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日子到了(二)
    王聘婷跟着马永成出去商量事了。

    人都走后,王云上前一步走到王太后身侧:“娘娘。”

    他声音就在耳边,带着试探。

    王太后微微颔首。

    王云道:“娘娘,可是王小姐的身份,万一真的成了,对咱们万岁爷也有影响,到时候怎么处理?”

    这个王聘婷,勾引自己的儿子,丢王家的脸,还怎么处理?

    王太后端起将眼前的茶碗盖子狠狠一扣。

    眸子中凶光尽显。

    然后看向王云道:“还是先看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替哀家做事吧。

    吃晚饭的时候李昭肚子发闷。

    杨厚照见她神色不好,放下筷子问道:“你怎么了?”

    李昭来大姨妈有信号,她感觉一下,裤子好像湿了,于是摇摇头:“没事,先用膳吧。”

    帝后吃饭都是食不言寝不语。

    很快吃完饭,李昭扔下杨厚照没管,去了盥洗室。

    到里面一看,果真是大姨妈来了,于是换上月经带,收拾好了,从盥洗室里出来。

    秦姑姑一直伺候李昭,跟在后面的,李昭从盥洗室出来,秦姑姑就在门口。

    秦姑姑看见李昭拿月经带了,问道:“来了?”

    李昭点点头。

    秦姑姑冷笑:“看吧,这危机说来就来,您自己跟万岁爷说去吧。”

    受了一顿数落的李昭:“”

    杨厚照吃完饭要看奏折。

    在正殿西边,有个五仗见方的屋子,之前是卧室,现在收拾出来给杨厚照当书房了。

    杨厚照看奏折就在书房里。

    以往这时候,李昭就坐在杨厚照对面,所以李昭也会在书房。

    而且杨厚照贪玩,进书房都磨磨蹭蹭的,所以总是李昭先进来,杨厚照后进来。

    李昭从盥洗室出来直接去了书房,刚进门,正见马永成带着司礼监的内侍往御案上放奏折,看样子杨厚照又要留宿清宁宫了。

    对于这个留宿,李昭是支持的,她可不认为自己的月经就晦气,那她不是每个月都要晦气几天。

    但是毕竟刚刚入宫,杨厚照别的地方都没得挑,谁知道忌讳不忌讳呢?

    所以还是看杨厚照的意见吧。

    李昭让马永成先不要搬了。

    马永成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微愣一下:“娘娘有何吩咐?”

    李昭道:“一会听万岁爷的。”

    她话音刚落,书房的竹帘哗的一声。

    是杨厚照进来了。

    李昭看着门口莞尔一笑。

    这一笑如沐春风,让杨厚照的心一下子落下来。

    他大跨步走到李昭所在的书案前,双手拉着李昭的手道:“你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吓死朕了,朕用完膳就找你,又不知道你去哪了。”

    所以今天这么早就来御书房了。

    李昭看了马永成一眼。

    马永成识趣的带人下去了。

    等人走后,李昭红着脸道:“杨大爷,我月信来了,您还是回乾清宫去批阅奏折吧,不然晚上也不方便。”

    杨厚照如天塌了般暴躁;“来了?怎么就来了。”

    李昭:“”

    “到日子就来。”

    杨厚照黑着脸拍了李昭肚子一下:“真烦人,真讨厌,烦死了。”

    李昭:“”

    好在杨厚照的手只是象征性的摸,要是真敢打她,她也别想以后的事了,赶紧离宫吧。

    李昭按住杨厚照的手道:“据说宫里有规矩,来月信,就不能睡一起了,万岁爷您回乾清宫吧。”

    她说话的时候故意仰着小脸看着杨厚照,用最无辜最期待的眼神。

    李昭对着镜子练过,绝对很有杀伤力,杨厚照也最吃他这一套。

    她就不信,这么可爱的她,杨厚照还会回乾清宫。

    杨厚照沉吟一下,拍拍李昭的手道:“好吧,那朕就回乾清宫吧。”

    李昭:“”

    这个小王八蛋。

    三更时分。

    乾清宫的御书房灯还是亮着的。

    马永成见皇上埋头看着奏折,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打扰了。

    想了一会,他轻步走到杨厚照御案右侧方,低声道:“万岁爷,三更天了。”

    杨厚照低头没出声。

    方才有小太监在外面通报时辰,他都听见了,只是不想说话而已。

    说话就要抬头,抬头就会分神,分神就要想李昭。

    想李昭。

    以往这个时候,他应该躺在李昭的大床上,抱着阿昭翻云覆雨。

    他的旺仔啊,还有蜜桃啊,今晚一个都看不见了。

    杨厚照砰的一声将狼毫丢在墨池子里,然后黑着脸看着马永成。

    马永成心惊胆战,他哪里得罪万岁爷了?

    就是骂奴才,也改变不了不能和皇后一起睡觉的事实啊。

    杨厚照急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突然看着窗外,窗外院子里的灯繁花明亮,但远处的夜空漆黑一片,已经很晚了。

    其实不过是来月信,他应该跟阿昭一起睡的。

    杨厚照在屋子里烦躁的走动。

    他不是嫌那东西晦气肮脏,是睡一起就会忍不住,忍不住就想发泄,但是还得忍,那种感觉好烦的。

    马永成见皇上跟“走马灯”一样,这时候不适合说王聘婷的事。

    他提醒道:“不如万岁爷睡觉?有什么烦恼,睡着了就好了。”

    杨厚照看着马永成的脸一挑眉。

    马永成心都快吐出来,他又说错了什么?

    杨厚照点点头道:“你这句话说得好有道理啊。”

    马永成:“”

    吓得一身冷汗的马永成将龙床上的帷帐放下。

    床里顿时黑暗下来。

    杨厚照躺在床上闭着眼,然后胳膊习惯性往里面一搂。

    除了枕头什么都没有。

    杨厚照心头一阵阵失落,自打成亲开始,他跟李昭都没分开过。

    真是难熬啊。

    杨厚照安慰自己,难熬也得熬,以后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挺过了就好了。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睛。

    手习惯性往旁边一抓,空了。

    杨厚照:“”

    李昭在身底下娇喘的样子又历历在目,她喊的杨大爷,让他骨头都酥了。

    不好。

    杨厚照感觉身上所有的燥热都跑到小龙上来会了,就是因为方才想到了杨大爷。

    这个小妖精,今晚是睡不着觉了。

    杨厚照从龙床上爬起,掀开帷帐道;“马永成,宣太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