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坦白(一)
    内疚让杨厚照正接受来自灵魂的拷问,到底要不要告诉李昭关于她和王聘婷的事?

    告诉了怕李昭生气,更怕李昭看不起他。

    不告诉,又怕李昭从别人口中得知真相,那样会更生气而看不起他。

    他到底怎么办?

    就在这时,听李昭好奇的询问声起:“奴才们呢?万岁爷怎么一个人回来的?”

    杨厚照:“”

    所以要不要说实话啊?

    思考间一抬头,正好对上秦姑姑圆溜溜肃然的眼珠子。

    杨厚照:“”

    算了,找个机会单独跟阿昭说,这个老宫女看着不像是嘴严的人,怕她知道出去乱讲。

    杨厚照刻意咳嗽一声道:“哦,是这样,朕觉得今天晚了,那轿子太慢,怕阿昭久等,就跑回来了。”

    “倒是阿昭,朕真没想到你能来接朕,以往都没有呢。”

    李昭既然对杨厚照和王聘婷的事有了一点初步了解,怎么会不提防。

    她也让秦姑姑找了可靠的人去留意杨厚照了。

    杨厚照在桥下认错人的事李昭和秦姑姑都知道。

    小皇帝竟然对她撒谎,李昭眼中有一抹刀光在傍晚间一闪即使,然后道:“以往万岁爷也没回来的这么晚啊。”

    所以还是他的问题,不能再说了,说多错多。

    杨厚照想表现的风轻云淡,但是额头上虚汗隐隐,他不由自主抬起手,又可能意识到这个动作不好,于是呵呵一笑:“跑出汗了。”

    秦姑姑面无表情的暗暗翻了个白眼,人家都知道了,傻瓜。

    李昭也不拆穿杨厚照,挎上杨厚照的胳膊,一边帮他擦汗,一边道:“那不等了,万岁爷您还没用膳吧?臣妾也没有,咱们一起。”

    杨厚照内心的愧疚如海水一样一波未平,跟着一波又会起来。

    他陡然间将李昭打横抱起,然后道:“站累了吧,朕抱着你回去。”

    李昭看了一眼秦姑姑,娇声道:“万岁爷快放臣妾下来吧。”然后看着杨厚照摇摇头。

    可那明亮的大眼中波光流转,就是是在床上勾引他,明明是欲拒还迎的模样。

    杨厚照心中大悦,朗声一笑:“怕什么,皇后都等累了,朕就是要抱。”

    说完让李昭搂着他的脖子,扫腿就跑。

    李昭趴在杨厚照怀里,柔声的喊着万岁爷慢一点,慢一点。

    那“矫揉造作”的声音,秦姑姑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她还是暗暗对李昭竖起拇指,王聘婷能制造偶遇,娘娘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寝殿内华灯闪耀,明亮无比,外面月光皎洁,清风徐徐。

    真是个抱媳妇睡觉的美丽夜晚。

    可是今晚有人一反常态,没有像小饿狼一样扑过来。

    李昭坐在梳妆台前梳头,鎏金的铜镜和龙床成个夹角,她手拿篦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眼睛斜看着镜子。

    在光洁的镜面一角,杨厚照躺在龙床上用焦急的目光看着她。

    他的胳膊时不时无声的抓她一下,但是最后又会一脸沮丧的垂下胳膊。

    杨厚照又翻了个身。

    没用几秒钟,又翻过来了。

    然后对着她的后脑勺欲言又止,最后又乖乖的躺下去。

    明明是想叫她上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忍住了的样子。

    其实他这样的反常,已经不是从刚才开始了,从吃饭到上床之前,这小昏君一直都表现的很乖。

    以往这家伙可急了,一刻都等不了,嫌她上床磨磨蹭蹭,他只要沐浴回来,就会扑过来把她往床上丢,今天不催不赶,自己洗白白先躺上去,就是着急也老老实实的不闹人。

    这不是犯了错的典型症状吗?

    所以没鬼才怪。

    李昭心想,根据杨厚照的表述和时间上来判断,这个王聘婷很有可能是杨厚照的第一个女人。

    第一个人女人,都是难忘的。

    然后王聘婷是有夫之妇,杨厚照在历史上不喜欢处女。

    这就对上了。

    所以杨厚照至今都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吗?

    李昭之前是非常自信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她也不计较杨厚照之前有多少情史,只要杨厚照的现在和未来。

    现在未来他能好好对她就好。

    但是如果王聘婷真的对杨厚照的人生有这么大的影响,以后杨厚照会不会又和王聘婷旧情复燃?

    这还是其次的。

    在文治武功上,杨厚照应该是被人黑了,但他玩女人的事应该不假,她想要知道,这个帝王到底能荒唐到什么程度,还有救没救。

    嗯。

    今晚定要这小子自己说实话,他跟王聘婷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是不说的话

    杨厚照在床上听见嘎嘣一声。

    忙转了个身看向李昭:“阿昭,什么声音?”

    李昭回头笑道:“一根玉簪子,可能之前坏了,一碰就断了。”

    那东西皇宫多的是。

    杨厚照见李昭站起,她穿了一身轻薄的明黄色睡衣,跟他的正好是一对。

    因为轻薄,旺仔的两个小点点支起来两个小山峰,灯光一晃,小山峰若隐若现,好像比摸起来大得多。

    杨厚照口干舌燥,终于忍不住,舔着嘴唇朝李昭摆手:“别墨迹了,快来快来吧。”

    快?

    李昭心想,今天你那小龙兄弟估计要遭罪了。

    李昭慢吞吞的动作让杨厚照再也矜持不住了。

    他跳下床,扛起李昭就扔到大床上。

    然后自己扑上去。

    这是他二人每天晚上必须经历的事。

    扒光衣服,亲嘴嘴,一路向下,啃旺仔,然后手摸下去。

    程序到了这里,杨厚照突然抬起头看着李昭。

    以往他的小可爱早已经湿漉漉的等着他,怎么今天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此时的李昭,闭着眼,眉心微蹙,没有一点享受的快乐,竟然是在忍耐。

    杨厚照头上如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他的阿昭是在忍受他吗?

    难道他功夫不行了,阿昭不喜欢他了。

    这可是大事。

    杨厚照忍住冲动,他爬爬爬,到了跟李昭相同的高度,然后躺在枕头上推推李昭的肩膀:“阿昭。”

    这时候李昭已经睁开眼看着他,并问道:“万岁爷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