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日子到了(一)
    这时却见皇后娘娘,也就是那个李昭拉住小皇帝的袖子,摇头道:“宫里这么大,管她走不走,好像咱们供不起一个客人一样,母后也难做人,算了,咱们玩去。”

    皇后娘娘竟然帮着情敌说话,马永成再次呆若木鸡。

    李昭的话总能让杨厚照怒气尽消,而且他已经报备过了,他也不怕王聘婷。

    杨厚照气消的很快,拉住李昭的手道:“行吧,她不走就算了,今后你再也不要去给母后请安,去也叫着朕一起,咱们不去受她们那份闲气。”

    李昭乖巧的点着头,然后笑道:“万岁爷,咱们喂完了大老虎,还干什么?”

    杨厚照脸上挂着兴奋的笑道:“去骑马呗,不然朕把朕的军队拉出来给你看。”

    杨厚照把内侍变成“军队”,喜欢练兵打仗,这个李昭早有耳闻。

    其实这是杨厚照军事才能的一种表现,但是史书中记载,就成了不务正业玩物丧志了。

    李昭还没见过杨厚照的部队呢,她期待的看着杨厚照:“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少女漆黑的眼睛像是浸了水,晶莹明亮又天真可人,她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杨厚照作为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满足,通体舒畅,他打横抱起李昭:“朕抱着皇后去。”

    二人又高高兴兴的去玩别的了,皇上方才问王聘婷那一嘴,好像根本就没发生过。

    是两个人都不在意的样子。

    皇上不在意也就算了,马永成歪头不解的看着皇后娘娘的背影,皇上娘娘怎么给王聘婷求上情了?邪门。

    李昭骑马出了一身汗,之后天就有些凉了,杨厚照怕她吹风,于是也不玩了,带他回答清宁宫。

    平日里一玩玩到黑没关系,可是一闲下来,杨厚照就觉得累,于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李昭洗了澡出来,坐在南窗下的贵妃榻上擦头发。

    正是下午,太阳都跑到西边去了,但是并不影响欣赏院子里的美景。

    李昭的头发又长又浓密,所以不容易干,她低着头自己擦一会,就闭上眼了眼睛。

    秦姑姑见她乏困,于是走过来帮忙。

    李昭也没客气,往榻上一趟,由着秦姑姑帮她揉着头皮。

    恍惚间就要睡着。

    突然秦姑姑低声道:“娘娘,今日万岁爷是不是提到要送王聘婷出宫的事了。”

    这是秦姑姑早就跟李昭打过的招呼,让李昭怂恿杨厚照把王聘婷赶走,所以现在秦姑姑是在验收自己的话管不管用。

    李昭睁开眼道:“提了,但是太后不放人,太后说她身体不好,要找人解闷,谁也不能把太后的娘家侄女扭送出去啊。”

    其实想送还是有理的,先皇可是留下过话,不准王聘婷进宫,只要提出来,太后也得遵从。

    秦姑姑把这个筹码说给李昭听。

    然后道:“这女人在宫里就是个不安定因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捣乱,还是早早送走吧。”

    李昭道:“任由她们折腾。”

    秦姑姑突然黑着脸道:“你也不是怂人啊?怎么一遇到女人就吞吞吐吐,那就赶出去能怎么样?等万岁爷被人家勾走了,你哭都找不到调。”

    李昭:“”

    她的秦姑姑来不来就要吓唬她一通。

    李昭沉吟一下道:“是这样的,老祖宗说,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世上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人,她存在都是有意义的,王聘婷不出宫就算了,总有用得到的地方,先看着,而且我也不愿意因为这种小事天天去催促万岁爷,好像我很小气一样。”

    秦姑姑微愣,娘娘本来不就小气吗?她突然大度了?不太可能。

    秦姑姑又撇撇嘴:“那您说,一个时刻想勾引万岁爷的人,能有什么用处?”

    “那暂时的用处不就是不用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吗?”

    秦姑姑语塞。

    李昭又闭上眼,还有就是考验杨厚照,如果杨厚照最终还是被别的女人勾走了,早走早止损,这样不是什么坏事。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打算,但是暂时不想告诉别人。

    李昭迎着斜阳躺着,嘴角微微勾起,周围安静,一副恬淡的摸样。

    看起来真是情景美好啊。

    秦姑姑嘟囔道:“娘娘不听老人言,着眼见就到了危机时候,被人钻了空子,可别怪婢子没提醒你。”

    她的语气认真且幽怨。

    李昭又张开眼,然后看着她:“我什么危机?”

    秦姑姑掰着手指头:“你自己算算,再过两天,是什么日子了。”

    后宫女子侍寝都有档案录,皇后也不例外。

    马永成把档案呈给王太后看。

    王太后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记载,都是自己的儿子宠幸李昭的,脸立即就垮下来。

    马永成还没想好如何摆脱王太后,所以暂时还得给太后效力。

    王太后让他想办法给王聘婷和杨厚照制造在一起的机会,马永成就想到了一个绝招。

    见太后不高兴,马永成忙提醒道:“娘娘,您看之前的记载。”

    王太后把页码翻到李昭的个人记载上。

    然后不满的看着马永成:“有什么特别之处?”

    马永成道:“娘娘的月信在月中,就这两天。”

    而女人月信的时候是不能侍寝的。

    后宫中更是,月信是赃物,不吉利,皇上更不可以跟来月信的女子同床。

    王太后眼睛一亮,她的那个大宝贝食髓知味,看记录就能看出来,现在很是迷恋女人,一天素的都没有。

    但是李昭的月信最少也要五天,这五天不能侍寝,可不就有机会了?

    王太后看着马永成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王聘婷也在场,就站在王太后身侧。

    王太后鼓励完马永成,回头对王聘婷道:“下午给你安排给单独的住处,你知道该怎么做?”

    住在慈宁宫,皇上一个月来一次,那还承什么宠。

    王聘婷低头行礼,一切都听太后的。

    王太后随即给马永成使了个眼色:“你知道该怎么做?”

    马永成连连称是,王太后是让他给王聘婷安排个可以接近皇上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