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时机不来了(一)
    怎么了?

    历史上内阁弹劾八虎,是因为杨厚照不务正业,八虎会给杨厚照找各种好玩的低俗的甚至是下流的玩意,还带进宫里。

    内阁大臣无法说服皇上,又因为皇上年纪小,所以就觉得是八虎把皇上带坏了。

    这就像是有些家长,自己家的孩子贪玩,肯定都是学习不好的孩子带的,除非她的孩子是倒数第一,那没什么好埋怨的。

    杨厚照登基了大半年,天天这么玩,内阁一看这小子估计是个昏君,昏不昏的先把八虎铲除了吧。

    于是在刘健和杨安的带动下,文官开始弹劾八虎。

    而如今杨厚照还是不务正业,可这些不务正业,在内阁大臣看来,顶多是危险,因为皇上就一根独苗,这份危险不好承受,但是还没到昏君的地步。

    所以杨厚照已经两个月没找那些戏班子杂耍之类的进宫来玩,是不是因此内阁大臣可以忍受,就不打算弹劾八虎了?

    不然为什么还没动静?

    这个认知让李昭有些心情复杂。

    她确实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

    失望?

    因为她入宫以来,一直在准备着内阁弹劾八虎,她好铲除马永成,现在内阁却按兵不动了。

    还非常有可能是她的原因改变了这个历史。

    这让人多不好接受。

    但是如果因此就改变,也不见得是坏的事。

    内阁不弹劾八虎,那杨厚照起码没获得昏君头衔,那是不是他接下来的悲剧就都不会发生。

    现在她们是夫妻,杨厚照平平安安的,对她来说也是安慰啊。

    李昭一时间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那她现在还留着马永成呢?

    那如果铲除了马永成,内阁再要弹劾八虎怎么办?

    所以她到底该高兴还是该。

    秦姑姑见娘娘走神,再次轻声问:“娘娘”

    李昭看着自己人,突然觉得她要因为这个本来应该发生的却没有发生的事,而开始煎熬了。

    ******

    日子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两天。

    这天早上风和日丽,一出门便觉得有些晒。

    夏天来了,热气是抵挡不住的。

    杨厚照喂完打老虎,下了看台,到正殿的屋檐下站着。

    他背着手,看向天上美丽的淡蓝色,心情顿时开阔不少。

    这几天都闷死他了。

    李昭不肯听他的话,还耍戏他,最主要的他都表示出很生气了,这个家伙并没有哄他,摆出应该有的姿势和眼波流转的魅惑眼神等着她,而是看他每晚离不开她,就变本加厉的欺负他。

    他不和她说话,她就一直不道歉。

    说说,这样的皇后多么欠揍?

    其实他已经不生气了,只要她说两句好话,不换姿势他也会原谅她的。

    可是这个小东西竟然比他这个皇帝架子还大,真是气死人了。

    难道又要他去认错求和?

    之前小东西不知道他是皇帝,那还好,现在谁不知道他的地位?皇上不要面子的啊。

    杨厚照越想越生气,不光生气,还有一种棉花堵在胸口的委屈在心头。

    他急的在长廊里来回走动。

    这样不由得又想起早上出门前。

    因为生气,他出门都不告诉她,但是会故意在她面前晃一圈,然后再走,气气她。

    以往小东西都撇撇嘴很鄙视他。

    对,就是鄙视,鄙视他这个皇帝。

    可虽然是鄙视,但也是情绪啊。

    今早他去转圈圈,李昭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对他挥手,像是很快要打发他一样,她既兴致不高又心不在焉。

    这到底又在给他什么暗示呢?是不是要和他死扛到底,还跟他生气?

    杨厚照想着想着就已经把自己气的三佛出鞘七佛升天,他仰着头看向院子里,就要大吼一声,以来发泄心中的怨气。

    这时就听长廊的另一头有人尖声道:“来了来了,万岁爷,您什么吩咐?”

    杨厚照抬眼一看,是赵瑾小跑着过来。

    杨厚照:“”

    他什么时候叫人了?他要吩咐什么?

    原来赵瑾一直盯着皇上看呢,之前皇上是在暴走,后皇上看着他的方向张大嘴,那还不是有吩咐?

    杨厚照心想既然这奴才都已经来了,那就来吧,他招招手让赵瑾靠近了。

    赵瑾到了皇上近前忙恭下身子:“万岁爷,有何吩咐?”

    杨厚照挺了挺身子,再把手背过去,做出仰头的傲慢神色,然后道:“你这奴才都跟朕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朕还没出声,你就知道朕有事,那你说,朕现在在想什么?“

    想什么那还用问吗?

    就是想皇后娘娘呗。

    赵瑾已经观察主子好几天了,黑着脸总是有发泄不玩的力气,像是欲求不满,但跟欲求不满还是有区别的。

    欲求不满会发泄且暴跳如雷,但是现在不是,现在是生闷气。

    这就跟满天乌云一个道理,如果乌云还打闷雷,那肯定是下大雨,如果只是乌云,如果风大云吹走了,这雨就下不来了。

    所以他又暗中打听了一下,皇上在跟皇后娘娘生闷气,只是不知道因何而生气。

    不过不要紧,新婚夫妻,生气也只是小事,还会和好的

    所以绝对不能说皇后坏话,还得想办法让皇上跟皇后和好。

    赵瑾在杨厚照要仰头大喊的时候,就有了主意,此时眼珠一转,想法脱口而出,道:“万岁爷,您不觉得娘娘最近有心事吗?”

    杨厚照微愣,难道阿昭今早不是跟他作对?是有心事?

    他勾勾手指,然后附上耳朵:“你仔细了说。”

    赵瑾是十分擅长察言观色的人,他今日去接杨厚照的时候特意留神看了李昭,娘娘心事重重,但心思不在皇上,那肯定是别的事。

    赵瑾低声道;“万岁爷,奴婢感觉皇后娘娘想家了。”

    杨厚照眨眨眼:“真的吗?”

    赵瑾肃然的点着头:“凭借奴婢多年的经验,还有看皇后娘娘闷闷不乐,奴婢去打听了一些新婚妇人,确定娘娘肯定是想家了,您想啊,娘娘进宫已经两个月了吧?还一次没回过家呢,娘娘自小跟家人为伴,从未离开过,离开这么久,能不想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