛爷后面。

    除了神龛,像样的家具也没有,椅子都没有,倒是明黄色的锦垫在神龛前摆了六个。

    在锦缎之后,是一张厚实的老虎皮,老虎皮下还铺着比虎皮大的毯子。

    李昭看着那虎皮不由得就想到了一句,可真够宽敞的,够两个人混来滚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