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吃不到桃(一)
    李昭一想到杨厚照去参加那么个无聊的讲堂,抬起手,心疼的摸着他的脸,她的小狼狗怎么坐得住的,多可怜。

    她那盈盈清澈的眸子中面是怜爱之情。

    杨厚照心中一动,道:“阿昭,你小日子是不是过去了?”

    李昭:“”

    她方才说了什么事惹起他的注意了吗?

    杨厚照摸着李昭的屁股:“那可不可以吃桃了。”

    皇宫里没有**,尤其是皇帝皇后,行房事都要有记录呢。

    现在可不是参欢喜佛,可真是白日宣淫了。

    李昭又不愿意扫杨厚照的兴,哄着他道:“先吃饭。”

    杨厚照舔舔嘴唇,那晚上就吃桃。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所以这不是行房事的好时间,杨厚照又等的着急。

    突然想起昨晚看过的月亮,于是拉着李昭去御花园转了一圈,等熏完了带着花香的空气,时间也差不多了。

    杨厚照又赶紧带李昭回来。

    李昭:“”

    二人洗漱完,杨厚照也不让李昭梳头,直接就把人抱到床上。

    “今晚可以吃桃了。”

    就知道他着急是有邪念。

    李昭一直听他说吃桃吃桃,但不知道到底怎么个吃法,咬屁股?

    他正疑惑间,杨厚照从锦被下面翻出一个东西,然后翻到第一页。

    李昭认得那黄卷,精致实用,里面的图画极其传神,就是白禹给杨厚照的春宫图。

    又拿出这个东西来?李昭眼皮不自觉跳动一下。

    杨厚照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幅图。

    抱着李昭躺下,给李昭看。

    那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女人趴跪在床上,男人在女人后面,一手抓着女人的胸,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昂扬,要往女人身体送,而女人也极其享受的回头看着男人,目光迷离期待,整副画香艳无比。

    李昭:“”

    所以杨厚照的吃桃就是要换个体位。

    她扫了扫那长卷,也就二十几副图,之前看的体位都不同,也就是说,后面的体位也都会不同。

    可是杨厚照最喜欢新鲜东西,如果一下子让他把二十个体位都玩完了,就没什么吊他胃口了。

    所以要细水长流。

    这时杨厚照应该也是体会完了,看向李昭道:“咱们今晚就试这个,好阿昭,杨大爷和小龙都好想你。”

    李昭用手摸着杨厚照胸口的小点,娇声道:“我不想玩,万岁爷让我跪着,膝盖疼。”

    杨厚照道:“都是锦被,怎么可能疼?多给你垫着。”

    李昭还是摇头:“才不信万岁爷。”

    “是杨大爷。”杨厚照大手不客气的抓住旺仔:“来不来?”

    李昭摇头:“反正不来。”

    听她的意思很坚决,杨厚照急声道:“我的好阿昭,求你了,你看,朕回来的时候,你摆了那么多青桃放在盘子里,不就是想告诉朕,晚上回来就吃桃吗?”

    她不是那个意思好吗?

    李昭摇头:“您要是这么说,那青桃就是青涩,青涩都不好吃,不要。”

    杨厚照急了,点着李昭的脑门:“昨天说好的,朕能忍得住,你就让朕吃桃,你说话不算话,算什么皇后?”

    李昭垂垂眼皮道:“可是当时人家不让万岁爷走,万岁爷非要走的啊?”

    “朕不是回来了吗?”

    说道这件事,李昭就会想起王聘婷。

    她之所以不在杨厚照面前告王聘婷的状,是因为怕杨厚照一气之下把王聘婷赶走,那她的计划就泡汤了。

    但是杨厚照这个家伙昨晚差点中了人家的圈套,笨的不可饶恕。

    李昭故意用眼睛挑衅杨厚照,她不说话,然后手玩着小龙下面的两个蛋蛋。

    杨厚照已经忍了好几天,哪里受得了她撩拨,况且前面小龙兄弟看了春宫图,早就弹力十足。

    这一下再也受不住,他舒服的低吼出声。

    李昭又把手拿回来了。

    杨厚照得不到满足,只能自己动手,他翻身压上李昭,用着他最管用的招数,喊着旺仔问道:“来不来?”

    李昭再次膜上他的脉门:“串不串门?”

    说完,她修长的腿架在杨厚照的腰上。

    那是一种大开门户的**。

    而且他的皇后可从来没这么主动过,这是新鲜的刺激。

    小皇帝哪里还等不及吃桃的时候串门,可他又不甘心,轻咬了一下小旺仔,算是发泄和报复,接下来便埋头耕耘起来。

    酣畅淋漓的发泄过后,杨厚照睡了个好觉。

    可是早上起来,又觉得怅然若失,看着挺立的小龙,他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没吃到桃子。

    杨厚照轻轻的摸着李昭。

    李昭迷迷糊糊的被人摸,就知道这小子又要使坏,她正困着,也不睁眼,佯装还熟睡的样子。

    杨厚照见人不动,脑中精光一闪,然后一阵暗笑。

    接下来他手放在李昭肩头,开始轻轻搬动李昭的身子,想把她反过来,这样他主动一点,不就能得逞了吗?

    李昭心想这小子果真一肚子坏水,竟然想背后偷袭,她嘤咛一声,装作睡的糊涂不高兴,然后抬腿压住杨厚照的大腿,手放在她的腰间摸了摸。

    本以为李昭醒了,没想到过一会人有不动了。

    杨厚照抿了抿嘴,重整旗鼓,但又怕朕吵醒了李昭,毕竟小人儿睡的香香的,母后说了,睡着了被吵醒十分难受。

    可是不吵醒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的蜜桃,他抿着嘴转着眼珠,后轻轻的搬开李昭的手,接着是腿,都拿下去了,无声笑着,再去搬李昭的身子。

    可是他手才放在李昭的肩膀上,那修长的大腿和细腻的胳膊又回来。

    杨厚照咬一咬牙,再次把胳膊和腿拿下去,然后再反。

    杨厚照:“”

    胳膊腿怎么又回来了?

    杨厚照连着试了五次,都没成功。

    他气恼的躺回到枕头上,一低头,见李昭还是趴在她的胳膊上,四肢跟无尾熊一样的赖着他。

    她那弓起的腰身,正突出两个蜜桃浑圆挺翘,让人欲罢不能。

    杨厚照吞咽一口,心想这人怎么这么粘人啊,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把她推开,然后再翻个个?

    只能再试一次了,这次不成,就把她叫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