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时机不来了(二)
    杨厚照慢慢站直了身子,痴痴的看向远方,然后忽然敲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懊悔之色。

    赵瑾看了大惊:“万岁爷,您这是怎么了?可使不得啊。”

    杨厚照心想为什么我不能体谅一下阿昭呢,她孤身一人进宫,还要被母后和外人欺负,我再使小性子和她生气,她肯定更难过了,怎么可能不想家?

    他目光在扫过赵瑾,一脸委屈之色,连个奴才都能体会阿昭的难处,他却不能。

    杨厚照此刻就想回去找李昭,然后把李昭抱在怀里,找个没人的地方说他错了。

    他迈开步子,可是一脚下了台阶,又觉得不妥,虽然说个抱歉没什么,但是他好歹也是皇帝,皇上不要面子啊?

    那要怎么样的又能缓和尴尬的气愤,又能让李昭原谅他,他又不内疚呢?

    杨厚照一转身看向身后的奴才,这个老赵总是有想不完的点子,诡计多端,他肯定有办法。

    赵瑾被皇上那期待并且灼灼的目光看得发毛,他很想摸自己的脸,难道他和皇后娘娘长得很像吗?

    “万”

    “说,怎么能让皇后高兴,想一个能排解皇后娘娘想家愁绪的方法,只要皇后高兴,朕重重有赏。”

    主意这东西还不是张口就来?

    赵瑾眼珠一转,谄媚笑道:“万岁爷,有了。”

    ********

    两日又过去了,杨厚照开始早出晚归,秦姑姑急的如热锅蚂蚁。

    早上皇上刚出门,秦姑姑就到寝殿里找李昭。

    见李昭正在整理发髻,秦姑姑走到铜镜前帮忙,然后看着镜子中如明珠生晕的少女,轻声问道:“娘娘,皇上昨晚宠幸您了吗?”

    李昭:“”

    她的秦姑姑可关心她的性生活了。

    李昭脸颊微红道:“还不是老样子。”

    老样子就是每晚都有。

    可是床上翻云覆雨,怎么一起床就显得冷冰冰的让人担心呢?

    秦姑姑道:“娘娘,奴婢总觉得万岁爷这几天不对劲,那个王聘婷还没走,该死的奴才也一直留在皇上身边,咱们可得小心着点,要不派人去打听打听,万岁爷这两天到底在玩什么吧。”

    李昭非常不愿意整天跟踪杨厚照,显得她神经病一样。

    可是杨厚照这两天真的有点鬼鬼祟祟的感觉。

    所以她应该开始关注老公的行踪了吗?

    可是这样她成了什么人?

    李昭忍住好奇,道:“万岁爷应该是有什么新玩意了吧?”

    突然心中一动,杨厚照对她的喜爱她还是很自信的。

    所以这个鬼鬼祟祟的老公,是不是在为了换体位在想馊主意?

    李昭:“”

    非常有可能啊。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

    对秦姑姑道:“不必担忧。”

    杨厚照那小子翻不出来什么大风浪。

    日子又过了一天,晚上一切照旧。

    第二日早上,杨厚照等李昭醒了的时候,难得的没有下床,他用单手支撑着脑袋,用无比傲娇的姿态看着李昭:“用完早膳,跟朕走一趟。”

    他们无声的生活了六日,这是破天荒的先说话了。

    李昭也不拿乔,手摸上杨厚照的胸口,来回摩挲着道:“万岁爷说不说去哪?”

    她声音娇柔,带着询问式的讨好,尤其是早上的时候,还带着一晚上的慵懒,像个要吃奶的小狗。

    而且,李昭也已经好几天没和杨厚照说话了,也就是杨厚照好几天没听到这个声音了。

    杨厚照心头一酸,还是媳妇声音好听,那为什么还要跟阿昭生气呢?

    不让从后面进就不进,反正总能进去不就行了?

    对于李昭的示好的表现,杨厚照照单全收,一下子将李昭抱在怀里,可是让他说抱歉的话,这次又觉得说不出口,毕竟事情不大,而且也不全怪他。

    他便笑声道:“你跟朕去就行了,朕带你去看有意思的好东西。”

    李昭要的只是杨厚照肯服软,至于看不看什么好东西,无所谓了。

    她乖巧的点点头:“这次万岁爷可不要再吓唬我了。”

    杨厚照怜惜的摸着她的背,这也是久违的感觉,他忙不迭的点头:“朕什么时候吓唬过你?都是好东西,你肯定喜欢。”

    所以这几天鬼鬼祟祟,真的是为了讨好她。李昭脑袋窝在杨厚照的胸口,在无人看见的地方,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牙。

    *******

    吃完饭,杨厚照悄悄告诉李昭:“朕先过去,你等朕准备准备再过去,别告诉别人,你出门的时候就说几日没见,不知道朕做什么,去找朕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

    李昭心下疑惑。

    这才发现殿里只有他们两个。

    原来杨厚照还把下人都屏退了。

    李昭倏然想起今早发生的事。

    杨厚照在床上的时候明明已经跟她和好了,他们说话了。

    可是以后用餐这小子却绷着脸,没发过一声。

    李昭暗暗挑眉,明白了,这小子现在别别扭扭的样子,是深怕别人知道他先跟她说了话。

    李昭:“”

    嘁!

    那为什么交代让她一定要说去找他呢?

    肯定他有个什么好玩的,她去找他,玩好了,他们顺其自然和好,不用跟别人解释他就不用没面子了。

    真是一肚子的小心思啊。

    李昭心想我一定要好好看看,他又有什么好玩的了。

    她点着头答应,然后杨厚照告诉她路线怎么走,李昭都一一记下来。

    杨厚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问道:“真的记住了吗?”

    李昭点头:“记住了,就算我记不住,总有人能想到的。”

    因为她有奴才跟着。

    杨厚照却不确定,道:“不行,你再背一遍给朕听。”

    李昭:“”

    杨厚照终于确定李昭能找到他们约好的地点,这才满意的先行离去。

    李昭看着他那挺拔如松的背影,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这小子真的好重视今天的约会啊,到底有什么好玩的,能让她一高兴,他们就不计前嫌了。

    ******

    在皇城最后面,有个叫细鳞池的地方,其实是两丈宽的小河,小河两岸仿照江南水乡的建筑,在岸边搭了青石板的路面,有码头和乌篷船,路面之后都是精致的楼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