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坦白(五)
    杨厚照说着就转过身去给李昭看屁股,李昭见他肌肤滑腻细白,一点伤痕的没有,这能使多大的劲?揍的肯定很轻,她帮杨厚照盖上被子道:“万岁爷接着说吧。”

    杨厚照也没听出李昭的嫌弃,继续道:“父皇勒令我再也不许去魏家,本来就是我自己回来了的,我也不打算去了,父皇也告诉母后,不准再让王聘婷进宫,还给了我两个宫女”

    还有意外收获?

    李昭忙完道:“那两个宫女呢?”

    杨厚照:“”

    “宫女?”

    他想了又想,最后摇摇头:“不知道,早忘了,或许出宫了,或许被调走了吧,朕没有在意啊。”

    李昭心下一阵冰冷,真是万恶的旧社会,给太子消火的,谁知道太子根本不把女人当人看,早早都给忘了。

    王聘婷可以忘,宫女也能忘。

    那杨厚照真的不会忘记她吗?

    此时的李昭,一点没有作为杨厚照唯一女人的喜悦感,有的只有恐惧,厌恶,冰冷。

    见李昭方才还兴致勃勃的小脸突然间没了表情。

    杨厚照心中大惊,拢着李昭道:“阿昭,你是不是生朕的气了,朕都跟你坦白就是怕你心里有疙瘩,朕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不和别的女子来往了,你别生气了。”

    李昭不是因为杨厚照生活作风不好而生气,当然,也是的。

    但是她是后来的,作为妻子,杨厚照的过去她不想追究,其实也没资格追究。

    她是觉得心凉。

    那些在杨厚照身边默默无名的女孩子们啊,此时都不知道人在哪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而历史的长河中,不管是宫里,还是大户人家,这样的女子又有多少呢?

    数不清吧。

    她幸好没有成为那些女孩子中的一员,但是这不是庆幸,而是后怕。

    后怕她没有成为其中一员,后怕杨厚照对她很好,没有玩完了就丢,所以这样说她不仅不应该责怪杨厚照,还得感谢他呢。

    可是凭什么?

    女人就应该被人这样糟蹋吗?

    但是这个万恶的旧社会,女人就是商品,就是玩物,很少是人。

    她好像又不能怪杨厚照了。

    要怪谁?

    李昭看向杨厚照,眼里满是询问,怪谁呢?到底怪谁呢?

    阿昭泪盈于睫,恶狠狠的看着他,杨厚照急的额头冷汗直流:“阿昭,你看你听了会犯膈应,为什么还逼着朕问,朕说不说的,不说的,那都过去了,朕以后真的真的再也不看王聘婷一眼了。”

    李昭眨眨眼,杨厚照的保证让她一下子回到现实,跟杨厚照生气和发脾气都改变不了这个社会规则,没用的。

    她丧气的抱住杨厚照的腰,声音闷闷的:“万岁爷,你以前有过多少女人?”

    杨厚照拢着李昭长叹一口气道;“阿昭,朕不瞒着你,朕以前有过许许多多的女人,多到朕自己也数不清,从十六岁之后就是了,王聘婷之后,父皇开始赏赐宫女,朕就习惯了有女人的日子,朕喜欢喝酒,一喝酒,狗腿子们就会帮朕找女人,早上一睁眼,昨天的女人变了样,不知道又是哪里弄来的。环肥燕瘦应有尽有,看不上眼直接就不过问了,看上眼的,留两天。”

    “过两天狗腿子们有了新的玩法,朕就又换了新的女人。”

    “可是朕就是有那么多的女人,还是觉得孤单,朕是太子,是皇帝,她们要么怕朕所以什么都顺从朕,要么就怕规矩规劝朕,没有一个是反抗,或者真的对朕好的。”

    李昭心头一动,又是另外的收获,这是不是杨厚照不喜欢处女的原因?

    李昭问道:“万岁爷,她们都是什么样的女人?”

    “是跟阿昭不一样的女人。”

    李昭眨眨眼:“那万岁爷怎么知道我不是?我或许也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杨厚照笑着摇头:“你会打自己的小算盘,但是你最后算来算去,还是会为朕好的,这是人的天性,你的天性,你是胸中有沟壑的人,大气,仗义,不信咱们走着瞧。”

    李昭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沟确实有点,不过真的有杨厚照说的那么好吗?

    可是就算是贞洁烈女,也架不住自己的老公给带高帽子。

    她最恨男人玩弄女人,但是在嫁给杨厚照之前,这小子对她太好了,让她忽略了杨厚照荒唐的事实。

    现在确实是回过神来了,可她自己也是个女人,她以后还得跟杨厚照过日子呢,总不能因为过去的事就判杨厚照死刑。

    可是杨厚照这种声色犬马的日子,真的让人嫉妒又厌恶,李昭怨声道:“是啊,我是个傻的,哪里像万岁爷,可真是好命啊,夜夜换新娘,天天当新郎。”

    杨厚照呸了声:“你以为朕占多大便宜呢?”

    李昭抬起头撇着嘴,嘴巴都要上南天了,天天换女人还不是占便宜?

    杨厚照道:“你不信?跟了朕的女人,朕可从来没亏待她们,有些时候朕都喝的什么都不记得,那朕醒了发现她们陪过朕,要什么朕都赏赐了,没有一个空手而归,而有些,朕如果清醒,肯定看都不看一眼呢。”

    李昭的嘴从南天门上了凌霄宝殿,这种男人真是不要脸,占便宜还觉得自己吃亏。

    “是啊,反正杨大爷有钱,女人都不吃亏,你吃亏,你以为人家都要钱呢,要的是感情,人家要的是万岁爷的疼爱,是知冷知热,是相互扶持白头偕老,给赏赐了不起啊?”

    杨厚照呸道:“那是你,照你这么说,跟过朕的女人,朕都要负责,都要知冷知热,朕忙的过来吗?”

    “那你就别招惹。”

    “谁招惹谁了?”

    杨厚照声音越来越大,那是不知错处还死不悔改的样子。

    李昭气得转过身去。

    杨厚照:“”

    他忙哄道:“阿昭,阿昭,你看你说说话就急,你知道她们都是什么人吗?本来就不需要负责,怎么负责?”

    对啊,都是些什么人?

    是不是如传言一样,都不是处女?

    李昭把脸转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