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小日子到了(四)
    薛立斋跪在龙床前,抬头看着英气勃勃少年,心里有种难言的郁闷感。

    这医家看病讲究望闻问切,望在最前面,切脉是最后面。

    所以望才是最主要的诊病手段。

    望当然指的就是看气色,神态,行为。

    少年皇帝英俊潇洒,面色红润,那星辰一眼的眼睛二半夜了还炯炯有神,再看行为。

    他坐在龙床的褥子上看着他。

    他的头歪一下,小皇帝的头也歪一下。

    那顽皮好动的样子,哪里像是病人啊。

    薛立斋道:“万岁,您身体健朗的很,只是有些虚火,好像是吃了上火的东西了,喝杯凉开水就能好啊,您若是不信,微臣再给您请下脉也行。”

    杨厚照道:“朕认得你,认得你爹,你爹医术很高明,嗯,确实高明,你也高明,连朕吃了什么都知道。”

    说完低声道:“你知道市面上有种新鲜玩意,叫做辣椒的吗?放在菜里,非常够味,就是不能多吃,朕晚上吃的就是辣椒。”

    薛立斋:“”

    他老实道:“那东西据说是海上来的,珍贵的很,微臣没有吃过。”

    杨厚照用可怜的目光看着薛立斋:“你都没吃过?赶明儿朕赐给你点吧。”

    薛立斋:“”

    他忙谢恩。

    然后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杨厚照,心想皇上不是来找我聊吃的的吧?

    他正想写一本药膳书,但是还没有动笔,难道皇上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那”

    杨厚照在这时打断了薛立斋的话,杨厚照问道:“朕今日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个关于医术上的事。”

    哦!

    不是关于吃。

    薛立斋垂下头道:“微臣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杨厚照想了想,突然道:“说不定时间会很长,你别跪着了,怪累的,起来回话吧。”

    本朝的规矩是很少下跪的。

    尤其是文官,不必须要动不动就跪,因为文官靠自己真本事进入仕途,科举取士,都比较有资本和傲骨,不是你皇家赏赐的。

    但是医者,属于中九流,到底不如文官,介于奴才和官员之间,薛立斋老实,所以见到皇帝总要下跪。

    杨厚照让他起来,他急忙谢恩,然后规矩站在杨厚照面前。

    杨厚照抬头道:“朕问你,女人的小日子,也就是月经,这个你懂不懂?”

    薛立斋没想到皇上问的是这个。

    脸颊微红道:“那是妇科。”

    杨厚照道:“你也甭管什么科,朕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女人永远不来月经。”

    薛立斋大惊失色,后忙跪下道:“万岁爷,不管您是要惩罚那个女子,这都万万不可啊,经血是女人生育的象征,有经血的女人,才能正常生育,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月经,那是宫胞发育不全,是不管吃什么药,用什么手段,都没办法生孩子的,女人经血,犹如女人的命,怎么可以使用什么手段让人家不来经血。”

    杨厚照傻了眼。

    他睡不着觉,是因为想李昭,但是李昭身上有月经,他不敢同床,怕自己受不了,所以就想到找太医来,让李昭以后没有月经,那他就可以天天和李昭在一起了。

    但是怎么这么严重。

    他还要跟阿昭生好多个孩子呢。

    杨厚照捂住嘴,后看下薛立斋道:“你当朕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谁也不准说出去。”

    薛立斋微愣,所以皇上不打算惩罚那个女人了。

    好吧,这是好事,他完全可以做到。

    薛立斋连连点头。

    杨厚照想了想又道:“既然经血这么重要,那女人来经血的时候,要不要注意什么啊?”

    提到自己的专业,薛立斋眼睛一亮,挽了挽袖子:“圣上,这女人经血可太重要了,她能反应女人身体状况的好坏”

    杨厚照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碗茶的时机过去了。

    薛立斋的音色都毫无变化,还在侃侃而谈。

    “就拿淤血症来说,男人治疗瘀血证,那要用活血化瘀的药,还不一定能去根,但是女人在经期的时候,如果有瘀血证,对症用药,那淤血直接就会随着经血的排除而化开,痛疼全无”

    又一盏茶的时间。

    “下面说说经血排不干净的危害,血遇热则行,遇冷则凝,遇黑则止,经血排不出去,首先要想到宫寒,或者阳虚阴盛一次排不干净,两次不干净,日今天长聚在一起,就是一个瘤子。”

    马永成在门口伺候着,听的都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突然杨厚照道:“你说什么,瘤子?”

    马永成一激灵,才发现皇上还听得津津有味呢。

    薛立斋的话语被杨厚照打断,他缓声道:“只是有可能,但是也是非常有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上了年纪的夫人,就算有瘤子,等经血不再来,也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主要是不能让它越长越大,但是对年轻妇人,这种问题总归是不好的。”

    杨厚照道:“那都要注意什么呢?”

    薛立斋道:“首先就是保暖,不要等疼的时候再想着温暖宫胞,要在平时就时刻保养,不要着凉,不过阴虚火旺的女性不算在内,当然,她们一般也不会痛经,痛就是不通的表现,再一个就是不能生气,方才咱们说了,血排不出去,一个是冷,一个是淤,气滞就会血淤。”

    薛立斋说完见皇上眼睛依然明亮有神,这对他是莫大的鼓励。

    他继续道:“妇人的病,有一多半都是因为生气的来的,所以在用药的时候,微臣一般都会给她们加一些疏肝解郁的药,柴胡”

    杨厚照突然问道:“太医,你说假如一个丈夫,在妻子来月经的时候,不愿意与她睡在一张床上,她会生气吗?”

    薛立斋道:“一般人认为经血是污秽不详的东西,尤其是对男人来说,但是我们做大夫的,从来不忌讳这个。”

    马永成在一旁心想,是你自己不忌讳吧?

    接着听薛立斋继续道:“不过微臣研究过几例,都是男人在妻子月经的时候,宠幸了家里的小妾,所以妻子病的特别严重,还有一例是妻子在怀孕的时候,丈夫宠幸小妾,那妻子就流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