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婆媳关系确立(三)
    李昭给自己打着气,杨厚照拉住她的手道:“咱们进去吧。”

    李昭点点头,她们携手上了正殿的御用台阶。

    候在门口的小伙者见帝后二人到了,用他最好听的声音传话。

    “皇上皇后驾到。”

    那尖声尖气的声音不仅在殿外听得清楚,殿里肯定也十分清楚。

    李昭见到玄关处候着的六个宫娥全都整齐的跪下去了。

    她又看杨厚照笑了笑,杨厚照也对她一咧嘴,还是那句话:“不用怕。”

    虽然说着不用怕,但是刚一进入正殿里,李昭就觉得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凉意。

    按礼说,她之前来过慈宁宫,应该对环境熟悉,但其实上次她一直低着头,根本就没敢看。

    这时候昂首走进来,顿感慈宁宫的异样。

    偌大的宫殿,中间宝相花的条形红毯铺地,从门口一直到宝座上,这没有什么。

    但是殿堂两边的摆设却十分奇怪。

    左边一边古董架,右边肯定有一模一样的陪衬。

    左右空格上的的青玉人鱼瓶,右边的空格上也有一个,可是本来这种对瓶,应该是放在一起,却生生被人分开了。

    总之就是左边摆放了什么,右边肯定有一个一模一样并且十分对称的东西作为回应。

    那是一种整齐到让人觉得刻板的摆设风格,毫无美感,只有压抑。

    李昭暗暗心惊,怎么感觉王太后有强迫症呢?

    她目光一瞥,瞄向宝座右边的多宝阁,倒是奇怪了,那里缺个花瓶,但是左边有。

    看来王太后的强迫症还没有病入膏肓。

    李昭看着,他和杨厚照的所到之处,屋里的宫女太监立即跪下去。

    刻板的摆设,加上满堂严肃,这屋子里有种生人勿进的危险感。

    李昭心中起了很大提防,再不敢多看,跟在杨厚照身边好好的走着,免得自己出错。

    可她那乖巧老实的摸样,因为她的相貌,看起来就十分端庄靓丽,让人挑不出错来。

    王太后在宝座上暗暗撇嘴,心想这个皇后还挺有阵势,一会让她颜面扫地。

    奴才们行礼间,穿着大红礼服的少年夫妇已经到眼前了。

    少年头上网巾皂帽,剑眉星眸神采斐然。

    清晨的光线照在他身上,那满身的贵气,那长身玉立的身影,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王太后的欣慰从心底里发出来,这可是她生的皇儿,英俊潇洒,冠绝京华。

    真好看啊,是谁生的这么优秀可爱的儿子哦,哈哈,真是的,看着儿子烦恼顿时一扫而光。

    王太后目光又看向李昭

    算了,这个也不是自己生的,有什么好看的?

    王太后的倏然变脸,帝后二人也没抬头,谁都没看见,因为到了地方,杨厚照拉着李昭跪下来磕头。

    “儿臣叩见母后,给母后请安,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王太后淡淡道:“皇儿起来吧。”

    杨厚照拉着李昭:“快起来吧,母后让咱们起来呢。”

    王太后:“”

    她根本没有叫李昭好不好?

    等李昭站起来。

    王太后声音冰冷道:“皇后年轻,宫中的教导嬷嬷是哪个?难道来的时候都没人告诉皇后规矩吗?”

    李昭来自民间,不懂得宫中规律。

    本来选秀的时候一个月,尚宫局的人会教秀女规矩。

    可是说好的一个月,李昭只呆了两天,就被杨厚照接出来。

    所以怕皇后犯错,王太后之前给李昭找了教导嬷嬷。

    但是杨厚照怕李昭吃亏,给退回来了。

    不过李昭明白,王太后现在问这个问题,绝对不是在说规矩的事。

    而是对她迟到或者别的事表达不满。

    再者说,宫里的规矩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啊,在宫里三天,出宫十天,秦嬷嬷都给她讲清楚了。

    才一见面就提她不懂规矩,这又是什么意思?

    分明是找茬。

    但是要争辩吗?

    当然不要,她都谋划好了。

    这个时候,到底是自己迟到了理亏,李昭乖巧的低下头,不打算回话,反正有撑腰的。

    杨厚照看着李昭的样子,微微蹙眉。

    他心想,我们来的时候,阿昭就害怕迟到了会被母后骂,还是阿昭有先见之明。

    可阿昭迟到,那不是陪小龙了吗?

    都是他的责任,母后生气也应该骂他,为什么总是难为阿昭呢?

    杨厚照又想母亲骂儿子天经地义,但骂我阿昭我不能坐视不理。

    他拍着胸脯,接过话道:“有朕教皇后,皇后什么规矩会。”

    王太后忍着怒气看着儿子笑:“皇儿,后宫的规矩你不懂。”

    杨厚照不认同道:“怎么可能不懂,朕就是规矩。”

    规矩是皇帝订的。

    王太后:“”

    她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打量自己的儿子,长身玉立,剑眉星目,是他的骄傲。可是怎么看着看着,那好看的一口小牙,怎么像是生出了獠牙,要咬人一样呢?

    王太后身上一个激灵,她发现儿子袒护这个女人的时候,都看化身小狼狗了。

    皇后还没说什么呢,这儿子,先冲上来,凶恶的小狼狗,真是气死人了。

    王太后脸色发青,不过气归气,这儿子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倒是有些习惯了。

    她心想哀家跟他争吵那没什么意思,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她笑道:“好,那既然皇儿不认同哀家的话,那今日这礼也不用行了,都跪安吧。”

    说完就要站起。

    可新媳妇见婆婆,是要敬茶的,如果婆婆不喝这杯茶,就等于不认这个儿媳妇。

    而皇宫这么大,如果王太后前脚走,李昭的皇位位置,立即就会惹人非议。

    李昭眼珠一转,就明白了太后的意图,心想这个婆婆为了难为自己,还真是什么招数都想出来了。

    不过不要紧,有撑腰的。

    自己的母后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杨厚照之前在轿子上也听李昭猜测过。

    事实被证明,杨厚照无比佩服的看了李昭一眼,心想真准啊!

    他心里不高兴了,但是面上不显示,回过头来笑道:“儿臣哪里不认同母后的规矩了,接下来就是阿昭敬茶吗?”

    这是说给王太后听得,说完叫着王云道:“皇后娘娘的茶呢,怎么还不端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