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更为亲密(二)
    杨厚照的胳膊又拢了拢,李昭窝在杨厚照的怀里,少年胸怀温暖宽敞,对待自己也坦诚。

    一种幸福的感动涌上李昭心底。

    算了,拎不清就拎不清,他就是顽童,以后他玩,她帮他善后。

    这样想突然心头一跳,她这种牺牲自我的精神可不就是杨厚照说的,早晚她还是得为了他操劳。

    这家伙。

    李昭回抱住杨厚照的腰,轻声道:“杨大爷,你怎么这样通透聪明呢?我相信你不会被母后挑拨的,咱们最好,不要别人,就咱俩好,我相信你。”

    一句杨大爷差点勾了杨厚照的魂。

    “你真的相信朕。”杨厚照看着李昭的屁股舔舔嘴唇:“既然这样好,咱们再来一次?”

    他几斤几两她还不知道吗?

    还想一夜两次郎?

    李昭抓住软趴趴极其有手感的小龙,闭上眼:“睡觉。”

    看着那睡颜乖巧甜美的女人,杨厚照又不忍心打扰她了,其实小龙现在没那么想要。

    他一手抓住旺仔一手拉绳,睡觉。

    慈宁宫的稍间。

    王太后面无表情的坐在罗汉榻上,她身边站着王娉婷和王云。

    马永成跪在她脚下。

    惯例,马永成得了空,是来回话的。

    话已经回了一半,王太后听到关键的地方提高了声音。

    “你是说,昨晚他们二人跟没事人一样,还好好的?”

    杨厚照和李昭只要在床上,就没有正经,说的话会让人面红耳赤。

    昨晚皇上又给皇后身体取名字了。

    叫蜜桃,听听,蜜桃,虽然不知道是哪个部位,但是想想都觉得臊的不行,这关系还不好吗?

    马永成脸颊微红道:“虽然只要了一次水,但是声音传了半夜,鱼水尽欢。”

    王太后看了王聘婷一眼,王聘婷又羞又气的把头转到一边。

    王聘婷这个神色王太后能理解,毕竟是说皇帝房事呢,但是是皇帝跟别的女人的房事。

    同样都当过皇帝的女人,这听起来可不刺耳?

    王太后心想难道皇儿对王聘婷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可是男人的第一个女人,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想李昭姿容艳丽,他们新婚燕尔,现在就让皇儿厌倦李昭确实有点难,估计没回过劲儿呢。

    又疑惑,皇儿不厌倦李昭可以,但是李昭心有那么大吗?

    王太后可不信天下有不吃醋的女人。

    她看向王聘婷:“皇后是不是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王聘婷确实愿意跟皇上前缘再续,但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皇后知道她的身份,只会看不起她。

    听太后的问话,她神色一僵,尴尬的摇摇头:“臣女不知道。”

    王太后看向马永成:“想办法让皇后知道,不管难听好听,只要听着不顺耳的就行。”

    马永成抬起头微微不解,太后就这么恨皇后,为了气皇后,诋毁皇上的名声也在所不惜?

    王太后心想皇儿喜新厌旧不好下手,那李昭知道王聘婷的身份还不生气?

    就让她作,让皇儿厌弃她。

    虎园的老虎笼子前。

    杨厚照一手拢着李昭,一手将新鲜的肉拎在手里:“阿昭,你敢喂老虎吗?”

    李昭笑道;“我怕老虎咬我。”

    杨厚照把肉递给她,然后指着笼子上的铁钩子。

    “没事,朕抱着你放上去,让你看看朕养的大老虎有多凶猛。”

    那是专门给老虎喂食的东西。

    先把肉挂上去,然后老虎们就会跳起来吃。

    李昭知道杨厚照喜欢这些东西,而且她目测一下,没什么危险性。

    于是拿着肉,伸着胳膊去够钩子。

    但是钩子很高,他们在看台底下。

    杨厚照抱着她也够不着。

    李昭道:“万岁爷您在上一点。”

    杨厚照左右晃着身子:“这回呢?”

    “再上一点。”

    “这回呢?”

    “不行,还要上。”

    杨厚照突然朗声大笑:“这回呢?够深了吗。”

    “是上,不是深。”

    “就是深,还要再进去一点点。”

    “万岁爷你真讨厌,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一阵阵打闹的笑声从下面飘上来。

    马永成站在看台下的台阶闭着眼听着,心头一阵阵丧气。

    皇上方才说的再深一点,那是跟皇后娘娘的暗话,两个人在床上总那么玩。

    所以,就这样能指望皇上厌恶皇后娘娘吗?

    王太后信誓旦旦的语言却犹在耳边,马永成一时间有些茫然,从皇上和皇后娘娘相处的点滴来看,皇后娘娘是不会像太后希望的那样,跟皇上闹别扭的。

    毕竟他们万岁爷人才貌美,跟皇后娘娘掏心掏肺的嘴还甜,床上功夫又好,闹别扭那睡一觉也好了。

    区区一个王聘婷,好像真的没用。

    那他到底是要跟太后一条道走到黑,还是想办法下了太后的贼船呢?

    杨厚照和李昭玩够了从下面上来,杨厚照正好看见马永成发呆,叫道:“老马,朕吩咐你的事你做了吗?”

    杨厚照说着,拉着李昭往看台上跑,马永成小步快走的跟过去,然后轻声问:“万岁爷吩咐的奴才哪敢不办,就是办好了,不知道万岁爷提的是哪一件。”

    杨厚照道:“就是都尉府的魏明征夫人王氏啊,朕让她出宫,她走了没有?”

    马永成脸色一僵,皇后还没赶王聘婷呢,可皇上却铁了心。

    如果把人赶走,那王太后还指望王聘婷去惹皇上生气,岂不都泡了汤?

    他是想下贼船,可是也下不去啊。

    马永成支支吾吾道:“万岁爷,可是,可是”

    杨厚照就是怕自己的母后使阴招,让王聘婷隔岸找李昭,所以他才把李昭带出来,让王聘婷没机会接触李昭。

    但是没有日日防贼的,还是送走了了事。

    他一哼道:“怎么,有人抗旨吗?”

    马永成低下头,太后不让送人,应该不算抗旨。

    见奴才那无能为力的样子,杨厚照气不打一处来:“朕就知道,肯然是母后从中作梗不肯放人,朕找她去。”

    小皇帝可是说干就干的人,这次不知道要怎么跟太后闹,上次问他时辰,都差点要了他半条命。

    马永成吓了一身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