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四回合(二)
    杨厚照一脸好奇:“怎么突然间要去看母后?”

    突然间!

    那是他亲妈好吧?

    他们已经疯玩了几天都没去看过人家一眼。

    李昭心想我若直接告诉杨厚照,是王太后叫我去,这小子会担心,说不定要跟着一起去。

    可是哪有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儿媳妇不见婆婆的?

    杨厚照活泼好动,少年心性。

    有内阁大臣处理朝中,他可以玩。

    但是她不能跟杨厚照一样瞎混啊。

    早晚要对上王太后,所以不如赚个好。

    而且她都是皇后了,不再是之前的小宫女,想来王太后也不敢在皮肉上对她怎么样,别的方面,她都无所谓。

    当然万一杨厚照很想去呢?

    所以她试探着问一下好了。

    李昭柔声道:“也不是突然,这几天都没见到母后,上次咱们看她,她不是睡眠不好吗?我让太医院内务府找了一些酸枣仁来,枣仁安心养神,还能美容养颜,正好给母后送过去。”

    杨厚照诧异道:“母后破坏咱们的婚事,你还要对母后这么好?阿昭,你太孝顺了。”

    李昭:“”

    不过话说回来,她是不孝顺,但是杨厚照这小子叛逆啊,比她还不孝顺,王太后再不好不他母亲。

    李昭的本意虽然不是要讨好王太后,不过听杨厚照这么说,还是觉得好气又好笑。

    她道:“母后那不是为了你好吗?她对我不好,但是对你好,咱们夫妻一体,那就是对我好,所以我还是要去给她请安。”

    杨厚照心想那是我娘,我跟她已经认识十八年,不比你了解。

    王太后个性冷淡,话不多,所以总让人误会她是内向,只要入了她的眼睛,其实还是可以交流的。

    但其实不是,而且这个不是杨厚照十分清楚的知道。

    母后她有病。

    杨厚照记得自己几岁的时候,非常喜欢带虎头的小鞋,但是他总是分不清鞋的左右边,于是就让张永记得,做好的鞋子,老虎头只留左边那个,有边的拆掉,这样他就能分清左右了。

    可是他穿着鞋去见母后,母后就一直看着他的鞋心神不安。

    后来终于把所有人的打发走,不顾他的反对,按着他把他左边的虎头也才拆了。

    他记得清清楚楚,母后拆完后满头大汗,但是长吁了一口气,是突然间放松了的感觉。

    害得他之后去见母后就不敢穿鞋了。

    再后来长大一点,他看过母亲修剪花草,一定要修剪出特有的形状,母后还会事先画出来模板,她不管那些花草合不合适,反正不合符她的要求就要减掉。

    大剪子咔嚓咔嚓。

    这只是其一,殿里的摆设,她放在那里就是哪里,谁都不许动不许碰,一旦动了碰了,就会抓心脑肝睡不着觉。

    你左边坏个东西,她右边一定也要弄碎了才能心安。

    还有很多事,不需要一一列举,反正母后不是好相与的。

    至于立四妃,那更不是为他好,如果为了他好,应该是他喜欢谁,母后就爱屋及乌喜欢谁。

    不过是是他没有遵从母后的意思,选别的皇后,所以母后给他和皇后搞破坏。

    那分明是一种争执,母后想赢,绝对不是为了他好。

    王太后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情,杨厚照心里十分清楚。

    但是有些事,儿不言母丑,他又不能说。

    尤其不能对李昭说,不然李昭不得把他看成坏人吗?

    于是他又是安慰又是担忧的看着李昭:“阿昭,你比朕孝顺多了,那朕也不去喂老虎了,陪你去。”

    说完站起来拉住李昭的手。

    李昭还是之前的想法,摇头道:“万岁爷如果是想母后了,您就一起去,不过不是,就不用特意陪我,我要好好陪母后说话呢,您能陪我多久。”

    杨厚照道:“可我怕母后欺负你。”

    李昭心想你怕的太应该了。

    但是她莞尔一笑道:“母后也曾母仪天下,哪有故意为难人的,你别疑神疑鬼,再说,我也不也是皇后吗?还有奴才跟着呢。”

    杨厚照想了想,母后确实不能把阿昭怎么样。

    若是因此母后就喜欢了阿昭,其实也挺好的。

    而他面前的小儿笑容满面,那灵动的眸子中,充满自信。

    应该就没事吧?

    杨厚照很想陪李昭去孝顺母后,不过李昭说了,要送东西,要陪着聊天,那肯定要长久的留下来说话,这个杨厚照有点受不了。

    他放开李昭再次问道:“你真的不用朕陪,有老虎不看,要去看母后?”

    这是什么比喻。

    李昭:“”

    她是一定要去看王太后的,李昭微微颔首:“还是要去孝敬母后。”

    说完踮起脚,在杨厚照脸上轻轻亲了口:“杨大奶奶今日去孝顺母后,杨大爷如果实在想去,咱们就一起。”

    那轻柔的接触和女子身上馨香味的冲击,让杨厚照心猿意马。

    好个杨大爷和杨大奶奶。

    杨厚照陡然间抱住李昭,捏了捏李昭的屁股:“小妖精,要不是看你有事,现在就扑倒。”

    她的老公,就是这么兽性。

    李昭推着杨厚照的肩膀:“那你是去看母后还是喂老虎。”

    杨厚照临走又拍了拍旺仔:“晚上见。”

    李昭:“”

    四人抬的肩舆平稳的路过一个细长的夹道,到了尽头,豁然开朗,在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两边,是满目翠绿的灌木。

    这是由南方矮树组成的庭院一角。

    过了这里,前面不远处就是慈宁宫的门口了。

    这肩舆也正是李昭出行的仪仗。

    她是真的来见王太后的,打算给王太后请安。

    秦姑姑跟在肩舆旁,快要到地方了,秦姑姑在慈宁宫的门口的梧桐后好像看到了一个深蓝色的身影。

    本朝尚红,所以绯红色的都是有职务的。

    那么青色的,就都是小官或者小内侍和宫女。

    秦姑姑定睛细看,还真的是一个小火者,好似是看到她们来了,所以这小火者转身就回院子了。

    秦姑姑眉心轻拢,对李昭低声道:“娘娘,奴婢方才好像看见一个慈宁宫的小火者在梧桐树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