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等待那个时机(一)
    李昭就是好奇而已,反正杨厚照也翻不出宫去,能玩的花样也就那些。

    但是如果让秦姑姑是问张公公,好奇的性质就变了,成了她监视杨厚照的行踪,别说杨厚照是皇帝,就算是普通人,她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和**,她也需要,所以不会去侵犯杨厚照。

    走就走吧。

    李昭自己也有安排,带了内务府要发月例银子的时候了,加上采买,这本来是一笔十分庞大的支出。

    是由皇后管的,但是本朝商人的地位能低到那种程度,说明对钱财表面上是十分鄙视的,铜臭,阿堵物。

    王太后做皇后的时候,都由着内务府的管事太监管,她自己是不过问的。

    可能之前的皇后也不怎么过问,这势必会引发贪墨行为。

    本朝皇宫内的账务和国库的账务是分的清清楚楚的。

    宫内的收益主要来源于行商税收,也就是她这种商人的税务,商务税,所以他们街道收税的人是太监,因为太监是皇上的家奴,但是因为朝廷打压商人,所以商务税没有多少。

    这不朝廷和南阳做丝绸茶叶生意,所以在江南有个织造局,这个织造局的主管就是宫里派出去的太监,就是帮皇上收税的。

    再有就是盐铁的税收了。

    而国库的的钱收的是农民的粮食税务,就是农业税。

    所以两边不沾边,如果内务府贪墨,贪墨的都是皇宫的钱,杨厚照的私产,也就是她的钱。

    一来她非常抠门,有人如果贪墨她的钱,就一定要管。

    二来还有个重要原因,杨厚照被人黑是没错,但是他是贵公子啊,吃喝无度,从小养成的习惯,花钱也是真的,他上辈子的昏君骂名也跟缺钱有关。

    想来刘瑾搜刮那么多钱,他能一点都不知道,定然是知道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自己也缺钱,说不定刘瑾是给他搜钱呢。

    当然,这些没有史料记载,历来查贪官的时候最后都曝光贪官贪污了多少钱,是绝对不会说这贪官还养着皇帝的。

    是她自己意淫的。

    但是不得不防啊。

    所以等她在皇宫站稳脚跟,第一件事就是要肃清皇宫内务,充实杨厚照的小金库。

    但是得把账目摸清,不能一上来不管不顾就反腐,若是真有贪墨和弊端,她是空降的,要徐徐图之。

    今天的任务,应该说近期来的任务,看帐。

    账本是秦姑姑找来的,王太后的那几个尚宫不配合,李昭也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是让秦姑姑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找来的。

    找来了三天了。

    李昭吃完饭抱着账本来到书房,书房里杨厚照看奏折的地方在一个落地罩后,杨厚照为了让她陪他,把御案往左边挪了,给她放了一张小桌子。

    晚上那个地方看东西还好,白天李昭嫌弃隔着落地罩光线不足,于是就搬了椅子和小桌子放在南窗下。

    透过窗棂进来的光线明亮柔和,李昭低头看着账本,不一会就沉浸在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见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桌子上传来瓷器轻轻碰了一下的声音。

    知道是秦姑姑送茶来。

    李昭看得认真,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没有听见脚步声离去,而以往秦姑姑应该走了。

    李昭看桌角的阴影还在,抬起头道:“您有事?”

    秦姑姑低声道:“娘娘,王娉婷求见。”

    王聘婷在宫里住着不走,只要杨厚照一不在,她就会来拜见李昭。

    不过李昭都没有见她。

    这次李昭同样抬起账本给秦姑姑看:“哪有时间?打发了吧。”

    秦姑姑看着李昭,欲言又止,后转身,随即陡然间一回头:“娘娘,奴婢不说不行了,您到底能不能把这个王聘婷赶走,您知道她方才说什么吗?咱们都不知道万岁爷去哪里了,她说万岁爷出宫玩去了,所以怕娘娘孤单,来找娘娘说话,这是要找娘娘说话吗?这分明是跟娘娘示威的啊,咱们都不知道万岁爷去哪了,她知道,多嚣张啊。”

    李昭无所谓笑了笑:“她说什么你就信?就像你说的,咱们都不知道万岁爷去哪里了,她能知道?她就是要挑拨离间,你信了就输了,万岁爷要出宫,肯定带上我,我才不相信万岁爷是出宫去了呢。”

    看着那自恋的样子,秦姑姑直啧啧嘴。

    “行,就算王聘婷的话不能信,可您为什么非要留她在宫里呢?”

    这个问题李昭之前已经跟秦姑姑透露过了。

    不过并不是全部。

    她道:“万物不为我所生,但皆可以为我所用,这个王聘婷,暂时她要留在宫里,我有用,就随她吧。”

    秦姑姑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问道:“好,那您知道万岁爷昨天上哪了吗?”

    李昭摇头,不过看秦姑姑的样子,不像是去了好地方。

    秦姑姑把杨厚照去了钟粹宫边的事跟李昭说了一遍。

    “这就是您不撵人的后果,万岁爷昨晚都去了。”

    钟粹宫被王太后拨给了王聘婷住,这个李昭和杨厚照都知道。

    李昭眨眨眼睛道:“不会吧,皇上一定是迷路了。”

    秦姑姑噗嗤一笑:“您就是心大。”

    李昭莞尔,是啊,她就是相信杨厚照,那不相信自己的老公,难道相信一个居心不良的女人?

    秦姑姑无可奈何,低声道:“算您说的没错,奴婢打听来的消息就是万岁爷好像迷路了,然后突然清醒,就回来了,但是万岁爷怎么可能迷路,万岁爷有人伺候,有人领路。”

    伺候的人是马永成。

    李昭早就怀疑这个马永成了,所以让秦姑姑想办法,买通马永成那边的眼线。

    秦姑姑去找张永帮忙,伤害杨厚照的事张永是死活不会干的,但是对付马永成,张永能献计献策。

    张永知道有个杨厚照很喜欢冲茶的小太监,不招马永成待见,所以就让秦姑姑去找那个小太监。

    秦姑姑一找就成,马永成的所有动向,只要他知道的,都跟秦姑姑说。

    秦姑姑就会告诉李昭了。

    所以秦姑姑话里有话。

    说到马永成,李昭手指敲了敲桌子,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