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坦白(二)
    杨厚照反问道:“你怎么了?”

    李昭道:“我没怎么啊?”

    杨厚照好看的眸子因为听到谎言一沉,然后指着李昭下面:“不一样,你自己摸摸,小河不流水,一点也不滑润,它抗拒朕,肯定有事。”

    李昭:“”

    就不能让人家好好生个气吗?

    **这件事,李昭多靠的是感觉而不是感官,当然了,杨厚照秀色可餐工作的时候又卖力,她以往看到他也是十分饥渴的。

    但是她更有意志力,反正就是有那种想投入就投入,不想投入就不投入的本事。

    要想套出杨厚照的实话,先要“饿其体肤才能苦其心志”,然后才能令他老实交代,所以方才她故意让自己出戏不配合,就一点也没动情。

    见杨厚照已经上钩,李昭答道:“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杨厚照忽然神色紧张的看着她的肚子:“不是有小皇子了吧?”

    李昭:“”

    他们成亲才十来天。

    李昭道:“如果有,那个估计不是万岁爷的了。”

    杨厚照:“”

    他气得打了李昭屁股一下。

    二人在床上是经常胡言乱语的,李昭有没有别的男人,杨厚照心里最清楚,所以知道是胡话,是玩笑话。

    他算了一下子,喃喃道:“有小皇子是不能反映这么快吗?”

    后看向李昭道:“既然不是有小皇子,那你为什么不舒服啊。”

    李昭心想你知道的还挺多。

    她问道:“谁跟万岁爷说的只有有小皇子才会不舒服啊?”

    杨厚照想了想:“太医。”

    李昭道:“太医怎么说的?”

    太医怎么说的杨厚照哪里记得那么清楚,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好像女人怀孕了就会不舒服。

    他话锋一转道:“既然不是有小皇子了,那你为什么不舒服?”

    李昭也不想在别的事情上浪费过多时间,心想我要开始吹枕边风了。

    她长叹一口气:“不知道,心堵,气短,两肋胁痛,总觉得有口气出不去,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别提多难受了。”

    杨厚照摸摸自己胸口,这种感觉,好像他也有过,那不是生闷气了吗?

    杨厚照看向李昭,见李昭娇美的眸子中带着淡淡哀伤,确实是不高兴的样子。

    而她们新婚燕尔,天天都玩的可好了,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呢?

    杨厚照眸子一沉,想到今日见到的王聘婷。

    再想到吃饭时秦姑姑说的话。

    吃完饭的时候,杨厚照由于做贼心虚,所以就偷偷找秦姑姑试探着问,问王太后都跟李昭说了什么。

    秦姑姑说自己没有进殿,但是太后留了李昭很久,拉着李昭喝茶说话,太后十分高兴,笑声一直从殿里穿出来。

    自己的母后什么脾气当儿子的知道,王太后是最讨厌李昭的,怎么可能因为李昭去了所以那么高兴呢?

    那一定是因为东风压倒了西风。

    所以他的皇后受委屈了。

    但是却不敢跟他说。

    一定是因为母后。

    杨厚照很快从李昭生气的表现中得出结论,他气得抱紧了李昭,厉声问道:“母后都对你做了什么?”

    他那霸道但是关怀的语气让李昭心里舒坦不已。

    可是这人都这样护着她,还想不说实话?

    李昭佯装十分焦急的样子道:“万岁爷,您可别怪母后,母后真的只是找我喝茶说话,还给我介绍亲戚解闷呢”

    对了,王聘婷说她见过李昭。

    杨厚照脑袋嗡的一下。

    李昭的今晚的表现都是不知道王聘婷的来历,但是万一她知道了不说呢?

    却自己憋在心里害怕。

    为什么会憋在心里,还不是怕她问出来别人责怪她善妒?

    她可是商户女的身份当的皇后,本来就没有根基,母后还难为她。

    这时候杨厚照也忘了李昭狡猾,说不定是故意不说为了套他的话,他只觉得内疚对不起李昭。

    但是到底是不是还是不确定的。

    杨厚照放开李昭,然后摸着李昭的背,温言试探问道:“母后有亲戚来了?是什么样的亲戚。”

    装,还装,跟他自己不知道一样。

    杨厚照这种想逃过一劫的表现,让李昭十分不满。

    但她面上依然不显,道:“是万岁爷的表姐,叫做王聘婷的,太后好像十分器重,太后说让王表姐经常来清宁宫走动,我不懂宫中的礼仪,她来我好多学学,我看那王表姐也端庄大方,感觉眼睛有点像我呢?挺有好感的。”

    “不过我当时想着万岁爷在哪里,就心不在焉,好在母后没有计较,还是很高兴的跟我介绍王表姐,说了很多话。”

    这母后也太过分了,阿昭的礼仪哪里不如王聘婷?踩他的女人抬高别的女人?

    杨厚照再次把李昭抱紧了,下巴抵在李昭肩头,闷声道:“别听母后的,你今后就这么想,母后高兴的事,对你就肯定不是好事,难怪她笑的开心,她有预谋。”

    说了半天,李昭等的就是这句话。

    佯装不解的问:“这还能有什么预谋?”

    杨厚照说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什么预谋?

    他的母后分明是想让王聘婷频繁的出现在他面前,以为他就能喜欢上王聘婷,然后不理李昭。

    那王聘婷什么身份啊?

    当然不是身份的问题,他当年年纪小,根本也不是喜欢王聘婷。

    反正不是喜欢李昭这样的喜欢。

    但是他的母后肯定以为他会跟王聘婷旧情复燃。

    所以这些话能跟他的宝贝说吗?

    说了他是什么人,他的母后为了排挤儿媳找个已婚妇人勾引自己的儿子,这又成了什么人?

    他们一家子在阿昭心中还能有什么形象可言了?

    可是不说吗?

    杨厚照捧着李昭的脸,细细打量,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就像是被人耍戏,像傻瓜,他又不想别人拿阿昭当傻瓜。

    李昭见杨厚照眼神中犹豫不决,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她挑眉不解的问道:“万岁爷,您又玩什么呢?话才说到一半,怎么又说话了,到底什么预谋啊,谁的预谋啊。”

    她那漆黑的眸子中清澈无比,像是孩童一样无邪,杨厚照在李昭那轮廓清晰的眼仁儿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他的女人眼里只有他,从她的眼睛里,就能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