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女人(三)
    杨厚照说完坐在肩舆上搓手,星眸中闪烁出的期待的光芒,马永成就猜的差不多是怎么回事了。

    若是以往,当然不敢扫皇上的兴,但是今日不行。

    马永成给王太后出的主意,让王太后把王聘婷接近宫里,这王聘婷是杨厚照的第一个女人。

    人啊,凡是第一个,总是难忘的。

    马永成相信有了王聘婷给李昭和杨厚照直接隔着,杨厚照肯定会厌恶李昭。

    话说回来,就算杨厚照没有厌恶李昭,李昭是女人,应该也会因为王聘婷吃醋,那样帝后一样会不和睦。

    其实帝后和不和睦马永成倒是没多大感觉,他就是想扳倒赵瑾,但是他上了太后的贼船,下不来了。

    现在被太后威胁,就得帮着太后办事。

    而太后方才还派人送消息,王聘婷就在枫露桥下的花径上等皇上,准备跟皇上来个不期而遇。

    这是一早就设计好的相遇,马永成早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太后一天派四个人来传话,可见太后多重视。

    要是不成功,估计太后会发疯。

    太后发疯谁知道她会出卖谁?

    马永成心想一定要让皇上走枫露桥,不然可能会大祸临头啊。

    但是皇上现在改变主意了,这是个挺艰难的差事,马永成不由得担心起来。

    他极力劝道;“万岁爷,可是天就要黑了,小路不好走,万一摔一下,岂不是让娘娘担心,咱们还是走大路,让奴才们快一些好了。”

    在马永成开口之前杨厚照表现的很不耐烦的,但是听到那句“万一摔一下,岂不是让娘娘担心”,他心头一颤。

    是啊,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他要跟阿昭白头到老,要一直陪着阿昭,不能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

    其实小路没有什么障碍,可是杨厚照听马永成的话犯了膈应,就再也不想走了。

    他命令道:“还是从枫露桥走。”

    轿夫们听着命令,平稳的上了枫路桥。

    枫露桥有三丈宽,整体都是汉白玉的造型,下面是从宫外引的活水。

    那活水河流蜿蜒细长,望不到边际。

    两岸花草丛生,此时宁静的河水被夕阳染成红色,波光粼粼,那种润泽之美,用言语无法形容。

    杨厚照既然安心走大路,就没那么急了,他很快被花园的美景吸引。

    忽然眼前一亮,就在枫露桥,有个板台,板台下是用水草拘的一个小区域,里面撒了各色金鱼。

    杨厚照对这里很熟悉,因为他路过的时候i常常会给鱼儿喂食。

    此时那板台上占了一个红衣女子。

    女子一个人,背对着他。

    她手里拿着捏着什么正在往水下洒。

    杨厚照见她脚下有个黑色的拢口瓷碗,瓷碗有一个拳头那么大,那正是装鱼饵的碗。

    所以这女子是在给鱼儿喂食。

    杨厚照看那女子背影,梳着高髻,但是因为是后面,也看不清戴了什么珠宝。

    女子身形中等,感觉年岁不大,借着夕阳的光辉看去,好像是李昭。

    杨厚照想到李昭,心头一松,发髻梳起来,那就是已婚女子,宫里除了阿昭,又谁会梳这样的发髻呢?

    再说,宫里除了母后,也只有李昭一个女主人。

    一定是他的阿昭等不及,所以出来迎他了,然后想给他一个小惊喜。

    杨厚照呵呵呵暗笑,等肩舆下了桥,他无声一抬手。

    那意思是停。

    马永成看着万岁爷对那红衣女子看得出神,他知道那女子是王聘婷啊,正好让万岁爷与之相见,哪有不协助的。

    赶紧往下挥手,无声无息的命令轿夫们落轿。

    肩舆落下,杨厚照蹑手蹑脚挪到那女子身后。

    他心想,这小傻瓜喂鱼喂的认真,竟然都错了过朕,朕要吓唬她一下。

    对,等她害怕,然后一把手抱拢,免得掉水里去就不好了。

    想就要做。

    杨厚照看着女子的后脑勺,慢慢伸出手,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停下手。

    不对啊,李昭肩膀宽,所以穿衣服端庄大方,这人好像有点柳肩。

    李昭身板也很直流,这人头微微往前,看着没那么舒服。

    杨厚照站直了又用手比划比划身高,李昭的头顶正好到他下眼眶,这个人是鼻尖,还是差一点的。

    所以她根本不是阿昭啊。

    杨厚照连退三步,那是谁,夕阳西下,穿着红衣服在水边,不会是见鬼了吧?

    杨厚照转身就要跑。

    听到风声的王聘婷:“”

    她已经闻到了龙涎香的气息,那气味将她围拢,越来越近。

    皇后今日穿的大红的衣服,所以她也换上红衣,这样皇上说不定误会,就会抱住她

    然后

    但是怎么这人来了,最后迟迟不动手呢?

    王聘婷忙回过头,见那大红色的身影已转身。

    她喊道:“万岁爷?”

    杨厚照迈出一步,哎,这个声音好陌生啊,谁这么大胆敢叫他?

    杨厚照慢慢回过头去。

    水面潋滟,清风拂耳,这么好的美景,他可能真的遇见鬼了。

    那女子细眉大眼,总是那么笑的莞尔的看着他。

    就算两年过去了,他也不会忘记。

    “你不是王表姐吗?”

    杨厚照脸色都白了,是吓得。

    他当年做了糊涂事,父皇跟他讲了很多道理,所以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对那个犯错的女人他记忆犹新。

    但是别的方面,他再没想过这个人,然后王表姐也被父皇勒令再也不许进宫。

    可是她现在怎么在这里?

    剑眉星目的少年,高大英俊,贵气逼人,他还是那么美好。

    不,他比以前更成熟了。

    两年没见,看着杨厚照呆然的样子,王聘婷喜极而泣。

    接着身子扑过来:“皇表弟!“

    杨厚照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被皇后看见了不是要剥他的皮。

    于是王聘婷扑了个空,杨厚照腿脚麻利的躲开了。

    王聘婷:““

    她站好后尴尬的看着杨厚照,后笑道:“是臣妾的错,现在是万岁爷了。”

    说完屈膝行礼,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给对面人一个温温柔柔的笑意。

    杨厚照暗暗扣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真疼。

    不是梦,王表姐真的进宫了。

    他神色陡然间变得肃然,低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父皇当时不是说再不让你进宫了吗?”

    “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