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墙角挖不动(一)
    不知道什么时辰了,李昭睁开眼,天已大亮。

    她抬头一看,杨厚照一个胳膊支撑着脑袋,睁着他那英气勃勃的大眼睛正在笑眯眯的打量她。

    这样的笑容带着精明意思,难免让人防备。

    李昭眼睛一眯。

    杨厚照等了一会李昭没说话。

    冷下脸道:“你傻了,看见朕还不惊讶?朕昨晚回来陪你了。”

    他醒的早,发现李昭还没醒,就等着让李昭大吃一惊,然后欣喜万分,人家在邀功呢,那李昭的表情是什么眼神。

    李昭灵机一动,道:“人家没昨晚上就是觉得万岁爷一直在身边啊,有什么好惊讶的。”

    杨厚照为愣,后道:“你胡说,朕是半夜回来了的。”

    李昭恍然大悟道:“可是我感觉杨大爷就是在我身边啊,睁开眼睛看不见杨大爷才奇怪。”

    她已经十分熟悉他,习惯他。

    睁开眼睛看不见才奇怪,所以以后他要是不跟她睡一起,她就会很不习惯。

    他已经成为她的天了。

    杨厚照得意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

    然后紧紧的搂住李昭:“朕以后雷打不动的陪你睡,一直陪到老。”

    李昭在杨厚照怀里蹭蹭眼睛,哎,天天都哄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慈宁宫,王太后将茶碗重重的放在方几上,然后道:“不是小日子吗?怎么又睡在一起了。”

    这又是马永成的汇报时间,一切跟之前的不变,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王聘婷没在。

    马永成道:“万岁爷听太医讲课讲到一半,就突然要去清宁宫,奴才也拦不住啊。”

    王太后一愣:“太医,都说了什么?”

    马永成心里咯噔一下,他打瞌睡没听啊。

    “这”

    王太后低声问:“说睡不着觉的事了吗?”

    马永成倏然想起杨厚照曾经跟王太后争执是说过的话,杨厚照说他打扰太后,都是太医告诉的。

    马永成:“”

    他胡乱的点着头:“说了。”

    王太后道:“哪个太医?”

    “薛太医。”

    王太后想了想,垂垂眼皮:“哀家知道了,就是之前薛铠的儿子,他啊,他爹就能说,真是老猫房上睡,一辈留一辈,胡咧咧。”

    所以太后现在是要说薛太医的家事吗?马永成微微抬起头来。

    王太后脸又回到方才的肃然,道:“你尽量想办法把皇儿和聘婷凑在一起,哀家真是乏了,今后你有什么安排直接跟聘婷说了,有了好消息再告诉哀家。”

    马永成心想你老人家是不想斗了。

    王云来搀扶王太后,那分明是要走了的一起,马永成左腿支撑,也要起来。

    突然王太后回头看向他:“别等太久了,哀家可是给你时限的。”

    马永成暗叫倒霉,就这三五天时间,他到底怎么把皇上送到王聘婷的床上啊。

    王太后继续道:“给你半年时间。”

    马永成:“”

    王太后对马永成说这半年时间,很快传到王聘婷耳朵里,王聘婷被马永成安排在钟粹宫,那是跟乾清宫和清宁宫挨的最近的宫殿。

    乾清宫和清宁宫都在皇城龙脉的中轴线上,乾清宫在前,清宁宫在后。

    这钟粹宫就在清宁宫的右手边。

    王聘婷把找到机会把马永成叫过去,让马永成帮她尽快想办法。

    马永成嘴上答应了,但是心里却知道近日是没办法的,那皇上连皇后小日子的时候都不肯离开清宁宫,他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李昭的小日子到了第四天的时候,突然生出了转机。

    吃完晚饭,华灯初上。

    又没有烦心事打扰,杨厚照把李昭抱回到屋里就要扒衣服。

    可是李昭月事一直很长,都是要五天才能彻底干净。

    月经不干净就行房事对身体是十分不好的,不光是女人,男人也容易细菌感染。

    李昭哄着杨厚照:“万岁爷再忍耐一天,一天后让你吃蜜桃。”

    杨厚照:“”

    他眼睛一亮,后又抱着李昭哼哼唧唧:“不吃桃也行,忍不了了。”

    李昭叹息。

    忍不了也得忍,李昭怕杨厚照晚上憋得辛苦,让他自己一个房间睡。

    杨厚照道:“那朕晚上还是会回来的。”

    看,她老公就是这么坦白。

    李昭:“”

    最后李昭把杨厚照还是劝回乾清宫了。

    夜深人静,杨厚照看够了折子又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他坐在御案前,单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宫灯,灯火璀璨飘渺,在夜空中忽明忽暗,人生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杨厚照心想我跟阿昭都成亲二十多天了?日子真的不耐混啊。

    不过以前活动都挤得满满的,现在怎么就剩下想她了呢?

    想她怒气冲冲拿着擀面杖追着他打,想她站在家门口的树下叫她来,向她在身下,向她第一晚的深蹙眉,想她之后的忘我

    咋都那么好呢?

    “嘿嘿”

    马永成突然间听见万岁爷傻笑两声。

    他:“”

    他小步子走到杨厚照身侧,低声道:“万岁爷,入寝吧。”

    杨厚照的想法被人打断,抬起头不高兴的看着马永成:“睡不着呢。”

    马永成心中一动道:“万岁爷生龙活虎,咱们以前确实也没这么早睡过觉,万岁爷,娘娘没进宫之前,咱们怎么天天拖到后半夜才睡呢?”

    因为那时候喝酒,看杂耍,听评书,赌博

    项目可多了。

    自从李昭来了之后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兴趣了。

    不过今晚。

    杨厚照站起,在地上来回走动,反正睡不着,要不要让狗腿子们把那些卖艺人再弄进宫来?

    马永成见杨厚照眼珠转着,就是已经犹豫,被说动了,他刚要乘胜追击。

    杨厚照道:“不然去散散步吧。”

    以前那些杂耍中有女人,他喝多了不分荤素,要是让李昭知道肯定要生气。

    所以以后那些东西不能玩了。

    杨厚照看向马永成:“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咱们去看风景吧。”

    皇上现在的爱好都这么文雅了吗?

    马永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