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更为亲密(一)
    见爱人心情好转,杨厚照趁热打铁道:“你若是不信,朕想起来了,您入宫的时候还有三百秀女没有打发呢,明日朕就下旨,让她们全部回家,去和家人团圆。”

    李昭心想这倒是功德一件。

    不过什么事都不能一刀切。

    她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安排,宫里有些宫女年岁大了,也该放了,这些秀女也不见得人人都想回家,在宫里起码能谋生,愿意留下来的就留下,不愿意留下的再放出去,万岁爷觉得如何?”

    杨厚照道:“都听你的。”

    看自己的决定李昭确实高兴,杨厚照又道:“那朕以前对不起过很多人,不然咱们下个告示,找找她们,在感情上朕是补偿不了了,咱们再给她们补点银子吧,朕要对你负责,真的不能再对别人负责了,虽然铜臭不得人心,但是只能这样了。”

    李昭:“”

    杨厚照却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朕曾经对不起过那两个宫女,朕明天就去查一查,看她们过的好不好,一并送些银两过去。”

    李昭:“”

    可不要矫枉过正啊。

    “万岁爷,其实呢”李昭支吾一下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句话的重点是知错后能改,您改了就行了,人那么多,咱们好像不好找吧,而且万一有的成了家,您这不是揭人伤疤?”

    杨厚照精神一震;“确实。”

    又道:“其实也好找,朕不是跟你说过,都是老赵他们带进来了,老赵他们都有记载,能找到。也都是江湖儿女,大方,一叫就到了,你想见,朕就让人把她们叫过来。”

    李昭:“”

    “万岁爷,咱们还是说说王聘婷吧。”她忙转移话题:“您说从来没有亏待过女人,那你们后来又发生什么事没有?你给她什么补偿了?”

    杨厚照蹙蹙眉:“她还真没有,那都是父皇出面解决的。”

    李昭眨巴眨巴大眼睛期待的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心想她怎么这么想知道王聘婷的事啊。

    那她到底生气不生气啊。

    哪有人爱听自己的爱人跟别人的情史?反正他是不想听阿昭和韩澈怎么样的。

    所以阿昭是不是不喜欢他啊?

    杨厚照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李昭。

    李昭推着他的肩头:“说呀,说呀,万岁爷怎么又不说了?”

    杨厚照暗暗吹吹自己额头的碎发,想着自己镜子中英俊潇洒的公子哥摸样,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阿昭估计是爱听故事吧,所以没当成是他的事。

    杨厚照道:“哪有什么后来,朕和她再也不见面了,为了补偿魏家,父皇提拔魏明征做了世袭的都督同知,以前他不过是武城兵马司的一个小棋,朕和他们已经两清了,父皇都说这件事谁也不许提。”

    睡了人家的女人,给了人家的官职。

    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说,让别人睡自己的老婆,挣官职。

    李昭眼皮子一跳,杨厚照这真的不是遭遇了仙人跳吗?

    皇帝家大业大的,不在乎一个官职,更不畏惧仙人跳。

    杨厚照将藏在心底的秘密全都告诉了李昭,顿觉身心一轻,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什么原则上的事是瞒着李昭的了。

    这人身心一放松,有些地方就不放松。

    杨厚照看着李昭那水样的眸子正在出神的看着他,是那样的投入,好像又充满爱怜。

    千帆过尽,他只想要一个他喜欢的女人,然后陪他到老,陪他小龙兄弟,每天床上“打架”

    杨厚照抬手抓着一只旺仔:“阿昭,朕想要”

    他话还没说完,李昭一激灵回过神来,然后钻回被窝躺下,一手抓住小龙:“睡觉。”

    杨厚照也习惯了,闭上眼大手在旺仔上扣了扣:“睡觉。”

    “”

    他刚闭上眼,陡然间又睁开,蹙眉点着李昭的脑门:“不对啊,朕的兄弟还没串门呢,睡什么觉?方才不是睡觉,朕想要你了。”

    李昭:“”

    她挑眉道:“都犯了大错误,惩罚他,还串什么门,先关三天禁闭吧。”

    一天都受不了,还三天。

    杨厚照翻身,就要压在李昭的身上,李昭翻身去躲,被杨厚照反着身压在身底。

    这时候二人衣物都腿的差不多,李昭只穿了那件石榴花肚兜,那光洁挺俏的屁股正好露在外面。

    杨厚照隔着一层薄薄的亵裤,感受着那份弹性和光滑,邪念顿起。

    旺仔是他每日把玩的,这里总忘。

    他拍了拍道:“这个叫什么名字好呢?”

    李昭一愣:“万岁爷你说啥?”

    杨厚照道:“叫蜜桃。”

    李昭:“”

    之后杨厚照一口啃下去:“杨大爷要吃桃了。”

    李昭:“”

    总感觉吃桃并不是这么简单,李昭一脚将杨厚照踹开,旺仔还没吃完呢,吃什么桃?

    一场酣战,杨厚照事后还是抱紧了李昭,因为有一件事他一直没忘。

    反正更尴尬的事都坦白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他道:“从明天起再不去看母后了,这个王聘婷又是母后安排的,咱们成亲那天,她就立了‘四妃’捣乱,一计不成,又生一毒计,她就是看不得咱俩好,那咱俩就偏好,然后不理她,让她生气。”

    这个提议李昭实在太同意了。

    她抓紧了被角,佯装委屈道:“可是毕竟是母后啊,万岁爷,您说我有那么讨人厌吗?她为什么就这么讨厌我呢?”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是那样可怜,就如那风中的娇花,真怕她被吹落了。

    我见犹怜的小可人,杨厚照伸出胳膊:“抱抱抱抱,不怕,她不是讨厌你。”

    “那她讨厌谁?”

    “她也不是讨厌谁,她就是要跟别人过不去。”

    想了想,自己母后可怕的性格杨厚照还是不好说,他只是微微透露道:“你知道一句话吗?棍棒底下出孝子,什么是孝子,就是打听话了,听话就是孝子,母后不能打我,又希望我听她的话,所以就生出这些是非,不是你,换做别人,她也会那样的,所以她是针对朕,你不要理她。”

    李昭心下一动,想不到杨厚照这样通透,这个问题,她都没想过。

    可是这么通透的人,怎么在正经事上永远拎不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