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清气爽
    忽然窗外有风吹过。

    杨厚照一精神,看着身形的李昭打了个哆嗦,把龙袍拿过来搭在他们的下身。

    接着,他用自己健壮的身体将李昭抱住。

    问道:“冷了吗?”

    李昭微微颔首,又轻轻摇了摇头,那含羞带怯的姿态,就如细雨中的娇花,艳丽无比,但也会让人怀疑,这样娇嫩,能不能承受哪怕这么轻微的风雨。

    杨厚照心想我这下一定要一雪前耻的。

    可是前两次都因为阿昭求饶的样子失败了,这次我可得避免。

    他温声道:“阿昭,你不要叫朕万岁爷好不好?”

    虽然是轻轻的,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样的小心呵护,但是那优雅总是掩藏不住沙哑,沙哑是带着**。

    李昭此时也因为杨厚照的爱抚动了情。

    箭在弦上的时候,自然对方说什么都是好听的。

    也都愿意答应。

    李昭反问道:“可是那叫什么呢?”

    “你们民间夫妻都叫什么?咱们就做一个最普通的夫妻。”

    李昭想了想道:“地位不同,叫声也有所不同,像我的邻居,男的都叫当家的。”

    当家的?!

    当家做主!

    杨厚照心想朕本来就是大当家的。

    他摇摇头:“这个称呼不好听。”

    李昭道:“那还有死鬼。”

    杨厚照:“”

    “你要不再想想。”

    “若是有钱人家,想万岁爷这样,就叫大爷。”

    “大爷?”

    李昭:“”

    “你别占便宜啊,是大爷,二声,而不是轻声。”

    爷的发言不同,辈分是不一样的,轻声就是父亲的哥哥,涨一辈。

    杨厚照本来就是故意占便宜。

    见李昭识破了他的计谋,他哈哈大笑。

    后自己回味:“大爷,大爷。”

    “好,那朕就是杨大爷。”

    双手撑着地面也累了,杨厚照俯下身去咬着旺仔,含糊不清道:“阿昭,朕就是大爷,叫大爷。”

    李昭开始还能忍住不叫,后来她受到了“残忍”的惩罚。

    *****

    杨厚照出了透汗,从来没有这么淋漓尽致过。

    看着这样的小皇帝,李昭很想问一问,她到底行不行。

    算了,还是给她的男人一点面子吧。

    杨厚照靠在窗户那边,李昭怕他吹风,忙将龙袍都盖在他身上,而她自己,只搭了一个边。

    她侧着身,旺仔是都盖上了,但是后面纤细的腰,丰润的臀,都露在外面。

    杨厚照也怕她被吹风啊。

    将龙袍撑了撑,将她拢在怀里,然后龙袍撑大,这样二人都能盖住。

    好在是五月了,其实天并不冷。

    杨厚照手轻轻的拂着那弹性的香臀,但小龙却一点要抬头的迹象都没有。

    他对李昭道:“阿昭,你累不累?”

    李昭知道他现在是“贤者时间”。

    所谓的“贤者时间”,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什么**都没有,对女人再也没有心思,要么呼呼大睡,要么抽根烟,要么干点别的。

    杨厚照能有心思跟她说话,还抱着她,就是真的对她好。

    李昭当然也没怀疑过杨厚照的好,她很高兴的勾上杨厚照的脖子。

    “大爷,咱们什么时候回去?这里毕竟不是长久之地。”

    是啊,参完欢喜佛,这佛爷以后就能保佑他生猛无敌,让皇后娇喘连连,欲罢不能。

    任务已经完成了。

    杨厚照摸着李昭的背,轻轻扶摸,其实是安抚之意。

    方才他的阿昭太热情了,身子又极其敏感,水流不止,还好他定力强,不然又要很快缴械投降。

    这次没有,真是一场酣战。

    但是这女人竟然不累?

    杨厚照慵懒道:“不急,咱们再休息一会,朕还没抱够你。”

    “这三天本来就没什么事,就是过得太过快了,阿昭,从明天开始,你就是真正的后宫之主了,你怕不怕。”

    三天一过,新娘子的待遇就没有了。

    李昭明日一早,就要跟杨厚照去参拜王太后。

    之后王太后应该会把后宫的事情分给她打理。

    但是交接会不会顺利,这还不知道。

    李昭想了想道:“有杨大爷为我撑腰,我怕什么呢?”

    杨厚照亲着他的小脸嘿嘿笑:“那可不,你是杨大奶奶。”

    二人又躺了一会,才开始收拾穿衣。

    因为不是宫里,杨厚照是临时起意,水都没有,被想着清洗了。

    杨厚照坐在虎皮上,一边扣着扣子,一边想,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直到他带着李昭出门,奴才们没有一个是崇拜的眼神,他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说好的一雪前耻,可是这里不是寝宫,他功夫再高,奴才们也听不到啊。

    好好的战绩,竟然成了锦衣夜行。

    恨!

    天蒙蒙亮,李昭的生物钟这时候还要睡觉。

    可是有一只大狗一直在添她,添她的耳朵,舔她的脖子,然后到旺仔。

    湿漉漉的感觉,让李昭有种心痒难搔的**。

    她伸手一摸,叫了声狗子。

    接着那旺仔却传来一阵被咬的疼痛。

    李昭睁眼一看,正对上杨厚照桀骜凶狠的眼睛。

    “谁是狗子?”

    李昭:“”

    不是狗子为什么舔人。

    李昭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剥光了。

    所谓的毛头小伙子,说的可能就是杨厚照。

    可能因为白天已经餍足,他昨晚让她摸着小龙,然后没有闹腾,很乖就睡觉了。

    可是早上又来。

    李昭还想再睡一会,但是又不能说的太狠扫杨厚照的兴致。

    李昭勾着杨厚照的脖子,声音甜美,眼波流转道:“杨大爷,一会还要去见母后,太放肆不好。”

    可是杨大爷跟万岁爷又有什么区别呢?

    都是爷,尾音都那么长,那么一转音,像是钩子,把人的魂儿都勾搭没了。

    趁着奴才们就要来了,正好一血前耻。

    杨厚照他二话不说,低头含住一边小旺仔。

    另一只大手已探向李昭下身。

    又喘息粗气道:“叫大爷”

    于是清宁宫的奴才们,都知道皇后给皇上取了一个新的称号。

    *****

    清宁宫院外的空地上摆着牡丹花,眼看花期就要过了,花朵已经衰败,但是那蔷薇科花朵的香气还在空中飘浮。

    杨厚照在廊下活动筋骨,英姿勃发的少年,一身黄灿灿,看着就让人倍觉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