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二)
    李昭放眼一看,是左边石板路上,万红之中,赵瑾摇着绿色的帕子,跳着脚叫她。

    李昭估摸一下,他们那个位置跟她距离一百多步的样子,她回头叫着秦姑姑:“咱们过去看看。”

    等李昭到了赵瑾面前,赵瑾行了个躬身礼,然后指着眼前的店铺道:“娘娘,万岁爷就在里面呢。”

    李昭透过敞开的门,已经看见这店铺挺热闹,再抬头一看,匾额上糊着临时的金字,奇玉坊。

    哦!

    原来把他们家也搬到这里了。

    李昭撵了撵手指,迈步进到里面。

    店铺里面的摆设跟奇玉坊真的差不多,四周柜台,中间是空地,唯一不同的是,奇玉坊是二层,楼梯下有账房间,二楼还有雅座。

    这里没有。

    但除此之外,柜台和花架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屋子里有十来个顾客,一个老头和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正在里面招揽顾客,

    李昭:“”

    不用说,这两个人应该是模仿彪叔和春生的了。

    突然间,一个身材高大,体态富态的中年妇人站在“彪叔”面前,非说彪叔的镯子卖贵了,彪叔说不贵,是她买不起,于是二人就吵起来。

    吵起来之后“彪叔”要伸手打这个妇人,“春生”在旁边跟“彪叔”打手势。

    那手势及其熟悉,拇指和食指一碰,其余三根手指竖起来。

    李昭:“”

    妥了!

    我擦,杨厚照是什么时候学会他们的手势的?这个不能继续演下去了。

    李昭黑着脸刚要阻止二人,这时候,一个身着红色马褂,绿色灯笼裤的少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走到二人面前:“停停停,你们吵什么呢?街上就听见了,不想做好生意了。”

    “彪叔”见有人来,不客气问道:“你是什么人?”

    少年用拇指指向自己,神色极其傲慢:“小爷你不知道?爷是市监。”

    李昭:“”

    市监是专门巡防市场,当买卖双方产生了纠纷,市监专门调节的。

    这少年看都不用看,只凭着那古怪却打眼的妆扮,也知道是杨厚照了。

    这小子事先“埋伏”在店里,竟然角色扮演市监。

    杨厚照自报家门之后伸出手对妇人道:“我看看镯子。”

    这是调节要开始的节奏,他一开口,别人都不说话了,屋子里十分静谧。

    李昭:“”

    她还真想看看这小子怎么给人家调节。

    杨厚照看完镯子,对那夫人道:“人家这个手工和玉料好,你看看这成色和材质,上好的和田暖玉,皇宫内库的宝贝,怎么一千两你还嫌贵?”

    说的那夫人脸上讪讪然。

    这是认错的迹象。

    杨厚照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向“彪叔”道:“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手工成色都不错,可你这也太黑了,卖她八百两吧,多一分你就是赚了黑心钱。”

    后又对二人道:“行了,就八百两成交吧,你们买卖双方要和气生财,如果谁不同意,既然你们不想和气,那爷更不和气,谁不执行就直接罚款一个镯子钱。”

    有了这位大侠当和事老,掌柜笑的极其谄媚:“和气,和气,就八百两。”

    那夫人也道:“八百两十分合适,就八百两。”

    买卖双方笑呵呵的成交,然后一同感谢“市监”。

    接下来就皆大欢喜了。

    李昭:“”

    所以杨厚照还懂得各打一板的道理,一点也不傻,也不昏。

    不过

    李昭还是有些看不下去杨大侠“出手摆平”的架势。

    这里面的人都在角色扮演,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厚照扮演的事市监。

    不过也有迹可循,这小子平日里就是一副老大的样子,这么好管闲事,也就不稀奇了。

    店里在市监的调停下,又恢复了繁华,主人客人齐齐为市监喝彩,称颂他调停的好。

    那种热闹的恭维,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有英雄出没,救了人命。

    李昭实在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了。

    她刻意咳嗽一声。

    杨厚照早就知道她来了,听她使动静,对其他人一挥手:“你们继续。”

    然后小跑着道李昭面前:“阿昭,你高兴吗?”

    李昭:“”

    高兴的点在哪里?

    李昭用平和的语气问道:“万岁爷这是玩什么呢?”

    因为她问话的时候盯着杨厚照看。

    杨厚照看着那澄清如水的眸子,带着探究,他的阿昭在打量他。

    他忙炫耀式的转了个圈圈,然后回头兴奋的问道:“阿昭,朕帅气吗?好看吗?”

    他这种装扮,李昭见多了,像个行走的灯笼,京城里的纨绔子弟都这么穿,所以杨厚照到底是个纨绔子弟,是她最烦的那类人,然后让她怎么评价?

    行走的灯笼,灯笼成精。

    能好看吗?

    杨厚照见李昭努力的对自己眨眼,微笑着就是不说话。

    他就当她是喜欢的。

    晃着腿道:“时下最时兴的服饰,朕让人特意做的,穿给你看,阿昭你有没有觉得朕又英俊了。”

    李昭:“”

    她拉着杨厚照的手道:“万岁爷,您给臣妾介绍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啊?”

    试图转移话题。

    提起这个地方,杨厚照比身上穿着灯笼裤还兴奋。

    赵瑾说李昭是想家,但是宫里有规矩,宫里的人,是不能随便出皇宫的,杨厚照自己出去都要偷偷摸摸,当然,大臣们可能也知道,但是他毕竟是小伙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若是后宫女人出宫,那那可就会引起轩然大波,杨厚照没想过要捅那个马蜂窝。

    从来就没想过。

    所以他没想过让李昭出宫,赵瑾就给他出主意,李昭之前是做生意的,不能出宫,在后宫摆摊,娘娘想起曾经在家里的过往,一高兴,不就不想家了。

    就算不能去掉所有思家之苦,但是见他对她这么好,肯定也会感动和高兴的。

    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和好了。

    杨厚照抓住李昭的手,深情款款道:“阿昭,朕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看着这条街,你高兴不高兴?还想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