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杨厚照不光彩的过去(一)
    后宫杂事,光说人事的交接,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王太后记得她刚做皇后的时候,是太皇太后一把手一把手的交给她,她学了半年,才有所头绪。

    那么这个李昭对她不敬,她也不打算教她,就让她指望皇帝去吧。

    这次王太后下定了决心,儿子怎么看她,她都不与儿子那漂亮的眼睛对峙,对,再漂亮也不看。

    她佯装毫无生气的声音道:“哎呦,眼睛也不好,还浅眠,哀家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比不了。”

    说完轻轻拂了下袖子,再什么话都没留,接着从宝座上借着平台直接就往后殿走。

    真的这么走了。

    王云:“”

    他带领坤宁宫下人们给杨厚照行礼,然后跟着王太后走了。

    殿里杨厚照被母亲扫了面子,脸一瞬间就黑下来。

    李昭拉起她的手,轻声道:“万岁爷,咱们回去吧。”

    “可是”

    杨厚照要给她撑腰要人,李昭心领了,轻轻摇摇头:“没关系,我能应付,而且那是母后,以后我跟万岁爷好好孝顺她,她就喜欢我了,咱们走吧。”

    说完,她莞尔一笑,笑容如那春日里的杨柳风,温柔舒服,又不失真挚。

    杨厚照看得心神一荡,抬起手,发现这不是自己寝宫,不然他一定要把阿昭抱起来好好安抚。

    多通情达理的皇后,母后竟然不喜欢。

    他声音委屈道:“是朕让你受委屈了。”

    随后又在李昭耳边轻声道:“她不喜欢咱们就算了,过了今天,没有大事你别来,免得母后给你脸色看,你就陪着朕就好了。”

    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是认了真的。

    李昭心想婆婆喜不喜欢无所谓,只要不在丈夫面前有错处就行了,跟王太后斗,暂时她的筹码足足的。

    当然,这筹码都是她的男人给的。

    听着杨厚照那霸道不孝顺的言语,李昭笑容从心底里发出来,拉拉杨厚照的手道:“咱们回去吧,人家不想万岁爷因为我的事心烦。”

    嗯。

    这里刻板无聊死气沉沉,还是清宁宫好。

    杨厚照脾气来得快,但是只要有人哄,去的也快,他高高兴兴的揽住李昭的腰,看向殿外:“回殿里玩去就玩杨大爷的游戏怎么样?”

    那不是什么正经游戏。

    李昭:“”

    帝后二人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王太后从后殿绕道西边小厅室里,站在窗口往外看。

    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杨厚照和李昭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往外走。

    她的脸一沉,方才她没有沉住气,弗了儿子的面子,儿子一生气,那个狐媚子肯定要说她的坏话,完了,儿子离她越来越远了。

    等金光下的二人消失在红色的殿门之外,王太后愤愤然的收回目光。

    李昭在点破王太后假公济私的时候,王太后跟她就势不两立了,此时仇恨又添了一层。

    她喊了一声王云。

    王云小跑着从隔断后进来。

    “娘娘。”

    王太后道:“那个马永成呢?人呢,皇儿和皇后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马永成是伺候皇帝的,怎么可能立即过来。

    王云顿了下道:“奴婢这就去叫马永成过来。”

    杨厚照回殿后跟着李昭一起,听秦姑姑讲解后宫的一些事情,可能是因为陪心爱的女人吧,听得津津有味,看那样子,一时半刻是不会出门了。

    马永成得了空,赶紧来到慈宁宫,跪到王太后面前。

    王太后坐在小厅的贵妃榻上。

    问道:“你之前说皇后失宠了,现在呢?”

    现在那是夜夜笙歌。

    马永成用余光扫了一下太后的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他支支吾吾道:“嗯,嗯,新婚燕尔”

    所以如胶似漆。

    王太后手里端着茶碗,这一听,重重的放在小几上。

    其实马永成不说,她也能看出来。

    说不打量李昭,人站了那么久,不看是不可能的。

    白里透红的小脸,褪去青涩和稚嫩,美艳不可方物,那流转的眼波,都会勾人。

    这就是典型的少女到少妇的转变,一看就十分滋润。

    这样下去不行啊。

    王太后看着马永成:“你平日里跟着皇上的时间最多,鬼主意也多,说说,怎么能让皇儿勤政,不要把精力都放在女人身上。”

    勤政?太后闹着玩呢吧?

    马永成一想,啊重点在后一句。

    不要把精力放在女人身上,是不要放在皇后身上,身为太后,这些话不能明说。

    马永成心想如果我有这本事,我还用得着背着小皇帝做这些事吗?

    见马永成又吞吞吐吐了。

    王太后一拍小几。

    “你整日跟在皇上身边,不能督导皇儿勤勉好学,哀家留你何用?”

    “哀家要把你跟哀家说过的话,全部告诉皇儿,问题是不是真的。”

    马永成诧异的看向王太后。

    王太后黑着脸:“哀家说得出,就做得到。”

    马永成心想这老婆子是疯了吧,我明明向着她,她还要出卖我。

    他虽然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第一红人,但是皇上从来不缺玩伴,就说在东宫做太子的时候,就有他们八人,若是太后挑拨,皇上知道他曾经破坏过他的好事,还能留他?

    长江后浪推前浪,到时候皇上有了新人,就再也不会想到他了。

    一种如在热锅上爬的焦急感用心而生。

    马永成拼命的想着,突然眼前一亮。

    “娘娘,奴才有个主意,只是不敢讲。”

    “不敢讲你还说出来?”

    马永成:“”

    王太后长吐了口气道:“什么主意?”

    马永成心想这件事太大了,他道:“奴婢要恳请太后赎奴婢无罪,奴婢才敢说。”

    越是冒犯的事,可能越能解决问题。

    王太后心想现在还有什么事比让李昭失宠更重要?

    她擦了擦嘴角道:“你先说来听听。”

    马永成咬了咬牙,最后说出四个字:“娉婷小姐。”

    王云眼前一亮。

    王太后惊慌的扶住了椅子,后声色俱厉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马永成伏在地上:“所以,才有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