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婆媳关系确立 (四)
    敬茶才是今日拜见的重头戏。

    喝了茶,这婆媳关系就确立了。

    王太后也不能真的要走,李昭已经册封,她喝不喝这杯茶,对于李昭的地位没有影响,只是名声不好听而已,而她自己也是皇太后,皇后被记载在史册里,她也跑不了。

    儿子给了台阶,虽然台阶有点高,被绑架着下去,但是也得下。

    王太后沉吟一下,忍着不情愿,还是坐回来。

    不多时,王云带着两位年长的宫中嬷嬷,端着茶碗过来。

    如何敬茶,秦姑姑已经给李昭辅导过了。

    李昭先是跪下来,然后接过茶碗,低头敬给王太后。

    “母后请喝茶。”

    看着那矮了一大截的少女,王太后牙齿暗暗咬在一起,眼睛微敛,里面投射出来的光却兴奋难挡。

    怎么样?

    不是有皇儿护着吗。

    不是怕腿疼不跪吗?

    现在还不是要跪在她的脚下,她说不让她起来,她就别想起。

    这就是她见机行事想到的可以折磨李昭的招数。

    王太后为了拖延时间,问道:“皇后知不知道,今日敬茶,应该是在什么时候?”

    就是不接茶碗。

    李昭低头暗笑,就知道这个太后要在这时候为难她。

    无妨,反正有人撑腰。

    她低声道:“应该在卯时。”

    王太后恨声道:“那现在是什么时辰?”

    李昭未曾回答,杨厚照灵机一动道:“现在不就是卯时吗?”

    这小狼狗又出来了,杨太后无语看向杨厚照。

    而他话音刚落,殿里的人都傻了眼。

    外面的太阳都照在屁股上了,尽然还是卯时时辰?

    卯时刚过,现在是辰时一刻。

    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

    听着殿里不认同的呼吸声,王太后缓缓开口:“皇上,你再说一次,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

    杨厚照看向马永成:“难道不是吗,你说,现在是什么时辰?”

    马永成忙道:“是,万岁爷说得对。”

    马永成可是投靠她了。

    王太后气的脸色一变,心想这个两面三刀的马屁精,她冷笑道:“皇儿的奴才,教的好啊,可是既然是皇儿的奴才,那说了就不算。”

    杨厚照道:“那好办啊。”他看向王云:“你是母后的奴才,你说,现在什么时辰?”

    王太后目光不示弱,也跟了过去。

    王云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

    一个是九五至尊。

    一个是九五至尊他娘。

    两个都是笑里藏刀的目光。

    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该怎么办?

    王云急的跪下去,沉吟良久,后道:“奴才才疏学浅,也不认时辰啊。”

    屋里的人:“”

    王太后恨不得将身边的东西都丢在王云脸上。

    内侍进宫都是要读书的,王太后之所以器重王云,就是因为王云当时读书最刻苦。

    怎么会不知道?

    不过算他命大,也没认同皇帝的话。

    王太后一挑眉看向杨厚照。

    杨厚照迎着母后的目光一笑,道:“没学过天文地理,这不怪王公公。”

    他随即转身去又问其他人。

    对上皇上那满是威胁和利诱的目光,被问到的人都说是卯时。

    哈,还都是慈宁宫的奴才,那就定了是卯时了。

    杨厚照问完之后回身又看向太后:“母后,只有王云不认得时辰,他的话就不用听了,现在就是卯时。”

    所以他根本不差一个王云。

    儿子的目光执拗略带顽皮,是故意气人呢,王太后攥紧了拳头,脸色发青。

    忍了好久,王太后问道:“皇儿可曾听过一个成语,是什么鹿什么马的,学的真好。”

    杨厚照道:“所以儿臣也要请教母后一个成语。”

    他挠着耳朵道:“母后,儿臣一声想不起来,有个什么公,什么私的。”

    王太后眯起眼睛。

    杨厚照威严一对。

    空气中又是那样的剑拔弩张。

    突然一个声音道:“母后,您说的是万岁爷指鹿为马,万岁爷指的是您假公济私。”

    那声音甜美清脆,刚听声音是十分忧郁的。

    可是谁让她指出来了,王太后和杨厚照全都看向李昭。

    王太后的目光凌厉气愤,杨厚照的目光不甘霸道。

    他们就这么看着,互不相让,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完事。

    李昭眼心想我不过是让你们别说没用的,她还跪着呢。

    不过这可捅了马蜂窝,王太后喜欢与人争执,但是又不愿意给人留下强势的感觉,所以她无时无刻都要忍着。

    她跟杨厚照已经形成了他们的吵架模式,就是谁都不可以把话点明,

    而李昭直接就说她假公济私,这就是在人前拆她的台,让她没面子。

    王太后落在李昭身上的目光不由得一愣,后眯起眼睛。

    杨厚照感受到母亲的敌意,轻轻踢了踢李昭屁股,这傻丫头,多嘴不是招恨呢吗?

    李昭暗暗吐着舌头,看见太后就压不住火气,没忍住。

    可是帝后二人的小动作做的旁若无人,还是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之下。

    王太后本来觉得吵不过,另辟蹊径的,看着那还有闲心玩笑的皇后,这火气就更压不住了。

    她语气愤懑道:“皇后真是聪慧的狠啊,那”

    “怎么还迟到不懂规矩”的话还没问出来。

    李昭笑着抬头道:“谢母后夸奖。”

    王太后:“”

    她一腔怒火被生生憋回气,看看左右,左右的人好像也没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等她终于反应过来,她拍着宝座的扶手药业切齿的看着李昭,这是讽刺,不是夸奖。

    她没有夸奖她,没有,不是夸奖。

    就在王太后愤怒到极点的时候。

    杨厚照突然呵斥向王云:“还不给母后递茶碗,没听见母后夸奖阿昭吗?”

    王太后:“”

    所有火气都发不出来了。

    帝后二人的理解能力比别人强。

    王云无法,站起来接过茶碗,递给王太后。

    也不管王太后接不接,反正李昭手上空了,杨厚照心想我就当母后接了。

    他就等着这一下呢,瞅准机会,赶紧拉起李昭上下看了看:“跪的累不累,膝盖疼不疼,慈宁宫的锦垫硌得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