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一)
    那带些淡绿色的池水静静地流淌着,在灿烂的阳光下,浮光跃金,如金鳞在闪烁,所以得名细鳞池。

    在之前,这里就算有建筑,也没人住,因为这是观赏用的,供人歇脚的地方。

    后来宫里的主子越来越少,这里平日里就成了宫女内侍闲下来游玩的地方了。

    此时却与往日不同。

    那本来空着的楼阁焕然一新,门楣上都挂着临时的牌匾,为什么说是临时呢,因为正常匾额一边都是黑底红字,或者金字,皇宫尤其是,但是现在楼阁匾额已经被五颜六色的彩纸覆盖,本来精巧雅致的名字也看不见了。

    都换成了成衣铺子,文宝轩,米面行,珠宝店,酒楼客栈的名字。

    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平日里安静祥和之地,现在在池子两边的石头铺路上,走个各种妆扮的内宫内侍,已经变得人满为患了。

    李昭按照杨厚照的吩咐找到这个巷子,下了轿子一看,顿时吓出一头冷汗。

    秦姑姑在她身后,见她一个恍惚,忙扶住她,然后在她耳边低声问道;“娘娘,是不是有喜了?”

    李昭:“”

    她用不解的目光看着秦姑姑:“您为什么会懂这么多,这么敏感?您不是黄花大闺女吗?”

    秦姑姑:“”

    她自己是没有男人没有怀过孕的,但是自打李昭承宠之后,她就找了个医女做姐妹,常常询问这些事,就怕李昭有了小皇子被忽视。

    那医女告诉秦姑姑,女人怀孕可能会头晕。

    秦姑姑道:“这个奴婢伺候娘娘,不得什么都懂吗?您到底是不是啊。”

    李昭无语的看了秦姑姑一眼,后摇摇头。

    秦姑姑沮丧的撇撇嘴,就是没有了。

    反正李昭没感觉自己有了。

    她看着阳光下熙攘的人群,之所以觉得可怕,是因为一种既然熟悉又陌生的历史吻合敢袭上心头,让她茫然无措,十分恐惧。

    史书有记载的,杨厚照特别喜欢逛街,但是他身为皇帝,出皇城不安全,文臣也总看着他,不让他出去,于是他就自己在宫里建了一条假的商业街。

    让宫女太监充当顾客和掌柜,他自己有时候也当顾客和掌柜,总之就是玩闹。

    他的商业街店铺也十分齐全,小到柴米油盐,大到客栈青楼,应有尽有。

    当然青楼里面的女子也是宫女假扮的,杨厚照就会充当嫖客,然后挑选好看的宠幸那个女人。

    所以杨厚照一大早神神秘秘的,让她看得就是这些?

    李昭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本来她以为由于她的出现,原有的历史已经偏离了应有的轨道。

    但是现在被史书详细记载的东西就呈现在她眼前,所以杨厚照还会不会重复那历史上的命运。

    那弹劾八虎的事还会有吗?

    杨厚照还会是昏君的代名词吗?

    他们的未来到底会怎么样。

    突然一阵欢呼声打乱了李昭的思绪,接着李昭听见有人喊自己。

    “娘娘,娘娘,万岁爷在这边呢,您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