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吃不到桃(二)
    杨厚照轻手轻脚的把李昭从他身上“摘”下去,这次吸取之前的教训,没有伸手去按肩膀,而是把脚垫在李昭的腰上,免得李昭再翻过来,接着身子挤着李昭,然后再上手往床里一推。

    哈哈,这次翻动了。

    下一刻杨厚照脸却比方才更黑,因为翻大了,李昭滚到床里头去了。

    杨厚照挽着袖子想把李昭拽回来,可看着那墙角躺的老老实实的背影,心头忽然一动,不对劲啊,都这么大动静还不醒吗?

    杨厚照爬到李昭身后,撑着胳膊去看李昭的脸,就见那家伙虽然闭着眼,哪里都不动,但是嘴角不自觉上提,表现出来的是得意的笑容。

    杨厚照突然道:“阿昭,你是不是装睡呢?”

    被抓了个现形,李昭再也不遮掩,回头抱住杨厚照的脖子哈哈笑;“万岁爷,你怎么那么烦人呢,把人家都推醒了。”

    不陪他尝试新的姿势,还说他烦人?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自己方才笨拙的求欢行为,都被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她不安慰他哄他,还欺负他耍戏他。

    一种被人欺骗的羞辱感前所未有的涌上杨厚照心头,他低下头狠狠的咬上李昭开心笑着的小嘴。

    李昭哎呦一声,要推开他,这时候杨厚照却自己起身了。

    然后把身子转到一边不看李昭。

    李昭感觉自己玩大了,追到杨厚照身后叫道:“杨大爷,杨大爷?”

    可是杨大爷真的生气了,一早上都没有跟皇后说一句话。

    皇后一个人被扔在清宁宫里,皇上又带人出去了,临走的时候也没说去哪,不过穿着利落的骑装,应该是去骑射狩猎去了,不是出去玩。

    这让秦姑姑放心一些,不过等她来到书房里,又觉得放下去的心提了上来。

    书房中,那个泰山倒了依然面不改色的皇后,还在窗户底下盘账呢。

    秦姑姑急从中来,也不知道这账有什么好盘的,这世上有什么账,能比皇上算账还可怕。

    可是她们这位娘娘,就是对皇上的怒气无动于衷。

    秦姑姑将茶碗重重的放在李昭桌子上:“喝吧。”

    李昭:“”

    她抬起头不解的看向秦姑姑。

    秦姑姑却仰着脸把头转向一边不看她。

    李昭:“”

    她不由得好笑:“姑姑,是不是张公公又惹您生气了?”

    张永虽然不在清宁宫任职,不过常常被杨厚照召见,一旦他来,总要训斥秦姑姑几句的。

    秦姑姑被揭短,急的面红耳赤。

    后强忍着即将出口的解释,道:“娘娘,奴婢是跟您着急呢,皇上都几天没跟您说话了?”

    李昭抬起头算了算,杨厚照自从那天白天失败之后,就再也没跟她说话,不过晚上不是会回来睡觉吗?而且她不让他换体位,他还是乖乖的。

    可见有些事不用说话也能做。

    李昭看着秦姑姑挑挑眉,杨厚照这小子太惯着也不行的,这姑姑到底急什么?

    看出李昭的不在意,秦姑姑连连叹息,念叨:“奴婢娘亲死得早,很早很早,爹娶了新人,奴婢就有了继母,俗话说有后娘就有后爹,妥妥的,十二岁进宫,摸爬滚打十年,因为会继续老死下去,谁曾想从来不关注奴婢的祖宗们,祖坟突然冒了青气,奴婢就跟娘娘有缘,就跟了娘娘,这下能过好日子吧?不出宫好像也没什么要紧了,可是呢?可是呢?娘娘您是真艮啊,现在宫里到处传您失宠了,王聘婷那边方才又来了,都在跃跃欲试,您是真不急啊?”

    “行吧,您失宠就失宠吧,奴婢也不想祖宗未来,能陪您,可是您真的甘心吗?”

    李昭微愣:“我又失宠了?”

    秦姑姑气得一撇嘴,那是不愿意回答她的话。

    李昭心想我这才来两个月不到,传言失宠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原来这么多人盼着她失宠,其实她不怕的。

    她微微颔首道:“不过王聘婷这个女人,本宫确实有点急了。”

    秦姑姑目光一动,难道娘娘改变注意了?

    李昭低头看着账本,后搓着手,账目很快就要拢完了,接下来无事可做,那多无聊啊。

    所以她留着王聘婷,是要干大事的。

    留着王聘婷,就能利用马永成给王聘婷传话的证据弄死马永成。

    内阁是要弹劾八虎的,历史上最后八虎毛都没缺一根,刘健和杨安倒是递了辞呈,最后杨厚照就成了是非不明的昏君。

    她的计划是牺牲一个马永成,保住杨厚照英明的名声。

    算算日子,文官们应该开始弹劾八虎了才对,但是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呢?

    确实有点着急了。

    李昭正想着,小鹦鹉从门外进来:“娘娘,皇上派人递过话来,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李昭眼睛笑的弯弯的,不知道那些天天念叨她失宠的人是怎么想的,杨厚照是在跟她耍小性子,但是该做的事都做了。

    忽然她脑中有什么东西闪过,随即人也变得严肃。

    她看向小鹦鹉:“万岁爷现在在干什么?”

    小鹦鹉道:“听回来的人说,万岁爷正在训练内侍,忙的满头是汗。”

    李昭又问道:“那万岁爷昨天干什么了?”

    为什么这么问?

    小鹦鹉和秦姑姑相视一眼,后小鹦鹉道:“昨天不是骑马了吗?”

    “那前天呢?”

    秦姑姑抢先道:“前天天气不好,万岁爷没出去玩,不是在寝殿里呆了一天吗?”

    是啊,自己把自己关屋子里,也不叫别人,过一会出来溜达一圈,然后又回去。

    李昭后来看了,他自己在屋子里看故事书来着。

    李昭听了二人的回报,越来越急,又问道:“那这半个月万岁爷都干什么了?在此之前呢,一个月,两个月。”

    自打皇上认识皇后以来,所有行踪几乎都围绕了皇后,就算是和皇后无关的,也是皇上那些特有的爱好,没有和女人有关的。

    而这些行动皇后都知道的。

    小鹦鹉和秦姑姑都感觉到了皇后问题的奇怪。

    秦姑姑怕李昭是受了什么刺激,虽然着急,但还是放缓了声音问道:“娘娘,您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