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墙角挖不动 (二)
    叫杂耍之类,马永成是准备等杨厚照喝多了把王聘婷往杨厚照床上一塞,然后等李昭发现,那就闹去吧。

    但是杨厚照不要这些东西了。

    也成。

    马永成在准备圣驾的时候派人偷偷去通知了王聘婷准备偶遇,然后故意把杨厚照往钟粹宫那边引。

    杨厚照没有坐轿,走在宫墙的夹道里,望着天上的月亮,圆满如盘,清辉熠熠。

    他掐指一算,难怪,今天十六了。

    上一个这样美好的夜晚他在干什么?

    打算娶李昭。

    上上一个呢?

    那时候还不认识他的女人,这样的月圆之夜,定要在虎园中摆上一桌酒席,叫上八个奴才,招来一群有技艺的人,喝他个天昏地暗,玩他个彻夜通宵,然后第二日酣畅淋漓的睡到下午。

    杨厚照咂咂嘴,不能再想了。

    忽然一阵清风来,飘来百合花的香气。

    杨厚照精神一振。

    马永成道:“万岁爷,前面的宫殿种了百合花,看样子是开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杨厚照迈开步子:“走去看看。”

    他刚走两步,感觉前面墙下有个黑影,擦擦眼睛看了看,还是黑影。

    杨厚照心想是什么人在墙下站着么?真够吓人的。

    他又想,一定是我眼睛花了,这时候怎么会有人站在墙根底下,说不定是个什么摆设。

    可这样一惊吓,要去赏花的心情顿无。

    杨厚照抬头看着月亮,这样的夜晚,就算赏花也应该叫上阿昭才合适,不然再好看的花看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他陡然间回头道:“去清宁宫。”

    马永成诧异的叫了声:“万岁爷”

    杨厚照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怎么了?”

    能怎么,他都看见王聘婷在墙下站着了。

    皇上素的这么厉害,正是王聘婷重新承宠的好机会啊。

    马永成不甘心道:“可是万岁爷,您不是”说到这里,他在杨厚照耳边低声道:“怕跟娘娘在一起,您睡不好觉。”

    杨厚照叹息道:“是啊,可是不跟娘娘在一起,更睡不好。”

    他吃不饱,能睡好吗?

    可是他素着,他的皇后不也闲着呢吗?既然阿昭都能忍得了,为什么他不能。

    杨厚照拍着马永成的后脑勺:“让你去清宁宫就去清宁宫,三十六拜都拜了,朕还差这一哆嗦了。”

    李昭明天小日子就过去了。

    杨厚照做的决定,除非他自己临时改变主意,不然越劝越左性。

    马永成垂头丧气的垂下肩膀,所以根本就离不了皇后娘娘,那干什么还天天在乾清宫折腾?给他希望又让他失望,骗他有意思吗?

    马永成带着哭腔喊着大队伍掉头,等队伍向清宁宫方向迈进,他回头看着墙下的人影摇摇头。

    难怪太后娘娘说要半年时间。

    帝后新婚燕尔,看来没个半年,是不会腻了。

    睡的云里雾里的,李昭又被吵醒了。

    睁眼一看,正是他的小狼狗摸摸索索的在扒他的衣服找“旺仔”。

    李昭:“”

    杨厚照看她醒了,一脸高兴道:“阿昭,小日子走了吗?”

    李昭道:“不是说了明天才走嘛?”

    李昭的月经十分有规律,基本上都是早上就走了,但是肯定还会有一点。

    杨厚照扫兴道:“朕方才对着你念圣旨,让他走,你说朕乃九五至尊,怎么不能命令它呢?”

    李昭觉得小皇帝可能对九五至尊这个概念理解的有点狂妄。

    她困得不行,但是又不好意思扫了皇上的兴,搬着他的肩头道:“万岁爷,咱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叫看谁先闭眼游戏。”

    杨厚照一愣之下弹了李昭脑门一下:“你怎么不玩看谁先睡着游戏。”

    李昭笑道:“其实是想玩这个的。”

    她那宠溺式的敷衍,明显就是现在不愿意陪他。

    杨厚照怜惜李昭想睡觉,听话的躺下来,然后像以往一样抱住她。

    李昭窝在他的怀里闭上眼。

    这时就听杨厚照怒声道:“没摸小龙。”

    李昭:“”

    她像以往一样探出手去,果然小龙已经不安分的挺立,都这样了还非要摸着,能睡着吗?

    李昭不管他,完成任务一样的,继续睡觉。

    杨厚照感受那小手手心细腻的肌肤,全身的热量都往下涌,可是下去的热浪并没有让身体好受,而是一浪过去,一浪又来。

    他忍的难受,发出低低浅浅痛苦又有一点快乐的哼哼声。

    李昭依然无动于衷。

    杨厚照以为李昭睡着了,那**倒是没有加重。

    他哑着声音问道:“阿昭,你知道朕为什么又回来了吗?”

    李昭心想算准了你自己住不过一个时辰。

    伊人还是没声音。

    但是身旁的青丝传来阵阵花香,杨厚照怜爱的抚摸着李昭的头发,喃喃道:“阿昭说过了今天能吃桃,那就忍一忍吧。”

    装睡中的李昭听到这句话,担心的后半夜做了半宿的噩梦,梦里就有杨厚照吃桃。

    *****

    床帐里透来亮光,绝对已经是天大亮了。

    李昭呢喃一声,睁开眼,她看杨厚照也正好睁眼,不由得就露出笑容,她最满意杨厚照的地方就是能跟她同吃同住,生活习惯一样。

    杨厚照见李昭对他傻笑,甜蜜从心中升起,心想昨晚回来就对了,如果没回来,能看见媳妇这么高兴的脸吗?

    他将李昭往怀里拢了拢。

    李昭道:“万岁爷,咱们该起了。”

    杨厚照道:“等等。”

    然后脑袋钻到被窝里,李昭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大腿上一轻。

    “”

    是杨厚照在扒她裤子。

    李昭赶紧揪住杨厚照的耳朵,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

    出来后李昭蹙眉道:“你又使什么坏呢?”

    杨厚照一脸委屈:“我看看你好了没,我想吃桃。”

    李昭:“”

    ******

    内务府昨天往清宁宫送了毛桃,用过早饭,李昭赶紧让人洗了给杨厚照摆上,省着天天闹着吃桃。

    不过杨厚照好像没那个心思吃,用了早饭早早就走了。

    不仅走了,还没交代行踪,李昭问了一下秦姑姑,秦姑姑也不知道万岁爷人去哪里了。

    秦姑姑道:“不然去问张公公吧。”

    李昭摆摆手:“不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