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坦白(三)(200月票加更)
    杨厚照心想阿昭虽然不笨,但是她个性直爽不防备人,她那眼角多单纯无辜,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不然按照阿昭小心眼的脾气,不得跟他闹腾吗?除非她不喜欢他。

    但是他的阿昭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

    阿昭这么喜欢他,他就更不能让阿昭当傻瓜了。

    杨厚照一想到李昭被自己的母后拉着不怀好意的说话,他就觉得心疼。

    自己的母亲,对面还坐着王聘婷那个情敌,李昭却什么都不知道的跟两个人应付,这在别人眼里不是傻瓜是什么?

    一股怒气从杨厚照的心头涌上头颠。

    他拉着李昭的手差点就脱口而出。

    李昭鼓励似的推着他的肩膀:“万岁爷”

    杨厚照的肩头又垂下去,可是母亲使的是暗绊子,他如果点明了,那他和母后真的在阿昭面前没有形象可言了。

    但是如果不说,内疚感又接踵而至,杨厚照想,我不如以后找个机会慢慢说吧,他温柔的叫道:“阿昭啊,我,咱们来做个游戏吧,猜花瓣,单双。”

    单数就是说,双数就是不说,让老天决定。

    李昭看透了杨厚照的想法,心想我就是你的老天,她嘟起嘴道:“杨大爷好像有事瞒着杨大奶奶,但是又吊人胃口,不说算了,我今后有事也不告诉你。”

    这句话威慑力太大了。

    杨厚照可不想李昭有事瞒着他,他抿抿唇,那是在做思想准备的样子。

    李昭十二分的精神都打起来了,关键时刻到了。

    她摸上杨厚照胸前的两个小点点,一边玩弄着一边道:“万岁爷到底要说什么吗?”

    杨厚照抓住她的手:“你别闹,不许摸。”

    李昭嘟起嘴道:“为什么。”

    “不舒服。”

    李昭道:“可是万岁爷摸我,就很舒服啊。”

    杨厚照呵呵笑:“男女不一样。”

    说完他手抬起来,去抓旺仔。

    李昭:“”

    她们不是要说正事吗?这样可不行。

    李昭一躲,道:“万岁爷方才要跟我说什么?你不告诉我,我叫旺仔跑了,不给你摸。”

    那睚眦必报的小语气,霸道又不失可爱,就跟他自己一样。

    杨厚照心头一软,想着死就死吧,起码坦然了,他笑道:“本来要跟你说的,谁让你捣乱。”

    然后勾勾手:“你靠近点,朕有事情要跟你细说。”

    李昭忍住心里的雀跃,慢慢靠过去,心想这个枕边风确实好使啊。

    她轻声道:“万岁爷,到底什么事这样郑重,您要好好说啊,人家要细细的听。”

    杨厚照胳膊拢着她,点着她的小鼻子道:“好,细细跟你说,阿昭,朕觉得夫妻之间,就不应该有什么事情是隐瞒的,朕以前有很多女人,这个朕不瞒着你,所以接下来朕就跟你说朕的第一个女人。”

    李昭瞪圆了眼睛,重点来了。

    李昭老老实实的趴在杨厚照胸口,听杨厚照讲述他的“初恋”。

    杨厚照十六岁那年,正好王太后过寿,王聘婷进宫来给王太后过寿,杨厚照就和她认识了。

    其实杨厚照早就认识这个表姐。

    但是一起只限于见过,知道是亲戚这个阶段。

    那年却发生了一件事,让杨厚照对这个表姐有了进一步了解。

    杨厚照给母后过寿,因为人多,还都是一些诰命夫人,所以他不爱在慈宁宫呆着,给王太后磕了个头,献上礼物,就要去找八虎玩。

    出了正殿门口,到了宫墙两边的夹道,听得悠扬的歌声,杨厚照又最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就让轿夫抬轿子过去。

    在夹道尽头,一个年轻妇人正在唱歌,她面前还有一个小宫女,那少女在杨厚照到了之后突然停止了歌声。

    当然她是背对着杨厚照,应该不知道有人来。

    就在这时候,她变戏法一样从手里变出一只鸽子,然后逗得那宫女哈哈笑。

    变戏法,小搬运,讲评书,杂耍

    凡是这些东西,就是杨厚照喜欢的。

    杨厚照对那女子产生了兴趣,下了轿子一看,就是王聘婷,也就是自己的表姐。

    王聘婷为什么会出现在夹道里,原来小宫女犯了错,刚被管事的骂了几句,王聘婷听见了,就出来安慰小宫女。

    又会变戏法,又善良的女子。

    女子虽然已经成亲了,但是杨厚照从小的教育里也没有这些,就觉得这女子很亲切,然后那几天,就天天找王聘婷一起玩。

    但是王聘婷不能长久留在宫里,她有夫家,太后大寿过了三天,她就得回家了。

    说到这里,杨厚照的声音十分惭愧。

    他低声道:“阿昭,王聘婷临走的时候让我去看她,于是我做了这辈子最丢脸也最荒唐的一件事。“

    因为是在袒露心声,所以他朕也不用了,都换成了我。

    李昭正听到兴出,心想你也不用太难过,你以后荒唐的事更多,也不差这一件。

    但是这个定力确实让人不敢恭维。

    李昭忍不住埋怨道:“是不是万岁爷就去了?”

    杨厚照点点头。

    李昭脱口道:“所以万岁爷您是狗吗?谁给你肉包子你就跟着去,明天是不是别人也能领跑。”

    杨厚照:“”

    看着李昭那怒气冲冲的样子,杨厚照委屈的道:“人家本来就说不说,你非让我说,说了还骂人,谁是狗,谁是狗?你才是狗。”

    说完掀开被子把脑袋一蒙,再也不出来了。

    李昭:“”

    她太激动了,这好不容易开口。

    李昭推推那个“大被包”:“万岁爷,还没说完呢,快出来。”

    那“被包”耸了一下,接着就一动不动了。

    李昭:“”

    她心想我放个屁他应该就出来了。

    可是到底才新婚夫妻,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线,别一个屁把自己崩失宠了。

    可是怎么能把他引诱出来呢?

    李昭打了个喷嚏。

    杨厚照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见李昭被子只搭在肚皮上,其他雪白的肉都露在外面。

    他黑着脸把李昭龙在怀里,然后点着旺仔道:“你给朕冻坏了。”

    李昭:“”

    有点痒疼。

    暂时不能起邪念,故事哪能听到一半呢?

    李昭勾住杨厚照的脖子,娇声道:“万岁爷接着说接着说,你不说我就冻死旺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